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河岸边的女人 二百零二

小说:汝河岸边的女人 作者:恒传录 更新时间:2021-11-25 12:55: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超回到家里,久久难以入睡,他想到自己今晚由于弟弟小越说的那句话,让两家人都感到尴尬,可是从小菲和他父母当时的情况来看,对他也没那么排斥,尤其是小菲当时羞涩的模样,让他不由得怦然心动,为了给自己和小菲将来的工作和学习打造一个美好的愿望,小超彻底失眠了,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觉,就在他心烦意乱之际,突然脑海里浮现出当时妈妈给他花了5000多元钱在晚上购买的网课辅导,由于自己那个时候一心和小菲两人都沉迷于爱的甜蜜中,因此,基本上都没咋学呢,小超想到这里,一股脑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来到书桌前,打开电脑,找到那家网上辅导课的网址,输入自己的登录账号和密码,开始学习起来……

  半夜时分,李珺起身去卫生间,迷迷糊糊地看到儿子小超的卧室还亮着灯,当时心里就是一阵烦躁,嘴里轻声嘟囔道:

  “都啥时候,这孩子啊,玩手机的坏毛病,还是改不了!”

  想到这里,李珺来不及多想,就一把推开了门。

  可是眼前一幕,却让李珺懵了,她看到儿子小超正端坐在书桌旁,聚精会神地跟着网络授课,在学习呢,李珺不由的眼睛一阵湿润,就在她刚要转身,离开之际,小超发现了是妈妈,于是连忙站起身来,取下耳机,笑着问:

  “妈妈,这么晚了,你还没睡,找我有事吗?”

  “小超,我、我……”李珺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妈妈,我在学习呢!”

  “妈知道,妈知道,我家小超长大了!”李珺嘴里喃喃道。

  “没事,妈妈就去睡吧,我再学习一会!”

  “小超,你也别太拼了,还是身体重要,要注意劳逸结合,有啥不懂的地方,找个机会,就去问你爸爸!”

  “知道了,妈妈!”

  李珺又充满慈爱地看了儿子一样,就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急匆匆去了厨房,很快就给儿子端来了一杯热牛奶,她轻轻摸了一下儿子的肩膀,声音哽咽着劝道:

  “天冷,先喝杯牛奶,暖暖身子,记着早点睡觉!”

  “知道了,妈妈!”小超笑着答道。

  李珺离开儿子的卧室,回到自己屋里,躺在床上,自己也失眠了,瞪着一双大眼睛,在那轮朦胧的月色下,想了许多,越想越清醒,无奈之际,她悄然来到书房前,轻轻打开了门,看到丁飞此时已是酣然入梦,她看到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就气不打一处来,走上前去,对着睡梦中的丁飞,就是一顿乱捶,丁飞一下子就惊醒了,睁开眼睛,一看是李珺,心里一阵惊喜,顺手就把李珺抱了起来,轻声问:

  “又想我了!”

  “想你个头!”李珺气嘟嘟地答道。

  丁飞的手又不老实了,李珺心里一阵烦躁,她把丁飞的手,重重地打开,一脸严肃地看着丁飞,丁飞被她这双眼睛给惊呆了,不知道发生了啥事,于是也不敢造次,胆怯地看着李珺,轻声问:

  “公司开的不顺利了!,还是……”

  “行了,你甭瞎操心了,有时间,还是多关心关心你的大儿子吧!”

  “小超,小超又咋了?”丁飞不安地问。

  “咋了,咋了,每次问你,你就是这副无辜模样,嘴里只会说咋办、咋办?”

  “前几天,我才问过我老同学,小超和小菲在学校里变现不错呢!”

  “亏你还是个老师呢,就这水平,难道说对自己儿子的学习,就是简单打几个电话,问问情况,就算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职责了,丁飞,你摸着自己良心好好想一想,咱儿子的学习,你几时上过心,还有咱这家里里里外外的大小事,你几时管过!”

  丁飞看着眼前这个喋喋不休的中年妇女,心里想到:

  “哎,这个疯婆娘,不知道又是哪根筋搭错了,今晚又人来疯了!”

