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快乐[校园] 第 80 章 番外

小说:周二快乐[校园] 作者:满岛风 更新时间:2021-09-01 03:06: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邢若岚一巴掌打过来的时候,沈朝雨印在脸上的神情纹丝不动。邢若岚一下子想起了沈朝雨小时候,女孩看着柔柔弱弱,不知道脾气随了谁的,倔得像头驴。

  她转身开门,下了一层楼梯后,双脚开始跑,快到二楼楼梯间,碰到了刚回来的杨驰。

  距离刚放学没有半小时,七中附近学生很多。指尖碰到口袋里的硬物,沈朝雨脚步微凝,便利店的玻璃门被推开。

  烟气连续呛了几口,平静的脸上有泪掉下,沈朝雨的手在颤。

  胸口那种恶心得想吐的感觉越来越浓烈,伴随着一种生理性厌恶。

  她直起身往前走。

  “我能不能跟你换下衣服。”

  有个女声响在了耳畔,沈朝雨转头,朝身侧的人望过去一眼。校服拉链从头拉到底,她脱下校服,伸手递过去。

  孙窈窈显然也没料想过眼前的情形,早已经设想过对方惊疑、犹豫或者匆匆拒绝的场面,毕竟正常情况下,不会有人走在路上,碰到一个堂而皇之地来找自己借校服的人。

  她褪下自己的校服外套,也朝对方递,意思是,不会跑。

  她显然闻到了尚未消散的烟味,一两秒的出神,还是穿上身了。傍晚的温度凉凉,女生在她的注视下,动作慢慢地拉上了的她的衣服拉链。

  沈朝雨没有她高,因为鞋子的原因,两个人差不太多。她穿上她的校服,宽大的衣角垂得很低。

  “你等一会儿,马上还给你。”

  孙窈窈说完便转身,步履不停地往巷外跑,她听说七中的宣传栏里还有照片。

  她一个人来,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灰白的烟雾舔舐着食指上爬,沈朝雨面朝着墙根,烟盒没扣,已经躺在了白色透明的袋里,她重新蹲在地上。

  右手边的路口有人经过。沈朝雨一声不响地将烟头熄灭,从墙根边站起身,朝巷子深处,靠墙装的水龙头走。

  气喘吁吁的女生从岔路进来,巡视了一圈才见到人,站在她的面前脱外套。

  沈朝雨直立不动,白色的袋子递向了孙窈窈。孙窈窈反应过来,塑料袋已经挂在了她的手腕,透明的袋底里面兜着盒烟。

  灰色烟雾消失的地方,周衍看着马路对面的巷口很久,直到宋俞叫他。

  –

  将要高考前的一个傍晚,她问周子衿,“如果你不想再继续一种情景了,你怎么办?”

  四班的阳台趴了一片人,沈朝雨挨着墙,在周子衿的旁边。

  周子衿发现之后,她没有下课放学去找她们了。

  陆晓雯有天忽然说出一句话:“她长得漂亮,家庭也那么好…我们不一样。”她很小声:“不是所有人都跟她一样。”

  没头没脑的她的一句,周子衿居然认真答了:“逃吧。”她说。

  “不对,跑,逃听起来太被动,跑,run,冲。”

  听起来飞扬跋扈,她心中忽然将要失笑,好像那样一个浑身带火的男生。

  金城九月份偶尔的天气依旧很热,七中的短袖穿在身上,只中午来回一趟,前胸后背便填塞着黏腻的滋味儿。

  班里新来的转学生是个女生,教室充斥着男生“班花”“校花”的辞。

  她第一次进来的时候,沈朝雨看了一眼,漂亮得让她感觉得到某种生机,即使冷着脸。

  她在他的身边坐下了。

  是他妹妹吗?

