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万人厌 第 1 章 第一章

小说:原来我是万人厌 作者:莲折 更新时间:2021-10-14 02:00: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原来我是万人厌》

  文莲折

  第一章:

  五月的天已经十分炎热,影院里即使开了空调,也驱散不了身上的热意。

  程说宁觉得胸口闷闷的,取完票后闭眼深呼吸几次,那种感觉才消失不见。

  他在周围找了会儿,终于看到被人群挤分散的韩添在不远处站着,拿着手机,脸上带笑。

  程说宁一边对旁边的人说“借过”,一边朝他走去,就在他伸手想打招呼时,头上戴着的鸭舌帽突然被人拿走。

  乌黑的短发和白皙精致到没有一丝瑕疵的脸瞬间暴露出。

  抱着孩子的女人对着孩子的手拍了下,把孩子手里抓着的帽子还给想程说宁,歉意道:“实不好意思,孩子太调皮了。”

  在看到程说宁那张漂亮到不太真切的脸时,她愣住了,下意识道:“是艺人吗?”

  程说宁对接过帽子重新戴好,对女人笑了笑,“不是。”

  女人再次道歉,抱着孩子离开。

  取完票的人检票进了影厅,周围变得不再拥挤,程说宁快步走到韩添身边,见他丝毫没发觉自己过来,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后歪着脑袋看着他:“在看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视线里出现少年笑起来格外温暖乖巧的模样,韩添立刻收起手机,捏了捏他的脸,满脸宠溺道:“刚想给你发消息呢,你就过来了,我们还挺心有灵犀。”

  程说宁站直身体,故作不信:“是吗?”

  “是啊。”韩添重新拿出手机,生怕他不信,把手机展现给他看,上面确实是和他的聊天界面。

  看出韩添有些紧张,程说宁并没有多问,把票递给他,“已经可以检票进去了,走吧。”

  韩添没有接过票,而是拿出纸巾温柔地将程说宁额头上的汗水擦拭掉,然后轻轻地刮了刮他的鼻梁,嗓音低沉道:“小傻瓜,热的满头是汗。早知道不让你跟我一起去取票了,被挤分散了不说,最后还是你去取的票。真没想到这周末人会这么多。”

  程说宁抬头,刚好撞进少年温柔的双眸中。

  他一怔,迅速撇开目光。

  和韩添认识十年,程说宁清楚知道韩添是个脾气火爆的人,对谁都缺乏耐心,只有在他面前,永远是这幅温柔耐心的模样。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陷入韩添的温柔中,喜欢上韩添的了。但这份喜欢被明着暗示许多次,也没得到任何回应。

  想到这里,程说宁那颗微微加速跳动的心冷静下来,把票塞进韩添手里,拉着他往检票口走去。

  “电影快开始了,我们赶紧进去。”

  韩添任他拉着走,并没注意到他有什么不对,看了眼手中的票,笑道:“还有时间,不用着急。我是5排12号……”

  他突然一顿,抓住程说宁的手,把他拉到自己面前,凑在他耳边道:“宁宁,你是5排几号?”

  炙热的呼吸洒在耳朵上,程说宁对于这份突如其来的暧昧有些不自在。

  他捂住耳朵,远离韩添后才回答:“5排13号。”

  韩添语气里满是惋惜:“那我应该买14号的,这样和宁宁加起来就是一生一世了,好可惜。”

  那实在不像是说谎的语气让程说宁有些恍然,几乎想顺着他这句话问清他的意思,最终还是被理智拉了回来,解释道:“买的时候这排只有这两个位置了。”

  问了也只会得到一句模棱两可的回答。

  “等我进去了和14号的换个位置。”韩添抬手揉了揉程说宁的头发说。

  程说宁没有说话,检票后直接往三号影厅走去。

  影厅里已经关了灯,正在播放广告,周围昏暗一片,程说宁找到第五排,弯腰小心翼翼地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

  右手边14号已经有人坐着了,刚好在程说宁看去时,银幕亮起白色的光,将少年面无表情注视着银幕的模样照出。

  那张脸只要见过就不会忘记,程说宁瞬间认出少年是谁。

  ——他的同桌徐望知。

  转来他们学校不过两月,考试从来没下过720分,一直稳居年级第一。他性子冷,从来不和同学一起出去玩,没有朋友,听说整天闷在家里刷题。

  所以在这里碰到徐望知,程说宁有些意外。

  “宁宁,和我换下位置。”韩添碰了碰他的手臂,程说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在盯着对方,收回目光,和韩添换了位置。

  “你好,换个位置可以吗?我在12号坐。”

  “我可以给你钱,你和我换一下可以吗?”

