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万人厌 第 7 章 第七章

小说:原来我是万人厌 作者:莲折 更新时间:2021-10-14 02:00: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程说宁带你来的?”程孟嗤笑一声,打量了周围一眼,目光落在店里坐着的两人身上。

  一个是学校里有名的人——程说宁的同桌,因为那张好看的脸,让他记忆深刻。

  还有一个戴着帽子遮住了脸,低着头,什么都看不到。

  韩添没回答,算作默认,喊了一句:“老板,来两份牛肉面。”

  正在后厨的老板大声道:“牛肉面没有了。”

  “开店还能缺东西?”程孟本来就不爽,这下彻底不想留在这里了,扭头就走,“那不吃了,换一家。”

  “他家平时人少,准备的食材很少,也正常。其他的也好吃,真的,来都来了,尝尝。”韩添安抚地摸了摸程孟的脑袋,拉住他点了两份番茄面,坐在一边。

  那样温柔哄人的声音程说宁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韩添和平时他那么讨厌的程孟坐在一起吃饭,动作亲密无间,像是兄弟,更似……情侣。

  程说宁把帽子压低了一些,完全遮住自己的脸,微微抿唇。

  牛肉面很快上来,香味在四周弥漫着。

  看着碗里的大块牛肉,程说宁肚子已经饿的绞痛,但没什么食欲。

  他想起身离开,又觉得这牛肉面浪费,纠结间,眼前出现一双被拆开的一次性筷子。

  拿着筷子那只手修长白皙,手背上青筋清楚可见,是一双只要一出现就会立刻将人目光夺去的手。

  程说宁伸出双手接过,“谢谢你。”

  徐望知并没有回头:“牛肉,谢谢。”

  程说宁笑笑:“本来就该是你的,不用谢。”

  徐望知没有说话。

  这顿饭吃的异常沉默,隔壁桌却聊的热火朝天。

  他们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所以程说宁能轻易听见他们说了什么。

  聊学校、还聊起了李晟斐,听着程孟和李晟斐关系也不错。

  程说宁吃了一口面,软嫩q弹,味道很好。

  紧接着,他就听见程孟提起了他。

  用一种鄙夷轻蔑的语气喊他“傻子”,而韩添一点反应都没,似乎早就听习惯了这个称呼。

  程说宁目光落在对面的冰箱上。

  他想他现在应该去拿出冰箱里的水,狠狠泼在韩添脸上,问他这样有意思吗。

  讨厌就是讨厌,喜欢就是喜欢,为什么心里那么讨厌,面上却装作那么喜欢。

  胸口压抑的厉害,呼吸有几分困难,程说宁第一次清楚的知道,原来对人的好是真的可以完美伪装出的。

  他怕自己继续留在这里真的会做出那种疯狂的事,于是放下筷子,将帽子完全压下后低头走了出去。

  门上铃铛轻响,老板抬头看了一眼,喊道:“谢谢光临,欢迎下次再来。”

  少年并没有给出回应,头也不回地离去。

  *

  程说宁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面馆不远处踢着石子玩。

  他在等徐望知出来,把帽子还给他。

  没几秒,徐望知就从面馆走了出来,像是能猜到程说宁没走一样,看见他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给你。”程说宁摘下帽子,递给徐望知,唇角上扬,“今天谢谢你啦。”

  他也没有问徐望知怎么会知道自己不想被那两个人看到。

  徐望知重新把帽子戴回头上,看着程说宁,幽深毫无波澜的眼底映出他头发有些凌乱的模样。

  那样强烈的目光根本无法让人忽视,程说宁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对上徐望知的眼睛,听见一句:‘头发乱了。’

  同时他也成功在对方眼底里看到了自己卷翘的刘海,显得整个人都有些呆呆的,连忙整理好,往前面走去。

  巷子里只剩他们两人的脚步声回荡着。

  空气燥热,走了几分钟,程说宁就出了汗,呼吸也有些急促。

  他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徐望知,发现对方像是感觉不到热一样,呼吸平稳,神色依旧。

  程说宁放慢了步伐,想到面馆的事,轻声问:“你是怎么知道这家面馆的?”

  正中午,阳光从上方落下,整个巷子变得明亮起来,温度也迅速高升。

  程说宁被晒得脸颊滚烫,忍不住躲进了阴影里,用手在脸颊旁挥了挥,试图驱散一些热意。

  徐望知没再继续前行,站在程说宁不远处,看着他。

  少年被热红了脸,呼吸也明显乱了,汗水顺着下巴滑落至纤细白皙的脖颈上,再到锁骨,最终没入衣服中。

  他像是注意到了徐望知的目光,偏头看来,随即笑了笑。

  那张漂亮精致的脸因为这一笑变得乖巧温软起来,让人有种想要上前抚摸寻求真实感的冲动。

  心脏像是失去了控制的锁链,加速跳动到疯狂。

  徐望知收回目光,走过去再次将帽子扣在了程说宁的脑袋上,“戴着。”

  他声音有些沙哑,双眸黑沉的可怕,眼底是种让人捉摸不透的复杂情绪。

  程说宁对上他的眼睛就下意识挪开了,把帽子扶正,觉得他有些怪怪的,犹豫道:“帽子给我,你……”

  没等他说完,徐望知已经抬脚往前走去。

  程说宁一边追上一边道谢。

  但他没徐望知高,走得再快也很轻易被徐望知甩开,等到后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徐望知走出巷子,身影消失不见。

  程说宁深吸一口气,步伐再次加快,出巷子的那一刻,看见了背对着他的少年,微微一怔。

  他还以为徐望知已经走了,但没想到在等自己。

  欣喜像是破了罐的糖,满心间,连程说宁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过度开心。

  听见动静,确定人追上来后,徐望知继续往前走去,只是这次步伐慢了许多,程说宁能轻松跟上。

  两人并排走着,徐望知忽然开口:“这家面馆我从小吃到大。”

  反应过来这是在回答之前自己问的那个问题,程说宁笑道:“你之前在这附近住吗?”

