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今天崩人设了吗2 第234章 第 234 章

小说:万人迷今天崩人设了吗2 作者:洗衣粉 更新时间:2021-11-28 13:3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水母阴姬瞥了一眼楚留香:“既然你们兄弟情义如此情深,那本宫就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若是你们找到偷取天一神水的幕后真凶……”说到这,水母阴姬微微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今日之事本宫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这后半句,很明显是在对付臻红说。

  付臻红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索。

  楚留香嘴唇抿直,表情也十分严肃。

  水母阴姬见状,又补充道:“楚留香,你如今唯有找到真凶才能彻底摆脱嫌疑。”

  水母阴姬的意思楚留香自然明白。他原本因为好奇而夜探神水宫,结果什么也没发现不说还平白无故惹了一身腥。若是神水宫找不到天一神水,无论他楚留香究竟是不是凶手,对方最终也定然会让他背下这一口大锅。

  更何况,那块玉佩也说明了幕后凶手设计陷害他并非是一时兴起,而是早有预谋。

  敌人在暗,他在明。

  到底还是有些不利的。

  楚留香虽不惧怕神水宫,也有信心从神水宫全身而退,但若是往后的日子里一直被神水宫的人追杀,这样的麻烦生活可不是楚留香所希望的。

  不过水母阴姬突然提出交易,不得不让楚留香警惕。

  水母阴姬笑道:“你今夜来此,想必是觉得天一神水的失踪可能与神水宫内部有关。若你们同意这交易,本宫不仅许你自由进入我神水宫,还会配合你的调查,甚至在某些情况之下,你可差遣我宫中能人为你所用。”

  说完,水母阴姬似乎觉得筹码还不够,又继续说道:“你本身就要彻查此事,若是有我神水宫的配合,至少会事半功倍。”

  楚留香这下是真得有些动摇了,确实如水母阴姬所说,他现在已经与天一神水捆绑在了一起,本身也在调查它的失踪,若有神水宫配合,相当于是有了一条捷径。再加上,找到天一神水,水母阴姬将不会纠缠无花。

  水母阴姬此人虽然性情不定,但是一旦做出承诺,便绝对会遵守。

  这一点,楚留香还是相信的。

  单单从水母阴姬目前说得这些话来看,交易是对他们有利的,但楚留香并没有忘记对方还有后半段未说。

  楚留香问道:“若是没有找到真凶又待如何?”

  “没有的话,”水母阴姬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随即看向了付臻红,“那无花大师便要按照本宫方才所言,娶我,入赘我神水宫。”

  楚留香蹙眉,他不认同。

  若是交易未能达成,付出的代价不牵扯到旁人还好,但如果是以无花作为交易的筹码和赌注,楚留香断然不会如此自私的同意,这是对无花的不尊重。

  毕竟天一神水的失踪本来就与无花无关,且那所谓的肌肤之亲也是水母阴姬自身行为放浪,恬不知耻的算计无花。

  无花明月清风,偏被这水母阴姬挖坑。

  想到这,楚留香便准备拒绝:“不……”

  然而他刚一开口,付臻红就说道:“好。”

  付臻红打断了楚留香。

  楚留香有些惊讶,他见付臻红应了下来,还想再说些什么,付臻红却说道:“香帅,我相信我们能在一个月之内找到幕后偷窃者。”

  楚留香对上付臻红的眼睛,心里莫名涌出了一种隐约的甜蜜,无花说得我们。

  一个月的时间,楚留香有信心能找到凶手,而他原本拒绝的原因只是因为不想以无花的名誉和自由作为筹码,毕竟无论是还俗还是入赘娶妻都不是儿戏。如今他听到无花开口了,且如此信任他,便也点头同意了这一比交易。

  水母阴姬见交易达成,便叫来宫中的弟子将付臻红和楚留香两人带去偏殿休息,夜已深,他自己也需要好好思量一些事情。

  负责为付臻红和楚留香领路的这个弟子,付臻红并不陌生,女子模样娇俏,眉目明艳,是在原本的剧情里与无花有诸多牵连的司徒静。

  水母阴姬为付臻红安排的住处距离他的寝殿很近,楚留香的则被刻意分到了最远。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在东,一个西。

  付臻红与楚留香并排走着,始终默契的落后与司徒静半步。楚留香其实有很多话想对身旁的僧人说,但碍于司徒静在场,他也就暂时把话压在了心里,准备再另找时间。

  司徒静虽然走在稍微前面一些,但是余光却有意无意的瞟着付臻红。在付臻红因为她的目光而看向她的时候,她又有些慌乱的错开了视线,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但事实却是,司徒静的心跳得很快,耳朵也泛出了一层红晕,好在这漆黑的夜晚光线昏暗,黑暗藏匿住了她的羞涩,才没有让她这少女怀春般的一面被那妙僧看到。