  李珺看着低着头,不搭话的丁飞,心里愈发气得不行,她一把把丁飞从热被窝里拉了出来,也不管他身上穿的是啥,就要往门外走。

  “哎呀,你疯了吧,这是要去哪里?”

  “去看看你儿子这么晚了,还在干吗?”

  “这小超,不会是又在玩手机吧!”

  丁飞嘴里轻声嘟囔道。

  夫妻俩垫着脚,轻声来到小超卧室,刚到门口,丁飞一看到屋子里灯还亮着,就忍不住想发火,就在他刚要打开门的一瞬间,李珺死死地拉住他的手,阻止了他下一步行动,丁飞一脸疑惑地望着李珺,李珺此时却不生气,一脸微笑,只见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门,露出一个细微门缝,丁飞凑上前去,一看,看到丁飞趴在书桌上,不知道在干嘛呢?

  “你儿子在上网课呢!”李珺凑在丁飞耳朵旁,轻声说道。

  “这?、这?”丁飞不由得一阵惊呼。

  “小声点!”李珺说完,又把门轻轻关上,然后回到书房里,丁飞被这一折腾,睡意全无,可是由于自己穿的单薄,加上被李珺这么一折腾,浑身冻得冰凉,他刚到书房,就“呲溜”一下,钻进被窝里,然后把头留在外面,笑着对李珺说:

  “想不到咱儿子长大了,自己会学习了!”

  李珺也不客气,她掀起被子一角,也钻进被窝,背靠着丁飞,发出一阵哭泣声:

  “咱家小超,这孩子不容易呀!”

  丁飞不知道李珺心里是咋想的,他从后面紧紧抱着李珺,小声劝道:

  “孩子现在知道学习了,还不好,你又哭个啥?”

  “你懂啥,我看到咱们小超这么晚了,还在学习,这心里就不落忍,哎,今晚,我看到小超屋里亮着灯,当时还冤枉了他,还以为他是死性不改,又在连夜玩手机呢!”

  李珺越说这心里越难受,这不,竟然哭出声来。

  “哎呀,我可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女人,不知道心里是咋想的,这孩子不学习,你们心里犯愁,这孩子知道学习了,还犯愁!好了,天不早了,明天我还要去学校有点事呢,就这样睡吧!”丁飞紧紧抱着李珺,说着、说着就没声了。

  李珺却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心里此时想的都是儿子,满脑子都是小超的身影,她不知道是啥原因,一下子让自己这个身处青春叛逆期的儿子,一下子迷途知返,这么上心的学习,这也许就是老天开眼了,可怜她李珺的缘故吧。

  一直到次日那第一轮曙霞,温暖地透过玻璃,点滴落在李珺身上,李珺这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丁飞看着眼前自己老婆,那一副沉睡的妩媚模样,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这才急匆匆地起床,去做早餐。

  李珺这一睡,就到了上午十点多,还是一阵手机铃声把她惊醒了,她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一看是卢洁的电话,于是连忙接通电话:

  “卢部长(财务部部长),您找我啥事呀!”

  “李总,您啥时候来公司,我想把咱们公司近期财务收支情况,向您做个汇报!”

  “卢部长,您考虑的对,眼看着就要到年关了,我们是的好好把公司财务情况捋一捋,这样,对于我们来年公司整体运转情况,才能做到心中有数!”李珺说到这里,低头思索了一会,这才接着说:

  “卢部长,这样吧,你上午叫上小燕,你下班后,中午就一起来我家,我给你们做肉丝面,咱们到时候边吃边聊!”

  “李总,这个好,给你说个实话,我这次找您,不仅仅是公事,还有一些私事要找您!”

  李珺听卢洁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忐忑不安,她语气都变了,起高了腔调,在电话里问:

  “是不是小超,这混小子又犯啥错了?”

  “哎呀,我说李总呀,你咋这么说小超呀,小超这孩子近段日子,表现不错,我家小菲说他越来越知道学习了!”

  “那是?”

