大唐验尸官 第1731章 真是可惜

小说:大唐验尸官 作者:顾婉音 更新时间:2021-10-16 19:59: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被付拾一称赞这么一句,那汉子就更想哭了。

  这要真是个好计谋,就不会成不了事了。

  接下来也没人废话,高力士迅速点出一只精英小队,要去十里坡赵家村。

  付拾一提醒高力士:“他说的未必是真的,还是先找出另外一个吧。”

  高力士沉声道:“先去看看。时间多一刻钟,就多一分危险。”

  李长博不能出事。

  付拾一点头:“那我跟你们一起去。”

  “我领人去。你骑马没有受过训练,未必能追得上我们。”高力士却一口回绝了,甚至还道:“你留在这里,和徐坤一同镇守,有这么大胆子的人,怕不是什么普通人,如果有遗漏的话,说不得他们会来想法子杀人灭口。而且……他们也想要你。”

  付拾一沉吟片刻,点点头:“那好。我就不给你们添乱了。”

  她虽然自认为反应力并不慢,身体也算灵活,但的确不能和练过武的人比。

  比如今日,如果这个汉子不是个生手,是真正训练有素的杀手,那她未必能躲开。更未必能伤到对方。

  想到这里,付拾一又将目光落在了那汉子身上,若有所思:如果我是一个想搞事情的人,我会用这么没用的属下吗?

  大概率不会的。手里真没人,那就不干了。

  毕竟这个事情如果办砸了,反而不好搞。

  这个念头在付拾一脑子里一闪而过,却没停留太久,不容她想明白,就已是滑了过去。

  付拾一还有要紧事情惦记着,那就是去审问那六个人。

  那汉子却被付拾一盯得浑身发毛,他哆哆嗦嗦:“你看我做啥——”

  “你伤口还在流血,我叫人给你缝合一下吧。”付拾一平静的回答他:“不然你死了,不是便宜你了?”

  这句话,吓得那汉子哆嗦得更厉害了。

  付拾一则是出门,直接找来一个仵作学院的学生,问他:“缝合技术怎么样?”

  那学生还挺年轻,一听这话顿时紧张得脸都红了:“还……还行。”

  “那你进去给他把伤口缝合上吧。”付拾一随便交代出去,随后就直接将这件事情从脑海里删除。

  结果,那学生吓得不轻,进去是进去了,可一看是活人,又看见那么多血,那么大的伤口,紧张得手都哆嗦。

  于是,那汉子也吓得脸色都白了:这一看就跟我一样,是个新手啊!

  最后,两人在缝合完最后一针的时候,都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更都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付拾一那头,直接就到了第三个草棚子里。

  第三个草棚子其实还没搭建完。呼呼的往里漏风。

  里头也没点火盆,冷得要命。

  六个人绑成了一串,挨挨挤挤的蹲着,脸都冻青了。

  付拾一挨个儿看他们,他们倒都很老实,也不敢看付拾一。

  他们身上,还有一些伤。

  估计是挨了打,被逼供了。

  付拾一问他们:“疼吗?”

  这话给他们直接问懵了,都抬起头来,无措的看着付拾一。

  有个人壮起胆子问了句:“是要放我们走了吗?”

  “嗯。等我找出那个人,其他人就能走了。我们得到了确切消息,你们之中有一个人,是跟那些凶徒一伙的。”付拾一牵了牵嘴角,勾出个笑容来,目光却像刀:“虽然可以直接指认,但我觉得,被动被找出来,到时候我还得花时间去劝你,倒不如你自己出来。”

  她的目光在他们面上来回滑动。注意着他们每一个微末表情变化。

  每个人都似乎被吓了一跳,表情都变了。

  而且互相打量,猜疑。

  可没人说话。

  付拾一也不着急,只徐徐开口:“每个人明日详细情况就会出来,天一亮,谁住哪里,家里几口人,都会被知晓。谁是无辜的,谁是凶徒,一下便知。那时,我手里有的是言行逼供手段。只是我担心李县令,不想等到那个时候,所以我想做一笔生意。”

  “你能活命,我能去救人。你若有别的条件,只管提,要钱也好,要地也好,还是要你家里人平安也好,都行。”

  付拾一将手腕上的金镯子退下来,拍在桌上:“怕我不守信用的,现在就能拿着这个金镯子走人!我若叫人去追,便叫我不得好死!”

  所有人都盯着那黄澄澄的大金镯子,眼睛都直了。

  付拾一呼出一口气:“觉得不够的话,也行,等一会儿,就有人送钱过来。只要谈妥了,我一个钱也不会少。”

  可还是没有人开口。

  付拾一于是又拍出了自己的解剖刀:“不选金子,那就只能选这个了。这把刀,别看它小,我是仵作,开膛破肚全靠它。我相信,你们也听过我长安县付小娘子的名头,就该知道,我有那个将你们肉片个千八百片下来,你们还不死的本事。”

  她盯着已经明显紧张起来的六个人:“来吧,选吧。”

  六个人更加躁动不安起来。

  有人是真怕被无辜牵连,但肯定也有那么一个人,是怕自己身份暴露。

  没有人再说话,只有炭火炸裂的轻微声响,以及外头风雪的呼啸。

  时间一点点流逝,屋里那股无形的压力也在增大。

  付拾一凉悠悠的吐槽:“原地等死的感觉,是不是很糟糕?”

  痛快的死去,从来都是解脱。

  为什么癌症病人都会那么大心里压力?因为他们内心都清楚,自己活不久了。这种坐着等待生命走到尽头的感觉,太糟糕了。

  所以很少人能够保持乐观而坚定的心态。更多人,还是会被压力打败。

  付拾一微笑:“当然,清者自清。”

  这两句话,只会让清白的人放下心来,充满希望,而那个做贼的人,就只能更加不安。

  付拾一揉捏着自己的手指,继续耐心等。心思同时也飞得老远:这会儿,高力士他们到哪里了?到十里坡赵家村了吗?有没有找到李县令?

  她又忍不住担忧:他们不知道会怎么对李县令。就算没折磨,这样的天气,没吃没喝,也是很受罪的。

  ------题外话------

  付小刀:好担心啊肿么破。

  婉音音:肚肚痛,今天更新会少一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