  九月一号,沈朝雨向他那边投递的视线,比暑假前一次多出了一只手的数。她潜意识的默认中,他是独生子,也没有在送向办公室的学生档案上翻看过他。

  听说他在追一个女生,沈朝雨想到这样的听说,忽然陷入了一种陌生的情绪。

  她向她走了过去,面带微笑。

  去凑近,去相处,去偶遇,她像一小片光后面藏身的影子。

  运动会那一天,她和两个班干负责给四班采购。沈朝雨站在货架前,眼睛不知不觉放在了经常看到他喝的矿泉水瓶上。

  黄世尔看到她:“这种不行,我们应该班费不够。”

  沈朝雨点点头。

  “我带回去吧。”她说。运动会第一天的结束,地上毛巾葡萄糖剩了小半。

  她一个人拎着纸箱,四班教室没有人,她走到教室后面,放下东西,蹲下身整理。

  有人的脚步从门口带进来,沈朝雨抬头的时候,看到了面朝她的薄肌赤|裸的背。男生站在座位旁,裤子松紧边缘扎在腰上。运动服顺着头肩褪去,少年匀称劲瘦的上半身很快重新钻进衣边里,很快的换了衣服。

  似乎察觉了教室还有人,周衍往后侧头。她在看见他的反应之前,站起来走出了门。

  沈朝雨的心和她的脚步跳得一样快,她的心飞到了久远的地方。

  “衣服碰到粉笔灰了。”这是他们说的第二句话。

  距离上一次说过话,已经过去了三个星期。

  落枫山,黑洞洞的帐篷里的晚上,小腹一阵阵痉挛性疼痛,她躺在床垫上面,一个人合着眼,忽然听到了他的声音。外面一众人活蹦乱跳的时候,没有人知道,里面还有一个她在睁着眼睛。

  沈朝雨一动不动,去听他的声音,听所有人的嬉笑怒骂,所有的神经都贴向了靠着他们一边的帐篷布上。

  “啪——”角落的塑料水杯被她碰倒,沈朝雨从头到脚被钉在原地,忽然好像又重新瘫软附着在那里。如果他知道她躺在这里听他说话,会是什么感觉呢?没有人会发现她,也没有人会知晓她所有的心事、秘密。

  外面的流星有多壮观,她隔着头顶的篷布,都能够感受得到。

  《重返》结束的时候,他们的采访问:你眼中的十七岁是什么。

  在脸上反射式的出现微笑之前,她心里跑过了她的十七岁。

  背书,写题,排名,吃饭,睡觉。

  这才是她的十七岁。

  无所谓,没什么重要。

  一直以来,对她而,好像真的没有真正重要的。

  小时候还有过渴望,现在她都不想要了。

  烧日记本的时候这样想,去落枫山之前,跟邢若岚一次前所未有过的、难看不堪的揭疤流血,她也这样想。

  只是让周子衿上去送花的一天,她还是听见心里的声音冒出一个暗涩的笑。

  不是什么都不想要,或者说,只是有关得失,她可以说,“算了吧”来应对自己。她也愿意那么、坦荡的,光明正大的,站在那个一直用她眼中的长焦镜头注视的少年的面前。

  尽管她一直默默认定着,这是她的“喜欢”,为什么要让喜欢的人也晓得呢。

  邢若岚想把她安排在想让她相处的同学的旁边之前,沈朝雨自己先向她交了让人满意的答卷。或许其实她也不那么需要有朋友,有时候周围被人包裹,她却想要推开一切,独来独往。

  筒子楼里弥漫着从左邻右舍跑出来窜在一起的晚饭的味道,沈朝雨掏出了钥匙。楼道左边的门里摔碗筷的声音清晰,杨驰他爸又回来了。一个楼层的老太太在她旁边藏宝贝似的嘀嘀咕咕,杨驰小时候啊,他家养过猫,他爸喝了酒一脚踹过去,猫直接被踢断了腿。

