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万人厌 第 4 章 第四章[修]

小说:原来我是万人厌 作者:莲折 更新时间:2021-10-14 02:00: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说是觉得抱歉,他的眼底却满是嘲讽,恶意也毫不掩饰。

  病房里安静下来,只剩门外人路过时发出的脚步声。

  程说宁还没说话,韩添就已经气急败坏地抓着程孟的手臂,要把他扯出去。

  手臂上的力道太重,程孟挣扎了一下没挣开,对上韩添警告的目光咧嘴一笑,狠狠推开韩添,抚平自己有些褶皱的衣服。

  他很自然地坐在旁边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用手撑着下巴看向程说宁,慢悠悠地说:“怎么不说话了弟弟?我有哪句话戳你心窝子了吗?不好意思啊,你知道我这人平时话少,不太会说话。”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没人想听你说话。”程说宁把手中的碗放在桌上,对程孟这种阴阳怪气已经习以为常,知道什么样态度最能气到他,淡笑道,“白菊和你更配,送我不如送你自己,一朵太少,可以多去买几朵。”

  从有记忆起,程孟很厌恶他。

  小时候程说宁并不懂什么是讨厌,天天跟在程孟身后叫他“哥哥”,想和他一起玩。

  但每次都被程孟推开,狠骂一顿,甚至希望他早点死掉。

  明白程孟是真的讨厌自己后,程说宁不再接触程孟,而程孟却一反常态,抓住什么值得嘲讽他的机会,就会阴阳怪气起来。

  程孟脸上笑容微僵,他将刘海往后捋去,低低地笑出声:“看来弟弟是不喜欢我送的这一朵。那我衣服上这朵怎么样?弟弟喜欢吗?”

  程说宁没去看他,拿起桌上放着的书打开:“很配你,眼光不错。”

  程孟还要说什么,韩添不耐烦地吼出声:“有完没完?宁宁需要休息,给我滚出去。”

  程孟站起身:“那我就不打扰了。弟弟要记得好好休息,把头上的伤养好哦。”

  这话听起来十分怪异,程说宁看向程孟,对上了他那双充满虚假笑意的眼睛。

  ‘真可惜,只是额头受伤了,为什么你没被那人撞死呢。看来我还是需要加把力,下次努力让你下不了床。’

  阴测测的声音让程说宁瞳孔微缩。

  他之前还在奇怪,影院走廊那么宽敞,怎么会有人把他撞倒,现在明白了。

  那人完全是程孟找来的,故意撞他的。

  “还不赶紧滚。”看程孟还没离开,韩添怒不可遏地拿起椅子要往他头上砸。

  程孟转过身:“那我走了,弟弟。”

  “站住。”程说宁合上书,淡声开口,“把你的东西带走。”

  程孟步伐一顿,扭头笑道,“什么东西……”

  在看到床上坐着的少年满脸冷漠时,程孟挑挑眉,有些诧异:“弟弟是生气了吗?”

  之前他再怎么嘲讽程说宁,也没见程说宁这么冷漠。

  程说宁没有理他,微微垂眸看着地上被踩烂的花。

  没有人能看到他脸上的神色。

  韩添椅子都快举累了,扔在地上,瞥了程说宁一眼,不耐烦催促:“你耳朵聋了?还不赶紧捡起来你的花滚蛋?”

  程孟蹲下身,捡起地上的花,刚站起身准备走,就听见少年淡声道:“捡干净。”

  地上散落了几片花瓣,十分明显。

  握着花的手一紧,程孟差点没忍住直接把手上的花甩在程说宁头上。

  他气极反笑,再次蹲下身,捡起来地上的花瓣后还拿卫生纸把地面擦拭干净,抬头看着程说宁,“可以了吗?弟弟可真有福气,有人守着,我要是不做,估计要被打死吧。”

  程说宁眼里毫无波澜,像是没听见他阴阳怪气的话般,拿过书打开继续看,“你可以走了。”

  那冷淡像是打发什么无关紧要人的语气让程孟的手指瞬间收紧,花在掌心里几乎被握烂,他咬牙切齿地起身离开了,关门时故意用了很大的劲。

  “砰”的一声,震耳欲聋,却并未惊扰到床上的少年。

  韩添往外走去,“宁宁,我去看看他走没走,太过分了。”

  程说宁翻了一页书,“嗯”了一声,始终很平静。

  韩添走到门口停了,看了眼程说宁,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出了病房。

  *

  程孟就坐在医院门口的椅子上等着,似乎猜到韩添会过来一样。

  韩添走过去坐在他身侧,神色有些暴躁地问:“你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过来?还整这么一出?”

  程孟懒洋洋地说:“还不是怕不来看他,爸妈要说我没良心了。”

  “你送他白菊什么意思?你就这么讨厌他?”韩添问,“还恨不得他死?”

  “你这句话你问我?”程孟忍俊不禁,“你自己不是也讨厌他吗?”

  “那不一样,我只是有点嫌他麻烦而已。”韩添皱眉,心里有些不快。

  程孟说的是实话,可他为什么听着这么不爽呢,按理来说应该不会这样子的。

  “是啊,我讨厌他,我天天恨不得他立刻死,消失在我面前。可惜,祈祷了十几年,也没任何作用。”程孟勾住韩添的脖子,“别那么生气啊,是要我哄哄你吗?”