  “好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卢洁此时却卖起关子来了。

  李珺也不多想,从床上起床后,洗漱完毕后,就去了超市,打算买点肉和青菜,好好在卢洁和小燕面前露一手,让她们俩夸夸自己的做面条的手艺。

  一直到中午12点多,马小燕和卢洁这才姗姗来迟,李珺早就把面条做好,可是一直不见她俩来,因此一见到她俩,就有点生气地问:

  “不是早就告诉你俩,早点回家吗?”

  “大姐,这事可不能怪卢大姐,是我有点事,耽误了?”

  “你有啥重要的事?”

  “李总,马总的事,说出来,保准你一听,肯定乐开怀呢!”

  “行了,卢大姐,这都到咱自己家里来了,不是在公司里,你还嘴里叫那个啥总,干嘛!”

  “是呀,咱们姐妹私底下,还是彼此称呼姐妹好!”李珺笑着劝道。

  “大姐,我今天把美珺艾叶制品网站搞定了,这次开网店,人家岳中华可是没少出力呢!”

  “是呀,我听小燕说那个叫啥沉浸式产品虚拟加工厂顾客体验的理念,就是人家岳中华提出并策划成功的!”卢洁这一口气把听起来很绕口的这个名词说了出来。

  李珺一听,也是眼前一亮,心里充满了好奇,她迫不及待地问:

  “小燕,这搞得是啥名堂,说出来,让大姐也学习学习!”

  “大姐,现如今是网络化时代,网络购物已经成了年轻人最时髦的消费手段,而随着近年来,网店商业的蓬勃发展,其实网络上的商家就鱼龙混杂,林子大了,啥鸟都有,因此消费者对网上产品质量的态度,也是堪忧呢!而咱们提供的艾制品,消费主体除了一些从事脑力劳动的白领之外,大部分消费者都是中老年人,他们对产品质量要求就更高了,面对这一难题,人家岳中华在大学里专门成立一个科研项目,现如今这个科研已经研发成果了呢,就是这沉浸式产品虚拟加工厂顾客体验店!”马小燕一五一十地缓缓道来。

  李珺越听越感兴趣,越听越迷糊,于是就一把拉住马小燕的手,语气急促地问:

  “说重点,说重点,说点我能听明白的!”

  “大姐,今天我可不是主角,我们卢大姐是要向你汇报财务报表的,你咋一下子就跑题了呢!早说,你也不看看,都几点了,还不让我们吃饭呀!”

  面对马小燕这一声声责问,李珺也不生气,她站起身来,急匆匆地走向厨房……

  不一会儿,两大碗香喷喷的肉丝面,就端到两人面前,马小燕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

  卢洁吃了一口肉丝面,忍不住一声惊呼:

  “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这面条好吃极了!”

  马小燕三口并做两口,没几下,就把一大碗面吃完,然后笑着问:

  “大姐,没吃饱呀!”

  “你呀,真是个吃货,好,我这就给你去下面条!”李珺说完此话,又扭头对着卢洁问:

  “咋,再来一碗可好!”

  “我这一碗就够了!,下一锅你也吃吧!”卢洁笑着答道。

  三姐妹吃完饭,李珺来不及去洗碗,就又一副迫不及待地问:

  “小燕,你快点给大姐讲讲吧!”

  马小燕白了李珺一眼,笑着问:

  “大姐,这些都是高科技,给你讲,你能听明白呀!”

  “哎呀,小燕你笑看谁呀,好歹我也是大学毕业!”

  “隔行如隔山,我看呀,你还是叫你那宝贝干姑娘粤豫来亲自教吧!”

  李珺看了一眼洋洋得意的马小燕,也不生气,扭头对卢洁说:

  “你看看小燕,这还没几天呢,心里就没我这个大姐了!好,我不求你,我去求我干女儿和干女婿,我就不信我学不会!”

  卢洁一边听着这对姐妹的对话,一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好了,小燕,你就甭卖关子了,快点让咱们李总上网体验一把!”

  “好,大姐,咱们去上网!”