  邢若岚不会跟她谈及这些,这里没有多少人真实喜欢她,她也从来没想过融入这里。她的世界多么小,只有从前跟她们俩。

  和妈妈的相处一直是平静的,第一次跟她的争执,是在她在看她的日记。

  她以前还会觉得,一个人爱她怎么也强迫她,想要保护她也控制她。看起来最强势的人,却那么缺乏安全感。

  她小时候,在语文书角落写过一个故事,考了第一,被买了大大的生日蛋糕的小女孩说,可是妈妈,我不一定非要第一,我也不想对这个老师温柔礼貌,为什么人非要坚韧不拔呢?我摔跤的时候,真的忍不住哭。

  邢若岚说,这种想法是不对的。

  然后,她写小故事就小心翼翼地写,写在另外一个藏起来的本子上。

  连邢若岚可能都不知道,她虚伪,不敞亮,不勇敢,有目的会伪装自己,对她不好的人也不会被她善待。

  “这个角色,你有合适的人选吗?”她看着那个女生的眼睛,周子衿的眼睛,清亮得像是知道一切。沈朝雨第一次有了被看破的胆怯,内心有个声音在说逃避和不要。

  “你喜欢我哥吗?”

  从来没有想过宣之于口,只属于她的“喜欢”,以这种方式裸露。词汇好像将他们建立了某种联系,不再是“她喜欢”,而是“她喜欢他”。

  在说“别告诉他”的瞬间,她是否心头一飘而过那种念想:就这样吧,让他去知道也没有关系。

  窗边桌子上的打火机落了灰,最近一次把它装在口袋里,是想把没忍住写的有关他的、隐晦的文字也烧掉。

  沈朝雨按下点火,火焰从手里飞跃,看着腾起的明光烁亮,她想到了一个人。

  火机孔蹿出淡黄的火苗,遮天盖地的阴影却将之彻底掩盖。她抬头这个动作进行之时,瞳孔之中,少年只手撑着墙头由高墙外来,从上空飞跃,脖子上朱红色的牌坠悬浮在半空一刻,跟随他落地的动作,撞停在胸膛。

  他落地的瞬间,打火机上方的火,也随之熄灭。

  时间只为他凝固了片刻,他从她面前经过、落地,而后微微侧头,又像没有看到她,少年火一样的从她前方跑过。

  那是他们班的男生。她认识,每天都来得晚,和那一群男生经常在一起。

  她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生,却也是第一次注意到他。

  他走后,火机被她重新打着。日记本被吞噬在亮黄的火焰里,沈朝雨盯着自己脚边,那里烧得只剩小一小片灰烬。

  房门外接电话的动静听不到了,邢若岚跟邢家的今天结束了。

  窗外面,新年的钟声响了,“新年快乐”,她无声说。

  ***

  天黑得明显早了,路灯还没亮,人跟近视了三似的。

  拖拖拉拉走出一条路口,周衍居然又看见了她。

  一中校服,手腕上挂了个透明塑料袋,里面装着烟盒子,这次看清楚了脸。

  孙窈窈是三班默认的班花,瘦窄脸,皮肤白净,黑眉弯弯,骨骼纤细,四肢修长,不是五官精美得惊心动魄,因为骨骼型的瘦加个子算高,第一眼就是不容易轻易接触到的文艺女神。

  再一次的遇见,一中,后台,校服衣角卷进去一道,她已经发现自己的外套被烟灰烫出了个洞,周衍停住了,转头,目光递向了周子衿:“你认识她吗?”

  ……

  周子衿的表情有些精彩。

  未曾设想过的,被加好友的人先向他发来信息,“你好。”

  只是有问有答,有求必应,不是任何主动的热切。孙窈窈默认着,周衍挺好相处。但这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幸好他不是因为那天看到了,他那天什么都没有看到。