  其实也怪乎司徒静这般不自在,以往无花来神水宫,都是穿着一袭纯白的僧衣,然而现在无花的身上是一身红衣,那明媚张扬的颜色被无花穿出了另一种感觉,像灼灼的火焰,似乎将司徒静的内心都燃烧了起来。

  明明楚留香也是一个倜傥俊美的男子,然而司徒静却仿佛彻底无视了这个人,只看到了无花。

  眼看为无花安排的居所快到了,司徒静竟有几分不舍,希望这条路能更长一些,但她很清楚,这些也仅仅只能想想罢了。

  司徒静很快收敛住心神,压下心底那一股倾慕之意,停下脚步转过身,对着付臻红微微颔首,说道:“无花大师,到了。”

  付臻红礼貌的道了一声谢:“有劳了。”

  付臻红进到房间后,在司徒静带着楚留香往另一处居所走的时候,态度明显淡了很多。楚留香自然也察觉到了气氛的冷凝,不过他并不在意,此刻他的心里装的全是天一神水的失窃和今日所发生的事,根本没有其他心思去理会其他。

  等楚留香躺下之后,天幕上的明月已经完全被云层隐没。这一晚,达成交易的三个人,除了付臻红之外,楚留香和水母阴姬,都没有入睡。

  水母阴姬躺在付臻红不久前睡过的软塌上,他抬着手,将手腕在眼睛上,脑海里浮现的是僧人那柔软的双唇。

  他明明讨厌男子,然而在发现楚留香在意无花的那一瞬间,竟然吻上了无花的双唇。水母阴姬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为何会突然那样做,更说不清楚为什么最后会说出那样对他来说其实荒谬无比的话语。

  让无花还俗来娶他。

  真真是荒诞极了。

  水母阴姬想笑,却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不仅如此,脑海里那个蜻蜓点水一般的吻还一直挥之不去。

  他下意识用手触碰了一下自己的双唇,唇上面仿佛还残留着无花的气息,那种清雅的,淡淡的佛莲一般的香味。

  无花……

  水母阴姬在心里缓缓念出了这个名字,眼神竟是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柔和了下来。

  而同一时刻,另一边。

  楚留香的脑海里也同样浮现着付臻红的模样。

  睡在处处藏着危机的神水宫,楚留香自然不可能放松戒备安然入睡。他原本是在脑海里计划着明日该先从哪里着手调查天一神水的失窃之事,然而想着想着,思绪却不自觉的偏离了正轨,开始飘远了。

  他想到了一身红衣的无花,想到了无花眉心上方的那一抹艳丽又邪气的朱红,想到了无花被水母阴姬亲吻过的双唇,更想到了水母阴姬为故意刺激他而说得那些话。

  他真得只是想与无花成为知己吗?

  楚留香再一次问自己。

  然而却没办法像最开始那般,坚定的否定。

  楚留香不傻,也不迟钝,在男女之间的感情上他并非是空白的,虽然算不上了解,却也并非是什么都不懂。

  如果只是知己的话,他对无花的在意确实是有些过了。那种在他看到水母阴姬轻薄无花的时,心里所涌现出的怒意不仅仅只是单纯的愤怒,还有…一种微妙的嫉妒。

  尽管楚留香不想承认,但那种烦闷的感觉的的确确是源于妒忌,尽管这种情绪并不是浓烈,却无法被忽视。

  不能再想下去了。

  楚留香在心里对自己说着。

  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找出盗取天一神水的真正凶手。

  ******

  一夜过去。

  第二日,应着昨夜的承诺,水母阴姬在神水宫全部弟子面前,下达了一条命令,那便是让宫内所以弟子全力配合楚留香调查天一神水失窃一事。

  听着水母阴姬的命令,下方有人颇为费解,明明一天前楚留香还是神水宫的追杀对象,今日却同无花大师一样,成了神水宫的贵客。不过尽管心有疑问,她们也知晓什么事该问,什么事不该问。

  楚留香从水母阴姬那里拿回了自己那枚丢失的玉佩,玉佩上多了几道划痕,应该是他丢失之后才被划到的。

  楚留香若有所思的用指腹触摸着玉佩上的这些划痕。

  付臻红见状,沉吟了几秒后,问道:“是先在神水宫内查看一番还是如何?”

  至于为何会这么问,是因为付臻红觉得原本楚留香应该是打算先在神水宫内调查一番,但此刻见他一直盯着玉佩看,想来应该是原地的计划有了一些变动。

  而果然,下一秒,楚留香便收回玉佩,抬起眸子看向付臻红,回道:“我想再去一趟天仓县。”

  天仓县,便是楚留香玉佩丢失的地方。

  也是付臻红使计得到楚留香玉佩的地方。

  “好。”付臻红回道。

  他开始有些期待了,期待楚留香顺着这条线慢慢查出来他就是凶手的那一天。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