  他亲了亲韩添的脸,推开韩添,“好了,别生气了,我要回去了。我今天过来其实就是觉得你陪他那么久,害得我都看不到你,心里有些委屈,所以才忍不住跑过来看看你。”

  韩添冷冷地盯着他,片刻后骤然一笑,摸了摸程孟的脑袋,“下次不许在这样来了,都没通知我,害得我措手不及。现在看到我了,回去吧。”

  程孟把手中的花丢进垃圾桶里,拍了拍手,临走前留下一句话:“他好像不一样了,该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看看他今天对我的那种态度,啧,之前可从来不会这样。”

  这句话让韩添心下一惊,立刻回了病房。

  少年不知何时下了床,站在窗前,看着外面。

  金灿灿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将黑色的短发渡了一层光,看着十分耀眼。

  他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唇角微微上扬,精致白净的侧脸看着无比乖巧。

  韩添不禁跟着笑起来,走过去,捏了捏程说宁光滑柔嫩的脸颊,“宁宁,在看什么?”

  “没什么。”程说宁转身,脸上笑容淡了很多,拿下韩添的手,“你回学校上课吧。”

  韩添想到程孟说的话,别扭说:“我已经请假了,这一周我陪着你。”

  程说宁“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过度的安静与沉默让韩添无比不自在,主动开了话题:“刚刚出去没看到程孟,下次再看到他,我一定不让他好过。宁宁,这次你别劝我了,程孟这人就是欠揍。”

  想象中的劝说并没有听见,韩添抬头,见程说宁在看手机,喊了一声:“宁宁?你听到我刚刚说的话了吗?”

  “听到了。”程说宁语气毫无起伏,“怎么了?”

  “没,就是之前你老劝我别对程孟怎么样,我还以为这次你又会说呢。”韩添握紧拳头,“他太过分了,这次我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他,就算宁宁你让我别理他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程说宁沉吟片刻,对韩添温柔地笑了笑,“那你打算怎么对他?”

  万万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句,韩添怔住了,反应过来认真道:“揍他一顿,让他给你道歉。”

  程说宁颔首,根本不信韩添的话,继续看手机。

  班群里的人活跃异常,程说宁不由自主地点开了徐望知的头像。

  是一把绿色的伞,看着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为什么眼熟了。

  *

  一星期后,程说宁出院了。

  这天韩添没有来,是出差回来的周寻渡过来接他的。

  穿着黑色西装,戴着眼镜男人从车上下来,俊美的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气质优雅矜贵,停在程说宁面前时吸引了许多人目光。

  “瘦了很多,没能回来照顾你,抱歉。”周寻渡揉了揉程说宁的脑袋,满眼心疼。

  程说宁摇摇头,“不用道歉,周大哥,我已经没事了。”

  和周寻渡相识到这么多年,他一直很温柔体贴,耐心沉稳,任何人发现不了的小细节他都能发现,

  程说宁碰到什么解决不了、苦恼的事情都会找他。他会在仔细倾听完后安慰他,哄他高兴,然后帮他一起想办法解决。

  周寻渡要去开副驾驶门,程说宁见状先他一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周寻渡收回手,看着程说宁,镜片后狭长的双眸轻弯,叹息一声,意味深长地说:“阿宁长大了。”

  程说宁把头上的鸭舌帽拿下,闻反驳道:“我本来就不是小孩子了。”

  周寻渡笑了笑,眉目宠溺地关上车门,坐在驾驶位后把准备好的零食递给程说宁,“我带你去吃饭,想吃什么?”

  程说宁没什么食欲,连看平时自己喜欢吃的零食都没兴趣。

  他把帽子放在一边,拆开了一个话梅放入口中,在下意识也想给周寻渡一个的时候,发觉这个动作有些过于亲密。

  想到韩添那些话,还是停下了。

  “这个是给我吃的吗?”周寻渡一眼看出他的退缩,笑了笑,凑近程说宁。

  温热的气息袭来,程说宁一怔,抬眸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脸,不禁往后退了一下,想拉开距离。

  这个明显的小动作没逃过周寻渡的眼睛,他并未在意,将副驾的安全带扣好后看了一眼程说宁拿着的话梅,没有说话,却有所示意。

  ‘难道不是要给我吃的?’

  那句心里所想的话让程说宁反应过来,把话梅拆开后放在他唇边,见他咬住了,迅速收回手。

  “我不在的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吗?和韩添他们吵架了?”车子启动,周寻渡轻声开口。

  “没有。”程说宁低声道,看向窗外。

  等绿灯的时候,周寻渡偏头看向身边的人,嗓音柔和道:“宁宁,有什么事儿不要藏在心里,憋久了会憋坏的。”

  程说宁沉默不语地打开车窗。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风,少年的刘海被吹的无比凌乱,他微微眯起眼睛,看着路上的行人,轻笑一声,语气充满疑惑:“周大哥讨厌我吗?你们是不是都挺讨厌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