  直到在江州遇见他。

  来自正常人该有的直觉和意识,男孩青春洋溢的脸庞,她看见旁边他的朋友的揶揄的笑容。

  可笑、荒诞的戏剧。

  害怕、复杂、极度负面的情绪将她笼罩。

  她打字,飞快地发过去,“不用了,我男朋友还在等我。”前后的聊天,突兀得像从外太空坠落到了珊瑚海,只为了彰显男朋友那三个字。

  真的是直至现在才恍然的意识吗,那些刻意忽略的事实,自己为自己加以粉饰的自我欺骗……即便她甚至产生过千载难逢的一种想法,这样的男生,他们好像真的可以成为朋友。

  初次的试探过后,她的本意就到此为止了。但是,心里的自然而然的念头,像是生来注定长势的藤蔓。

  想跟和她熟悉的人,也有所联系。

  跟孙窈窈充满搞笑色彩的一拍两散,周衍竟然没有过多感受。

  他觉得他真是疯了,因为一个印象深刻的模糊画面,居然想认识一个人。

  他心里升起一瞬间一开始的那种怀疑,是她吗?

  眼前似乎又有烟雾缭绕,女生的侧影在天色渐晚的灰白色里若隐若现。周衍想,也许那天真的近视了。

  再一次撞面,已经是暑假之后。孙窈窈低着头跟他擦肩,慌张躲开之前,手里刚买的牛奶的吸管脱落,掉在地上。

  这一次掉的,不是一沓她的照片。

  和一个不认识的女生交换校服那个傍晚,她进了七中的校门,动作迅速地隔着那面玻璃,拍下了宣传栏里那一张合照。七中和一中英语联赛的合照,中间站着的女孩,明丽端正的双目直视镜头。

  打印机发出细微的声音,照片从出口一张张吐出,除了需要的那张,顺便,外加几张,手机里面的崭新的,她的照片。她在微笑,她在唱歌,甚至包括,她在等车。

  宣传老师说:“之前交给你的有个装照片的文件袋,有周子衿的那张你帮我找一找,学校找我要资料,明天带过来就可以了。”

  照片。

  她的照片。

  可惜所有有关她的照片,早就被她剪下来,贴在了一本只有她的厚厚本子里。

  “姑娘,这照片上打印的是谁呀?真漂亮,送给朋友的吧?”紧靠着打印机站的孙窈窈怔然,心房异常地搏动了数下,从老板手里夺过所有相片。

  她没有弯腰捡吸管。就像那一天,异性的目光看像了她,她从他身边走过,照片不甚散落一地,孙窈窈一把囫囵吞枣地往地上抓,照片间夹杂着灰尘细沙,她没有回头看。

  他站在了周子衿的旁边,出现在自己的好友申请列表里面。

  在他旁边蹲下的女生,地上掉了一沓他妹妹的照片,那是她不可控地放任自己,告诉自己就只一次,来自第三视角的,窥探角度的相片。

  孙窈窈的心仿佛被一双汗涔涔的手紧紧攥住,他发现了什么?他那天真的看到了吧?联系,无从控制的忧惧,她率先按下了试探的按钮。

  周衍的声音越过肩膀传递向她,“你校服怎么破的?”

  同一个地方,问到校服,她急促地被抓到那一天。吸管躺在沙面的地上,孙窈窈语速控制不住地急切:“别人烫的吧。”几个字落下,仓皇逃开。

  “哈哈,生日是之前了,不过很谢谢你,你也快乐。”周子衿回给了她。

  孙窈窈忽然笑了。

  早一点,怕她知道,晚一点,怕她不知道。

  喜欢她吗?

  公交车的门打开,有男人女人上来。孙窈窈松了手扶,条件反射地从位置上站起,往后车厢退避。手背忽然碰到了粗硬的人的皮肤,有个四十岁的男人从后门上来。孙窈窈猛地挥手,瞬间甩开碰到她的人的手指,看不到对方递向她的惊愕的眼神。

  胸腔挤压的东西让她有种即将窒息的难受,没人注意到,她僵硬的脚在打颤,无意识地咬着牙齿,她把头转向开阔的窗外。

  这样的碰触也会让她深深的恶心。

  曾经一度看到跟他一个年龄段的男人,她会呕吐。占据记忆深处的画面,像无尽的噩梦,厚厚叠叠地向她扑噬。

  她想成为她。

  由内而外的,完美无缺的,漂亮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