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门彻底关闭的那一瞬间,苏玖本以为他们会置于黑暗中一度按时间,哪曾想,下一秒塔内周围的便亮起了一排昏暗的光。

  塔中的火烛接二连三的被点亮,不多时,塔内的样子便清楚的出现在了苏玖二人的面前。

  楚洛痕犹疑道“这和传闻中的倒是不同。”

  “怎么不同?”

  “传闻说,但凡渡劫期的修士,一进入通天塔便会陷入到幻境之中进入考验。

  连考七次,连过七层,每次考验都通过才有机会步入通天塔的顶端,届时,天道直接引下天雷劫,渡劫成功者,祥云升腾,从云间会落下一道天梯,将人渡至飞升……”

  “所以在我的印象中,渡劫修士是没有机会看到通天塔内到底是什么模样的。

  因为每一个幻境,每一次过的关卡都是相连接的,等七关一过,出现在修士面前的便是通天塔顶的光景了。”

  苏玖诧异“但我们没有陷入幻境……”

  甚至……她好像还看到通往第二层的楼梯。

  就好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塔,一层一层,只要顺着楼梯便能爬到塔顶。

  苏玖拧眉想了想“这会不会和我们的身份有关系?”

  楚洛痕摇头“不会,我们的能力都被封印了大半,即便有记忆,这一方的天道也不会让我们做出太超过于常规的事情。

  换句话说,就是我们依然受天道所限,这一点,通天塔并不能改变什么。

  不过我们既然没有陷入幻境,还有一种可能,便是通天塔自身……”

  楚洛痕说到这里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而苏玖也像是明白了什么陷入了沉默之中。

  阿翎,是你吗?是你生前已经提前布置好了一切吗?

  苏玖的发顶落下了一只大手,她听楚洛痕淡声道“别想了,他既然给你创造了机会,你该趁机把握住。”

  苏玖目光重新恢复清明,她想小师叔是对的……

  戾已经不知道过到了哪一关,而她现在要做的,是利用阿翎提供给她的便利,赶紧超过戾!

  苏玖看着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阶梯,“我们走吧。”

  话音刚落,苏玖的脚下顿时延伸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而光芒的源头正是绑在她头上的无方灵丝。

  金色的光线一直延伸出去,直到同楼梯衔接。

  苏玖好似明白了这道金光的意图,这是要她沿着它所指给她的路来走……

  苏玖会意的笑了笑,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她笑得有多温柔。

  更不知道,旁边还有一个人在看她时的目光也变得异常的温柔。

  楼梯成螺旋状粘合在塔壁上,它一层一层的环绕着通往不见尽头的塔顶。

  苏玖和楚洛痕二人在靠近楼梯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塔的墙壁上是有字的。

  只不过这上面的字怕是任何一个沧境界的修士都不可能认识。

  是的,它不是沧境界现在的文字,亦不是沧境界过去的文字,这是只有恢复了记忆的苏玖和楚洛痕才认识的神文。

  苏玖目光轻闪“这塔中怎么会出现神文?据我所知,这通天塔就算原本不属于沧境界,也不该属于天外天才是。”

  之前她在吞天内的时候,便听人说过,这通天塔是属于仙人的,那是仙人给沧境界的修士通往仙界的机会。

  不过现在看来,或许有许多传闻本身就是错的。

  这个世界的人都知道仙界的存在,甚至有少许人还猜测过仙界之上更有神界……

  苏玖那时不懂,但现在回忆起来仔细想想,那些人倒也不算异想天开。

  虽说神界确实不存在,但却有个天外天。

  而她和楚洛痕便是自那天外天而来。

  苏玖自方才说完那句话,便迟迟没有得到楚洛痕的回复,甚至都已经往前走了很长一段路了,楚洛痕依然拧眉停留在方才的位置。

  苏玖回头,这才注意到,楚洛痕还在盯着楼梯旁的墙壁一动不动。

  倘若是旁人,苏玖或许还会担心一下那人被神文迷了眼睛,会使得自己的意识彻底迷失在神文之中,但若是楚落痕的话,绝对不可能!

  记忆恢复之后,某些属于神性的意识也慢慢觉醒了。

  神文对于他们几乎不会再造成任何的伤害。

  如此,便说明,小师叔可能是看到了什么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东西……

  苏玖退了两步,看向楚洛痕紧盯的位置。

  是一段有关于……祈愿的神文!?

  苏玖瞳孔顿时便是一缩。

  这段神文不存在神性,但又确确实实是天外天的文字!

