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 第 63 章 末日审判[5]

小说:[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 作者:半只肉球 更新时间:2021-11-27 11:16: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怀中少年的身体逐渐变得冰冷,男人仍然维持抱着他的姿势,眼神空洞。

  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二次看着他死在自己面前……不,第二次亲手杀了他。

  克劳斯知道这是错误的,不断的相遇,不断的分离,他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会感到筋疲力尽,然后放弃。

  但他更加害怕的是,把这颗照亮自己世界的耀眼星星弄丢了。

  那样的话,就再没有人爱他了。

  在找西蒙的时候,克劳斯像个没有目的地的旅人一样,跑了大半个地球,才在俄罗斯的一个偏僻小村落里找到他。

  当时的他因为长期受到父亲的虐待的关系,戒心很重,像只见到人就发出低吼声的小恶犬。

  遍体鳞伤的恶犬。

  但只要抱着善意的对他伸出手,就会犹豫不定的看着你,然后慢慢凑近,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你的掌心。

  克劳斯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跑快点,没有早点找到他,把他泥泞里救出来,舔舐他的伤口。

  恶魔用人类的身份小心翼翼地接近他,待他撤下了心防后,才表明自己真正的身份,向他发出订立契约的邀请。

  契约是把少年捆绑在身边的最安全做法,不这样做的话,克劳斯没办法放心,因为他随时都有可能被别的恶魔夺走。

  虽然他不觉得会有恶魔敢在他眼皮底子下抢人,但少年的灵魂对恶魔而有多吸引,他再清楚不过。

  嫉妒心重的恶魔,只想将宝藏占为己有,带在身边。

  坦白的那刻,克劳斯已经做好了少年会把他推开的准备,毕竟少年没有跟他的相关记忆,一般人对于超乎想象的东西都是畏惧的。

  但冥冥之中,少年爱着他的那部份好像融入了灵魂里面,也跟着一起转生。

  那双看着他的眼睛里,没有恐惧,只是如实地映着他的身影。

  少年问:“只要订立契约的话,克劳斯就不会离开我,是吗?”

  少年的眼神明确地告诉他,他并不介意他是人类还是恶魔,他只关心他在不在自己的身边。

  克劳斯强忍着,才没有把真相告诉他。

  他不需要知道他走了多远的路才找到他,也不需要知道,下辈子的相遇可能是遥遥无期的。

  这些事情,由他一个人来背负好了。

  恶魔说:“我会追随你,直到死亡。”

  少年以为克劳斯说的死亡是指他的死亡,又或者,这只是为了哄他订契约而作出的虚假承诺。

  殊不知,克劳斯说的是自己的死亡。

  他会追随这颗灵魂,直到他被毁灭的那天。

  得到了恶魔的保证后,少年从警戒心强的恶犬变成一只热情的大狗狗,毫无顾忌地奉上自己的一切,包括灵魂。

  他们是主人和仆人,也是彼此相爱的恋人。

  而克劳斯的确也履行了他的诺,追随他直到死亡。

  他埋葬了少年,并且给他起了一个无名的墓碑。

  只要灵魂犹在,就不算真正的死亡,所以克劳斯没有把他的名字刻上去。

  经过拉斐尔的净化后,他的灵魂会转生,成为另一个人。但同时,少年也会失去所有前世的记忆,彻底的忘了跟他相关的事情。

  他将会是个跟雅各布和西蒙都完全不一样的人,他也可能是个“她”。

  但是肉体死亡后,灵魂不一定能立即转生,不然这个世界的人口早就饱和了,所以当克劳斯夺取少年的灵魂同时,他也是在赌博。

  克劳斯在赌,少年不会让他等太久。

  如果少年变成了一个恶劣的人,他会不会还爱这个人——克劳斯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

  而事实证明,他爱上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颗灵魂。

  灵魂的某些特质,是不会变的。

  ……

  因为受到新来的同事迪克·格雷森的拜托,克劳斯在下班后到布鲁德海文中央车站接……拦接他的弟弟杰森。

  恶魔的性格里可没有“助人为快乐之本”这一项,但是在听见迪克说他的弟弟叫“杰森”时,克劳斯鬼使神差地答应下来了。

  杰森,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他明知道迪克的弟弟就是他要找的人的机会微乎其微,却还是不愿意放过。

  对克劳斯而,“杰森”这个名字有着特别的意义。

  一般而,恶魔不需要休息或者睡觉,但如果醒着的时候没事情做的话,克劳斯还是会小休片刻。

  有时候在他睡着了,就会听见有人在喊他。

  是断断续续的字句,像“克劳斯”、“杰森”、“等我”。

  克劳斯对于自己是怎么从利维坦变成现在的样子已经没有多少的记忆了,他唯一记得的,就是好像曾经有一个记不清面容的人跑到他面前说了一堆话。

  这段毫无根据的记忆就像那个从不存在的好友一样,令人摸不着头脑,可是又十分在意。

  是幻觉吗?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克劳斯”和“杰森”?

