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老公惹不起 第八十一节

小说:神秘老公惹不起 作者:落水缤纷 更新时间:2021-10-10 00:47: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3q中文网

  我的男夫人

  视线渐渐清晰,他终于看清眼前的人,他咽了口口水,低声回道:“啊妖小姐”一出口才知自己的声音嘶哑的厉害

  啊妖端着的是给未安的汤药,这下见未安醒来,连忙坐在他的床前,一脸欣喜:“你醒了?你睡了一天一夜了”

  未安这才明白,作甚自己会腰酸背痛

  他挣扎着爬起来,一头青丝散落着,脸色苍白:“这是哪?”未安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古香古色的房竟也繁华

  啊妖顺着他的目光转了一圈,丢了一个让未安内心泛起涟漪的答案:“花陌楼”

  未安只觉得自己的心颤了一下,然后本能的重复着啊妖的话:“花陌楼?”

  啊妖望着他的目光,坦诚而不隐瞒

  随即微微轻笑:“嗯,正是韵染哥哥的花陌楼,爹爹说,现下京城不安全,让哥哥先送你我到花陌楼,等日后事情解决了再回去”

  未安点点头,可一会又想到了什么似得问道:“你哥哥把我救出来,我父母怎么办?若是皇上知道我不在,他不得杀了我的父母?”

  啊妖似乎知道他会这么问似得,笑道:“你莫要紧张,既然韵染哥哥能救你出来,就一定不会让伯父伯母涉险,其实在外人的眼里,你未安,已经死了”

  未安蹙起眉头,不解问道:“这是。。。何解?”

  啊妖慢慢说来:“韵染哥哥找了个身形跟你无差的人,再用易容术将他易容成你的样子,瞒过了皇上,现在全京城的人都以为,你已经被死了”

  果然如此。。。“那我爹娘他们?”未安松了口气

  “你都死了,伯父伯母对皇上没什么用处,可有可无,所以他们还是安全的”

  未安咳了两下,喉咙干涩,很是难受

  啊妖见他咳,这才想起自己是给他送药的,连忙端起被她放下的药,用勺子滚动着汤碗:“你受了伤,加上舟车劳顿,身子虚得很,这是刚熬好的药,你趁热喝”

  未安看了她一眼,这会倒是不推辞她的好意,顺从的喝她喂得汤药

  之后未安跟啊妖了解了一下,今天是什么日子,结果跟他猜想的一样,他们到西城,是在他行刑的那一晚

  未安知道花冷醉的计划,他会先去子都拿了药,然后再和绎释赶往边疆和他的大军汇合,然后进军京城

  这期间,只需七八天的时间

  啊妖说,花冷醉来信,明日便可到子都,这样算来,未安也只有这几天时间

  但是在这期间,他要如何在茫茫花陌楼寻找一个已经失踪两年的女人,这是个难题,未安有些伤脑经

  虽然有些烦躁,未安脸上却不动声色,对外边的事只字不提,什么也不问,时时刻刻都和啊妖待在一起,和她下棋,和她对诗

  日子过得有些惬意,竟让人产生错觉,只是一对恩爱夫妻

  他们不像是在逃亡和躲难,而是在这个花陌楼,共度余生

  啊妖对未安越来越没防心

  只要未安想做什么,她都会同意

  虽然未安觉得自己很是无耻,但是迫不得已

  因为花韵染不在,这是他最好的机会

  花韵染从未安醒来的那一刻,就不在花陌楼,未安问过啊妖,啊妖说花韵染是回京城去了

  至于回京城做什么,啊妖只是说,要盯着京城里的一举一动

  看来,花韵染是要和花冷醉里应外合

  花陌楼除了见过的啊妖和安可,剩下的都是生面孔,而这些生面孔,还全都是女人,还都是蒙着面,裹着一身黑纱的女人

  未安饶是胆大,也常在半夜,被忽然发亮的眼睛吓得失神

  这花陌楼是鬼屋吧,走动无风声,也不吐呐声息,还是全都是哑巴?

  但是未安看的出来,除了啊妖和安可,这里剩下的女人,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

  一个人若是越沉淀,她的一举一动便更是无声无息

  未安勘察了三天,认真辨认过,这楼里的女人,不下二十个

  其实这倒没给未安多大压力,真正有压力的是这花陌楼,花陌楼若有回廊,走着走着便看到高悬的石壁,一望而下,风声凛立

  这让未安很是好奇,这花陌楼的建筑位置,你说它若是在山谷之后,一定能看见对面不同的景色,可花陌楼,走来走去,都像是在原地打转

  如果不是每次出去都跟着啊妖,未安怕是已经在这迷路

  未安在花陌楼养了三日,身上的伤已经开始愈合,甚至有些已经结疤

  未安正想打听一下外面的消息,却听见安可禀告说,花韵染回来了

  回来了?

  未安一时间有些慌乱,在这时候,花韵染不是应该待在京城的吗?他回来是做什么?

  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还是,他知道了自己的计划?