  “嗯。”

  “真好。”程说宁伸了个懒腰,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缓缓地问,“徐望知,你为什么会讨厌一个人又喜欢一个人?”

  他实在不明白韩添这个人。

  之前或许还能看破韩添,但自从能听见韩添的心声后,他反而看不破了。

  “我不会讨厌我喜欢的人。”徐望知步伐一顿,扭头看着程说宁道。

  程说宁忍俊不禁:“是啊,确实是这样,是我比较糊涂。”

  韩添对他是没有喜欢的,从一开始就是讨厌,所以才会伪装出喜欢,就是想骗骗他而已。

  两人之后没有再交流,无形中却像有着某种默契般,一前一后,距离不超过一米地回到了学校中。

  程说宁没有回教室,拐去了学校小卖铺买了两瓶酸奶,付钱的时候一只手先他一步递过去了钱,“和我的一起。”

  熟悉的声音让程说宁有些惊讶地抬头,对上了一张充满笑容的脸,“宁宁,好巧啊。”

  穿着运动装的少年有着一张娃娃脸,笑得阳光开朗,捧起程说宁的脸一个劲地揉了起来,直到把程说宁的脸揉红了才松开手,露出一副恶作剧得逞的笑,“一个星期不见了,有没有想我?”

  “什么时候回到学校的。”程说宁有些无奈,看了收银员一眼,把钱递过去,“还是分开吧。”

  “干嘛要分开,一起一起。”李晟斐故作不高兴,“宁宁,你这就是不把我当朋友。”

  没等他说完话,程说宁已经给了钱,拿起酸奶往外面走去了,“我在外面等你。”

  李晟斐买的东西有些多,见他跑那么快有些生气,露出自己的肌肉,变相的告诉程说宁“等会有你好看”。

  程说宁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拆开一瓶酸奶,喝了起来,丝毫不怕李晟斐的警告。

  李晟斐结完账就板着张脸走了过来,看到桌上另一瓶酸奶,冷哼道:“另一瓶酸奶给韩添的?说起来怎么没看见韩添和你在一起?他让你一个人过来买东西?好呀,这个韩添。”

  “不是给他的。”程说宁摇摇头,又返回小卖铺买了瓶酸奶递给李晟斐,“这次比赛怎么样?”

  “比往常难一些。”李晟斐接过酸奶,脸上总算出现笑容,突然想起什么,将口袋里准备好的礼物递给程说宁,“给,那边买的纪念品。”

  那是一只棕色的小熊挂件,咧嘴笑着,看着极为可爱。

  李晟斐说:“看着特别像你,就买下来了。说是幸运小熊,带上能增加好运。”

  程说宁接过道谢。

  李晟斐多少能感觉出程说宁聊天的兴致不大,起身把零食塞进程说宁的怀里,“带着零食回教室吧,我跟他们约了打球。”

  以往他都会让程说宁去看球,这次也没让了。

  程说宁把东西还给他,“你拿去和你的同学一起吃吧,我不吃。”

  “本来就是买给你的,不许拒绝。”李晟斐用手指轻轻地弹了下他的脑袋,算作拒绝的惩罚,然后转身就溜了。

  程说宁揉了揉脑袋,只能提着零食离开。

  目送程说宁离开,不远处的李晟斐拨通了韩添的电话质问,“你怎么没跟宁宁在一起?”

  “你回来碰到他了?最近他不知道怎么了,变得奇奇怪怪的,对我爱答不理起来了。”韩添有些烦躁地吐槽。

  “那你不会哄着?”李晟斐皱眉。

  “我可没你李大少爷会哄人,简直就是哄人一把手。”韩添嘲讽道,“我各种好话都说尽了,对我还是那个冷漠的态度。在医院你们没来,我一个人尽心尽力照顾他,出院了还疏离我了,你说有这样的事吗?我又不是他仆人他对我这样子。”

  “别说那么多废话,你现在在哪呢?”

  *

  徐望知不在教室,程说宁把手中的酸奶放在他的桌上,趴在自己桌上睡了过去。

  直到迷迷糊糊听见旁边有动静,微微睁开眼,有些茫然地看着身边的人。

  徐望知动作一顿,低头看着坐在椅子上,仰头看着自己的人。

  白净的脸上满是刚睡醒的慵懒与迷糊,长睫轻轻眨动着,像一只刚睡醒不清楚情况,所以不敢乱动的兔子。

  程说宁逐渐清醒,目光落在徐望知手上拿着的酸奶上,“你不喝吗?”

  徐望知冷淡道:“不知道是谁的。”

  程说宁打了个哈欠,眼角有些微红,想到徐望知似乎一直不接受别人送的东西,含糊道:“我……给你买的,谢谢你之前的帮助。”

  原本还想把酸奶放在讲台上,让给酸奶的人自行领走,闻,拿着酸奶的手微微收紧,徐望知看着程说宁,“你买的?”

  程说宁点点头。

  徐望知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他没有喝,而是把酸奶小心翼翼地放进桌子里。

  程说宁欲又止,过了一会儿才问出声:“你不喜欢草莓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