  “我想坐在14号,你可以开价,但别不理人可以吗?”

  “……”

  无论说什么都没得到任何回应,压着嗓子说话的韩添不耐烦了,扯了扯领带,脸都臭了起来。

  程说宁拉住他,低声说:“就这样坐吧。”

  这句话才刚说完,他就感觉有灼热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微微抬头,看到了少年那双深沉令人捉摸不透的眼睛。

  正犹豫是不是认出自己是谁,要不要打个招呼时,对方已经扭头看回银幕。

  几秒后,少年冷淡到没有一丝起伏的声音响起:“不换。”

  反应过来这两个字是对之前那些话的回答,韩添脾气一下子上来:“不换就不换,你一开始没长嘴?不会说?”

  徐望知没理韩添,像是听不见他说话一样。

  程说宁劝道:“我们换回来吧,这样看也挺好的,别生气。”

  韩添顿时不气了,和他换了回来,温声道:“听宁宁的,不和这种人计较。”

  身边的人又看了过来,视线太过于强烈,让人不容忽视。

  程说宁不是那种会动不动紧张的性格,但在徐望知的目光下,反射性绷直了身体,没回答韩添的话,认真看着电影分散注意力。

  是部爱情片,讲的是暗恋的故事,女主比他还惨,暗恋了18年都没得到任何回应。

  电影播放到十分钟的时候,韩添在程说宁耳边说:“我去一下洗手间,你在这里等我。”

  程说宁点头应了一声“好”。

  *

  从影厅出来,韩添快速走到电梯前,才刚按下电梯,就被身后的一双手紧紧搂住了。

  来人在他耳边笑着吹气:“等你好久了,可算来了。”

  韩添把人拉到旁边,看着眼前的人。

  他戴着紫色的鸭舌帽,看不清脸,只露出下巴,在感觉到韩添的目光时抬起头。

  原本清秀的面容因为那一双满含笑意的桃花眼变得勾人无比。

  脑海里浮现程说宁那张精致的脸,韩添笑了一声,捏住程孟的下巴,“这才多久,就迫不及待了?”

  比起平日里乖巧到有些无趣的程说宁,他还是更喜欢程孟这种,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程孟没说话,上前勾住韩添的脖子,凑上自己的唇。

  一吻结束,他把玩着韩添的头发,“你这么过来,不怕那傻子发现?他要是知道你表面和他一起看电影,实际是来和我做这种事,会气死的。”

  韩添满不在乎道:“你都说他是傻子了,怎么可能会发现,再说我演技这么好,不可能被发现。”

  程孟意味深长地问:“那你觉得我和程说宁谁带这帽子更好看?”

  搂着他的少年并没正面回答,只抚摸着他的脸,道:“不要问这么幼稚的问题。”

  程孟狠咬了韩添耳朵一下,“你都已经送了我和他一样的帽子,还害怕他知道?”

  外面突然响起由远及近的脚步声,韩添推开近在咫尺的程孟,看了外面一眼。

  什么人都没有,只有远处的门口站着工作人员。

  韩添退回,捧起程孟的脸,吻了下去。

  影厅外安静无比,影厅内因为电影进行到高潮剧情变得吵闹起来,大部分人都在骂着男主是个傻逼渣男。

  程说宁看了眼手表,已经过去快二十分钟了,韩添还没回来。

  他拿起手机,准备发短信询问时,倏然听见一道清冷的声音:“借过。”

  程说宁下意识把脚收回。

  来人走到他身边坐下,是前不久也出去了的徐望知。

  程说宁想到什么,微微凑近徐望知,压低嗓音问他:“徐望知,你刚刚去卫生间有看到我朋友吗?”