  也就是说,刻下这段神文的人,很有可能不是天外天的神明!?

  而只是单纯的以祈愿的方式在向天外天求救!不过这人怎么进入到了塔内,又是怎么进行的祈愿?通天塔的材质可不是一般的法宝材质,更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在上面留下痕迹的。

  但偏偏这个人做到了,还是以一己肉体凡胎做到的!

  “吾云崇,以己身为代价,祈得天外天于万年后相助于沧境界,为沧境界保留一线生机。”

  紧接着这句话得后面还有几个只有苏玖和楚洛痕才能看懂得符号……

  苏玖得手指轻轻磋磨过那串看起来奇怪得符号“这个云崇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懂得天外天的文字,又为什么会刻画这些符号?”

  苏玖自从苏醒了之后,便一直认为沧境界只是三千世界中中游水平的世界,他们的文明不算高,倘若修士不飞升,更没有接触其他文明的可能……

  然而如今他们不止知道仙界的存在,甚至还有人知道了仙界之上更有世界……

  苏玖突然对这个云崇有些好奇了。

  楚洛痕这个时候终于开了口“我方才一直都有在想,在想关于云崇的一切……”说到这里楚洛痕突然顿了顿。

  “我怀疑,这个云崇可能早已飞升,只不过他又开辟了一条通往沧境界的通道重新回到了这里……”

  苏玖怔然“这怎么可能!虽然关于云崇的事情能挖掘到的并不多,但之前我们也都知道了,云崇和清辞道君是一代人!清辞道君总不可能在这件事上说谎。”

  楚洛痕深深的看了苏玖一眼“仙人比之肉体凡胎能做的事情可多了,我们宗门那些老前辈们的记忆都能被人人为的修改,你觉得清辞道君的记忆就一定是准的吗?”

  “你再想想之前我们去过的那些密境中,所谓先人所留下的星图,那真的只是一个修士就可以完成过的吗?我记得吞天合并之后天象便已经开始变得混乱不堪了。

  但许多遗迹之中依然有相关于混乱天象的星图,阿玖,你不妨仔细想想,那些我们曾经对不上的细节!”

  是啊,能占卜出万年后混乱天象之人,又怎么可能只是普通的修士。

  天道不会允许这沧境界的卦修算的那么多……

  细思极恐,苏玖已经慢慢的有些认同楚洛痕的想法了,甚至她还想到了另外的一件事。

  天云山!

  “所以天云山,其实是他的仙体所化?”

  楚洛痕点头,“应该是他,他本身就是仙,体内自然蕴藏了先天元气,所以天云山的先天元气才会如此浓郁。”

  “他就不怕被天道发现吗?”

  楚洛痕看了苏玖一眼“是天道的纵容。”

  “纵容!?”

  楚洛痕点头“不然你以为一个仙为何能在沧境界干出了这么多的大事件?我猜那个时候真天道便已经隐隐感觉到假天道的存在了,所以才有了云崇的存在,更或者说,云崇可能本身就是应真天道的求助而来……”

  “为什么不直接求助天外天?”

  楚洛痕浅笑“一个连大世界都算不上的沧境界的天道如何触碰的到天外天?”

  苏玖了然,小世界的天道触碰不到天外天,但仙人又不同,他们至少知道天外天的存在……

  不过想来也是这沧境界的运道好,召来的云崇又是一个刚好懂得神文之人。

  总而言之,万年前便有两拨在对抗。

  假天道,戾为一拨,真天道,云崇又是一拨。

  万年前,落败的无疑是云崇,不过或许他也早就预料到了他会失败,所以在死之前又做了诸多布置,比如通天塔内的求救,比如留给后人警醒的那些星图……

  如此说来,到底谁胜谁负还未可知晓,更或者,万年之后的这一战其实才是决定胜负的最终之战。

  思索间,苏玖又将目光落在了云崇刻写的话的下面一行字之上。

  那行字已经十分模糊,不过不难看出,这应该是属于天外天的回复。

  除此之外,苏玖还从那行字上面感受到了些许熟悉的气息。

  苏玖看了,不由得笑了起来“亏得我刚有记忆之时,还以为这人是为了让我的神格名正言顺,才将我放到这个小世界积累功德。

  没想到,原来竟是他先应了人家的求助,自己又懒得来,这才有了我……”

  苏玖笑得轻松,楚洛痕的眉眼间却是有几分郁气难消。

  “你那时还未化形,他便这般做,你心里不怨恨他吗?”