  三姐妹来到李珺那间书房,的马小燕打开电脑,然后找到她们的网店后,输入登录账号和密码,屏幕顿时显示出美珺艾制品欢迎您的界面,李珺在马小燕娴熟的电脑操作下,看的自己是心服口服,到了最后,她张大嘴巴,笑呵呵地说:

  “看来咱们这产品将来不愁销路了,我看明年重点工作就是做好产品质量把控,和扩大艾叶种植面积,让更多向阳山区的农民,加入共同脱贫致富奔小康的队伍里来。”

  “李总,说得对,可是这一来,就需要更多资金的注入,还需要更多国家扶贫政策的帮助呀!我听说国家对山区农民脱贫致富,不但在政策上有许多帮扶,而且还在贷款、税收上也有一定的好政策呢·!”

  “卢大姐说得对,这样,小燕,刚好中华和粤豫都放寒假了,你和卢部长一起,再叫上林美丽,你们几个一起搞个公司明年经营专项汇报材料,等一过新年,我就去找魏县长,专门汇报此事!”

  “这就对了,我想魏县长看了咱们的汇报材料,一定会帮助加大对咱公司的贷款力度,还有一些政策上帮扶!”马小燕一脸兴奋地说。

  “那还等啥,我这就给中华和粤豫打电话,现在咱们就去公司,先开个碰头会!把工作分分工,明天就开始这方面工作!”李珺是个说干就干的主。

  “哎呀,我的好大姐,人家中华和粤豫可不是你的员工,再说,现在都快过年了,人家卢大姐的老公,是工程人,一年难得回家一趟,你这样心急火燎的,可不好!”

  面对小燕的善意,卢洁笑着说:

  “哎,现如今的时代,不同以往了,工程人的生活也不再像当初那样的风光了,我家那口子明年还不知道能不能上班呢,我呀,自打嫁给了他,有了女儿以来,就一直在家里,做家庭主妇,本想着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可是谁也想不到,这看似铁饭碗的工程单位,说不行就不行了,一山要是回家了,我再不出去找个工作干,我们这一家子喝西北风呀!”

  说到这里,卢洁抬起头,充满感情地继续说道:

  “幸好老天让我遇到你们,在你们的帮扶下,我重新走上工作岗位,放心吧,李总,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家里过年有一山呢,给你们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

  李珺和马小燕听了卢洁这么一说,互相对视一下,李珺讲道:

  “大妹子,您放心,若是一山那工程单位真的不行了,只要他不嫌弃我这公司小,就让他来我公司,帮着林美丽招呼一下艾叶种植和加工方面的工作!”

  卢洁听到此话,连忙答谢道:

  “那感情好,我这先替一山谢谢李总了!”

  “大姐,我们这么拼命干活,你得给我们发奖金呢!”

  马小燕笑着问李珺。

  李珺听了,很爽快地答道:

  “放心吧,到了过年的时候,我每个人都给你们发个大大的红包!”

  “这还差不多!”马小燕说完,就直奔卫生间而去。

  李珺望着渐渐远去的马小燕的背影,笑着问:

  “小燕,这刚吃饱饭,你就要上厕所,你是直肠子呀!”

  “怪不得,人家小燕身材这么好,不知道地人,还以为她没结婚呢!”卢洁一脸羡慕地自言自语。

  此时李珺突然问卢洁:

  “大妹子,我记得你说今天找我还有点私事,是啥事呀?”

  卢洁看了一眼李珺那紧张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李姐,你儿子开窍了!”

  “小超?”李珺一脸的疑惑。

  可是等李珺听了卢洁关于当时站在门口,偷听到两个孩子的谈话的描述,也很欣慰,两个妈妈的脸上乐开了花。

  “大妹子,这下就好了,以往这孩子学习他们心里总是觉得为咱学习,现在好了,他们终于醒悟了,知道学习的重要性,知道是为他们自己学习了!”

  “是呀,大姐,小超和小菲长大了,终于能体谅咱们这些做父母的一片苦心了,就凭她俩的聪明,加上努力,我想到了今年高考的时候,一定会考个称心如意的好大学,就像人家中华和粤豫一样,多好的一对呀!”

  两姐妹正说着话呢,马小燕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刚好听到卢洁说的这后半句,于是笑着说:

  “咱小超和小菲也不错,将来也是一对让人羡慕的主!”

  卢洁和李珺听到马小燕这么一说,互相看了一眼,会心地笑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