  他问拉斐尔认不认识一个叫杰森的人,他又摇头说天堂里可没有一个叫杰森的天使。

  梦里的声音、破碎的画面,在布鲁德海文中央车站看见那个把自己藏在人群里的少年时,倏然凑在一起,像萌芽的枝叶一样纠缠,互相修补,形成完整的片段。

  昏暗的世界豁然开朗,胸膛里的心脏炽热得快爆炸,灵魂在为重逢而颤抖着。

  这个仍懵懂不知的少年,以后会成长为那个穿越时光隧道来找他的青年。

  即使那时候作为利维坦的他完全不理解这些话的含义,不懂“爱”为何物,却一直刻在记忆里。

  在接触到阳光之前,黑暗生物一直以为那灿烂的光线会把他灼伤。真正接触到的时候,却发现阳光并不会伤害他,还带来了一种让他无所适从的温暖。

  他不应该活在阳光之下,但阳光强行闯进他的世界。所以他一直都记得,第一次接触阳光的感觉。

  回忆里的杰森,比现在成熟许多,体格和面容更接近成年人,锐利的轮廓完全褪去了生涩的气息,那是被磨练出来的棱角。

  他想,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他一直以为是他在找杰森,但原来在更早更早——在我还未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找到了我。

  然后,比我更早说出“我爱你。”

  他找了几十年的人,带着千年前的爱,出现在他面前。爱与被爱的角色,一下子反了过来。

  原来,他才是被爱着的那个。

  这样的觉悟像融化的糖果般,甜丝丝的流淌在他的血液里。

  无论是穿越时光来找他的杰森,还是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奉献给他的雅各布,都是对方先爱上他。

  他是何等的幸运,能够拥有被爱的资格?

  ……

  克劳斯挡住了杰森的去路,两人“第一次”正面对视。

  少年面带疑惑和警惕的打量着他,一如上辈子初见时。

  从他的眼神,克劳斯大概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固执、不服输、容易被牵动情绪,但心底里还是柔软的。

  “杰森……是吗?”

  终于能够看着你,念出你的名字。

  但是这个少年并不认识他。

  他说:“我不认识你,为什么我要跟你走?”

  哪怕克劳斯能够在少年身上看见许多回忆,可是在少年的眼里,他只是便宜老哥在工作上的同事。

  虽然克劳斯早就明白转生的人不会记得上辈子的事情,然而在看见少年眼里满满的陌生时,还是有丝丝悲伤无法抑制地从心里升起。

  两人曾经无比亲密,如今你却用这种陌生的眼神凝视着我。

  不过也没关系,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他们可以一起创造新的回忆。

  隔天,杰森来到警局找迪克,因为迪克当时在队长的房间里,就让他坐在迪克的位置上等。

  别忘了警局可是有休息室的,这样的安排显然是私心,让他一抬头就能见到这位小朋友。

  杰森坐下来后,克劳斯的注意力已经不在报告上面,平日两小时就能写完十几页的报告,今天半日都写不了一页。

  对面的少年一会在翻迪克的报告,一会弄他桌面上的小盆栽,一会又把椅子的高度升上升下。

  总之是个坐下来就安静不了的小朋友。

  然后,终于把手伸到克劳斯的办公桌来。

  被他用“不乖就把你铐起来”的说话唬吓了一番后,小朋友总算安分了下来。但安分了几分钟,又偷偷的溜走了。

  跟上去看看吧。

  克劳斯一直站在证物室的门口,看杰森好奇的翻腾着那些不太重要的证物,再故意趁他毫无防备的时候出声。

  看少年就像受惊的小鹿一样瞪大眼睛看他,心虚又理直气壮,恶魔加深了嘴边的笑意。

  再次见面的时候,他们被困在厕所的间隔里,小朋友被他突如其来抱起他的举动吓到了,双腿紧紧的夹住他的腰,满脸都是窘迫,可是又不想被外面的人发现他跟一个男人待在同一个间隔里。

  以克劳斯的听力,怎么可能听不见有人过来。

  他能够在那人进来之前换好衣服,却趁机把杰森拽进间隔里占便宜。

  看见少年不知从哪里放的目光和红透的耳尖,克劳斯觉得可爱又有趣,想当场就把他吻到昏厥。

  不过他忍住了,免得吓坏他的小朋友。

  还好,虽然少年紧张得快要晕倒,却不抗拒身体上的亲近。

  有了第一次拥抱,第一次亲吻还会远吗?