  “有什么可怨恨的,他至少还应我之约留了你一命不是吗?”

  楚洛痕没有说话,但苏玖总觉得他的心情似乎很差,仿佛有什么难事萦绕在心头。

  苏玖拍了拍楚洛痕的肩膀“走吧,我答应你回去之后找他报仇如何?”

  楚洛痕没有应声,躲过苏玖的手直接走到了前面。

  因为他的步子有些大有些快,竟让苏玖一时间没能追得上他。

  同时,苏玖也并没有看到,楚洛痕眼底的那一抹神伤和微弱的自嘲。

  饶了他一命?那人怎么可能真的饶过他……

  不过也都是他自己选择的,倒也怨不得人。

  ……

  不知道追了多久,苏玖还是追上了楚洛痕。

  而苏玖再看到楚落痕的脸时,他的面色也早已恢复了正常。

  “想什么呢,闷头走了这么远,还走的这么快?”

  楚洛痕抿了抿唇,有些突兀道“阿玖,如果有一天我也像云环翎那般消失了,你也会像想他那般想我吗?”

  苏玖原本还带着几分笑意的眉眼,顿时便沉了下来“楚洛痕,这个假设并不好笑。”

  楚洛痕张了张嘴,最后以“抱歉。”两个字彻底结束了二人之间的谈话。

  随着世间的流淌,苏玖心里早已消了气,只是二人之间始终维持着一种诡异的沉默。

  不过想来也是,二人本就不是多话之人,再加上方才那件事,大概多少都会有些许的尴尬……

  苏玖轻叹了一口气,明明和楚墨瑾那斯是堂兄弟,偏偏这二人没有一点相像之处,一个长袖善舞朋友遍地,一个沉默寡言几乎没有朋友。

  苏玖不禁回忆起了他们很久之前的一次谈话。

  ……

  “你也没比我来的早多少,怎么知道这么多有关于过去的传闻。”

  “是楚墨瑾,我小时候,他总会消失一段时间,每每回来,便会和我说一些他的经历或是听到的一些传闻轶事。”

  ……

  楚墨瑾……

  这个身为她师父的人,她已经好久没见到了,她仔细翻找了一下自己的记忆,上一次见面似乎还是几十年前……楚墨瑾总是漂泊不定,基本除了宁海,谁也不知道他的行踪。

  不过也是,朋友能交遍九州大陆的人,又怎么可能安居于一隅,可惜的是,他们师徒二人怕是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楚墨瑾于她而言虽然是师父,但也是个不怎么负责的师父,就连最初,她学到的那些本事也都是由楚洛痕一手教给她的。

  不过,他虽然作为师父不够合格,苏玖其实还是十分的感谢他,毕竟没有他提供的那些丹药自己可能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想到这个人,苏玖其实还是有些感叹的……

  这个人常年四处乱跑,也不知道这个关头又跑去了哪里,是三大秘境还是降魔之地?更或者有没有来过禁域?

  之前看到那一地尸体中并没有楚墨瑾的,想来应该是没有来过吧。

  就在苏玖的思绪还在天马行空的时候,楚洛痕突然再度开了口。

  “阿玖,我想和你说说话。”

  楚洛痕大概真的很不会表达,即便想要冰雪消融缓解氛围,也表现的奇奇怪怪。

  不过对于苏玖来说,他能开这一句口已是十分难得,甚至可以称得上反常。

  “阿玖,你回到天外天后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他又说了第二句。

  苏玖有些意外“你今天怎么总是提起天外天?”

  楚洛痕浅笑“阿玖,你不会在这个世界久了,就真的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人了吧。

  这个世界的时间对于我们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所以比起这里的记忆,当然是天外天的记忆还要来的更多更深刻。”

  苏玖有些恍然,可能是因为记忆恢复的时间尚短,苏玖对于沧境界还有这很强的眷恋,对于天外天竟是意外的没有那么强的归属心……

  不过想来也是……一个是清清冷冷常年孤寂的天外天,一个是热闹的多彩世界。比起天外天,苏玖觉得自己竟是更喜欢这个世界。

  当然前提是,要将这些垃圾清扫干净。

  想到自己还未回答楚洛痕的问题,苏玖回过神来,低声道“要说回到天外天后做的第一件事……大概是要删减一些回忆镜内的东西……”

  毕竟她一想到自己尚未恢复记忆时干过的一些蠢事就觉得无法忍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