  未安有些忐忑,和啊妖走在去见花韵染的路上,眼神一直闪烁,紧盯着走

  .

  -->>

  过的路

  啊妖在前面走了一会,忽然停下了脚步,未安没看到,一下子撞了上去,惊慌失措低下头,却对上啊妖抬起的笑目,啊妖笑着伸出手,将未安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十指相扣

  未安一愣。接着笑了出来,带着宠溺的味道

  两人又接着走

  被啊妖牵着,未安没敢四处张望,一直乖乖的跟着她走路,花陌楼的摆设,景点,处处相似,未安也没把握,自己真的能无拦无阻的就走出去

  所以,他必须抓紧时间

  啊妖将他领到一间简洁却不失雅致的的偏厅

  而花韵染就在正中央坐着,俨然一副强者姿态

  未安直直的走进去

  看向坐在主位上的花韵染,其实现在想来,未安从没和花韵染认真照过面,花韵染有些心思,未安容不得,所以一直不待见他

  可他不得不承认,花韵染,的确是世间难得

  花韵染的身边依旧是蒙着面,简洁干练,黑纱裹身的女人

  一红一黑的强烈对比下,越发衬得花韵染姿色天然,占尽风流

  花韵染在品茶,若不是眉间有赶路的疲惫,未安一定觉得他悠闲过自己

  而花韵染的目光只是在他们二人交握的手上停留了一会,他又挪开目光,只是一瞬间,未安便捕捉他,他眼里的厌恶

  所以未安才说,他真的不喜欢花韵染

  起码两个人绝对不能好好的说一句话

  花韵染放下杯子,看着啊妖:“这几日可还习惯?”

  一口亲哥的语气

  啊妖温柔一笑:“哥哥辛苦了,你看你都瘦了”

  瘦个屁,不还跟猪一样,未安不怀好意的想

  花韵染也笑:“为师父办事,应当竭尽全力”

  听到这句,未安忽然有些伤感

  其实花韵染,也是个可怜的人

  他曾经,被抛弃过

  啊妖松开他的手,走到花韵染跟前,伸手去抚平他皱起的眉心:“就算如此,你也不能累着你自己”

  花韵染疼爱啊妖的程度,不亚于花冷醉:“你没事就好”说完这句,这才像是注意到未安一样,视线绕过啊妖,落在未安身上:“未公子,身上的伤可好些?”

  未安立即堆出笑,别的不会,装他最行:“说来惭愧,当日多谢花公子的救命之恩,不然,在下早已经成为刀下冤魂,命丧黄泉”

  花韵染也最不喜欢他这点,明明一无四处,却得他在意的人的目光,他想不明白,怎么也想不明白

  花韵染眯起眼睛,眼角上扬,似笑非笑:“那也是未公子福大命大,命不该绝”福大命大四个字被他咬的很重,似乎跟他有什么仇一样

  未安呵呵笑,像只癞皮狗一样:“那都是托丞相的福,啊妖小姐的福”

  花韵染冷笑,不再理会未安

  啊妖知道花韵染不喜欢未安,知道他是故意刁难他,连忙开口,转移花韵染的注意力:“哥哥,爹爹如何?有传消息给你吗?”

  花韵染又恢复了温暖的笑容:“师父说,未安的东西已经拿到手,他已经出发去边疆”

  未安探长了耳朵听,已经出发去边疆了?也是,他都在花陌楼待了三天了

  啊妖也喜上眉头:“真的?那真是太好了,不久爹爹就能进军京城,到时候就能为爷爷他们报仇了”

  未安握紧了双手,这两个熊孩子

  “呵,如果皇帝不将倾城调离京城,他们还有和师父对抗的资本,可倾城一走,京城已经是囊中之物”倾国怕倾城坏了他的好事,把倾城调离京城,却不成想正好给了空子他们钻

  未安本不想搭话,可心思一出来,怎么也拦不住:“皇上怕王爷为我求情,也怕王爷偷偷救我出去,所以才将王爷调离京城,王爷离开京城,丞相大人的势力一旦到达京城,那边是势如破竹,无人能挡”

  花韵染见他搭话,试探性的问道:“你说这话,是高兴还是悲伤?”

  未安扯开唇无力的笑:“你若说我高兴,我是不太可能的,我和王爷的交情在,即使皇上再怎么陷害我,我也把他当兄弟看过,若说真的。。。真的。。。我。。。”说到最后,未安已经哽咽说不出话

  花韵染如预料中的一样,眉头不自觉的皱起

  他是该怎样理解未安这句话?

  “你若是走的出去,这信你是报还是不报?”花韵染干脆开门见山问他

  未安也不是真傻,他看向花韵染,思忖了会,沉重说道:“报什么呢?再不舍得,也不至于给想要杀了自己的人活下去的机会,我。。。还知道什么是,有仇必报”

  花韵染的眉头松了下来,这时候,他才觉得,未安这人,并不盲目

  花韵染看着未安,莫名的笑了出来

  未安还是真诚的眼神,直直与花韵染对视

  一时间,暗涌横生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