  对方没有回答,程说宁微微偏头。

  少年手撑着半边脸颊,坐姿有些慵懒,神色却无比冰冷,此刻正盯着他,眼底晦暗不明。

  虽然同桌两个月,但两人没什么交流。

  程说宁以为他不认识自己,摸了摸鼻子,刚坐直身体,听见他说:“没有。”

  这句话说完后,他就起身离开了,速度快的没给程说宁任何反应。

  程说宁觉得他有些奇怪,也没多想,又等了韩添十分钟,最后还是出了影厅给韩添打去电话。

  无人接听。

  担心韩添出事,程说宁去洗手间找了一下,并没找到,只能继续给韩添打电话,这一次电话很快被接听了。

  “你去哪里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韩添有些奇怪的声音:“我肚子疼,出来卖药了,马上就回去了,你认真看,我还等着你给我讲漏掉的剧情。”

  程说宁担心道:“电影不看了,我和你一起去医院。”

  他没听见韩添的回答,倒是听见了一道清楚的喘-息。

  程说宁一怔,“什么声音?韩添?”

  “我肚子疼发出来的,现在吃了药已经好很多了,正在坐电梯。”韩添紧紧地捂住程孟的嘴,嗓音温柔地对手机道,“宁宁,你是在担心我吗?”

  “担心。我在电梯旁这里等你。”程说宁如实说完,挂断电话,往电梯走去。

  结果还没走两步,忽然被人从背后狠狠一撞,直接倒在地上。

  “妈的,不长眼啊?”男人粗犷暴躁的声音响起。

  额头疼的厉害,耳边嗡嗡的,程说宁睁开眼,发现眼前一片漆黑。

  他挣扎着想要从地上起来,却因为身体无力再次趴在地上。

  这次程说宁不敢再动,抬手摸了摸额头疼的地方,努力眨眼许久才看清了自己的手。

  一片血色。

  还没反应过来,耳鸣骤然加重。

  程说宁脸色苍白地摇了摇头,直到好了一些后,才从地上缓慢爬起来。

  刚刚那一摔,摔得他大脑昏沉,四肢发软,站起来还没几秒,再次腿软往后跌去。

  已经发现这边出事,正在赶来的工作人员看到他再次往后摔去,尖叫起来。

  程说宁紧紧闭上眼,等待着疼痛袭来。

  但这一次不再是冰冷的地面,而是温暖的怀抱。

  他想睁眼道谢,却无法睁开,最后不受控制地陷入了昏迷。

  *

  消毒水的味道萦绕在鼻尖,程说宁睁开眼,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模糊的视线才开始清晰。

  他才从床上坐直身体,就被人按住了:“宁宁,不要动。”

  是韩添。

  程说宁大脑发沉,发现自己输着液,看向韩添,有点记不清发生了什么,哑声道:“我怎么在医院?”

  他脸色苍白虚弱,嘴唇没一点血色。

  韩添紧张道:“你额头有伤,不能乱动。”

  之前记忆一点点回笼,程说宁揉了揉眼睛,不记得最后是谁把自己扶住了,以为是韩添:“是你扶住我,把我送医院来的吗?”

  “嗯?扶?送医院是别……对,是我扶着你,带你来医院的。”想说出来的话倏然改了口,韩添盯着程说宁的眼睛说,“当时你那样子都快吓死我了,太不小心了,小傻瓜。你放心,我已经让人去找凶手了,他跑不掉的。”

  猝不及防对上他那双充满担忧的眼睛,程说宁忍不住笑了起来,认真开口:“韩添,你是在担心我吗?”

  “不担心你我还会坐在这里等你醒吗。”韩添被他那股子认真劲逗得失笑。

  程说宁还没来得及开心,忽然听见与韩添一样的声音说出了另一些话:说你傻你也是真傻,看个电影都能被人撞到。要不是你,我现在都在家里睡懒觉了,娇气精。

  娇气精三个字让程说宁一怔,大脑有些空白,放在被子上的手忍不住抓紧被子,因为太过用力,白皙的手背上青筋跳起。

  好半天,他才用一种看陌生人般的眼神看着韩添问:“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