  但是在那之前,他发现了杰森的另一个身份。

  ——罗宾。

  带着那颗他所熟悉的灵魂前来“救”他的小小鸟,撞进他的眼睛里。

  当下,克劳斯的胸口里充斥着发现了宝藏般的惊喜……不,大概是骄傲,因为杰森一向都是他的宝藏,而且少年再一次证明,每一次重新认识他,都会让人发掘到令人意想不到的一面。

  看,他的爱人多么出色。

  同时又有点心疼,十六岁的少年竟要背负着如此沉重的责任。

  世界是不公平的,当有些生人生下来便拥有了一切的时候,少年的三生都在家庭上有所缺憾。

  克劳斯想起他带着少年的灵魂去寻求拉斐尔帮忙时,他说他这样是在折磨自己。

  是啊,亲手结束对方的生命,又为了守住承诺而跑遍全世界去找一个不记得他的人、去爱一个不认识他的人,不是折磨自己又是什么?

  相处的时间只有那么一点,对他来说眨个眼就过去了,可是他却为了这么一丁点的相处时间而跑遍了地球上每一个有人的角落,第一遍找不到,还要跑第二遍、第三遍,直到找到为止,付出与收获完全不成正比,不是折磨自己又是什么?

  可是,那是杰森啊。

  因为那个人是杰森,付出和收获不能用公式去计算,哪怕把自己的生命都赔上去了,只要杰森活得好好的,就是他的胜利。

  若是他放弃,杰森以后会遇到什么事情便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

  他无法控制少年转生成为什么人,却可以控制在他往后的生活里都不会再有坏事。

  如果可以,他想守护少年一辈子。

  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他的想法是对的。

  ——小丑。

  杰森以强烈的求生欲望,把他召唤出来。

  看见只剩下微弱呼吸的濒死少年时,克劳斯的心脏彷佛喝着一起停顿。

  甚至产生了想要摧毁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的想法。

  在他的天秤上,杰森稳稳占据了一边,另一边无论放了什么,哪怕是整个世界,他的天秤永远都只会向杰森倾斜。

  偏心偏得如此彻底。

  他用颤栗的双手抱起少年,走进拉萨路之池里。

  少年脆弱的生命,好像随时都会逝去。

  如果他没能找到杰森,会有什么后果?杰森会就此死去吗?这样的可怕想法冲击着他的理智。

  拉萨路之池的泉水虽然能使人恢复如初,却会伤害灵魂。有缺憾的灵魂是无法转生的,所以克劳斯从自己那里分裂出一片碎片,填补他的缺失。

  之后再见到路西法的时候,对方一眼便看出了他的灵魂的不完整,说:“你真的很无聊啊,这样不累吗?”

  路西法一向不认同他。他知道克劳斯这些年来都在做什么,虽然也不至于看不过眼,毕竟这是克劳斯自己的事情,却也无法理解这种做法,在他看来就跟自虐没什么分别,不只一次开玩笑说他是个抖m。

  首先,爱上一个人类已经是一件荒唐至极的事情了,何况为了让他能够顺利转生而把灵魂分给他?别开玩笑了。

  但克劳斯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因为说了他也不会明白。

  正如克劳斯曾经对杰森说过:“你知道,我的一切都属于你吗?”

  ——你知道吗?

  “克劳斯”是为了“杰森”而诞生的人格,所以他属于杰森。

  灵魂也好,什么也好,都给他。

  ……

  后来,他们一起游历世界。

  克劳斯第二次踏上这个旅程,身为一个恶魔,他见过太多,也做过太多,世界上很难再找能够勾起他兴致的东西。

  但是杰森总能把一切都变得有趣。

  不过在毫不知情的杰森眼里,他并不理解克劳斯的用意,或者旅程的意义。

  他问为什么带他来这里,克劳斯答:“因为我觉得你会喜欢这里。”

  你怎么会不喜欢呢?第一次来的时候你就跟我说,想在这里一起生活。

  你说,我们应该在山上建一个房子,这样就能毫无遮挡地看见最美的日落;你说,我们可以在房子里养些猫猫狗狗,那么就算其中一个人不在家,也不会感到孤单。

  克劳斯那时回答,建房子可以,但宠物还是不要养了。

  当时少年听见不能养宠物而有些低落,但很快又被别的东西吸引了。

  他没有解释的是,因为动物的寿命很短,而且很容易死,牠们走的时候少年一定会伤心。恶魔就不一样了,他不会比主人先离开,所以主人不会为了他而伤心。

  离开伊斯坦堡以后,两人骑着骆驼在沙漠上缓慢地前行。

  当太阳渐渐接近地平线,当余晖把世界染成暧昧的橘色,当两人的身影被拖得老长而交迭在一起,这是一个非常适合接吻的时机。

  然而谁都没有说话,彼此之间保持着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前行着。

  克劳斯故意落后杰森数步,让他一直在自己的视线里。杰森偶尔会装作看风景般回头,用余光瞥他。

  默契弥漫在两人之间,和一点心照不宣的思绪。

  ……

  在月亮谷散步时,杰森发现了石头上的字。那两个字母那么小,那么不起眼,但他却像有所感应般精准的找到它们的位置。

  灵魂是有记忆的,只是他不知道。

  克劳斯远远地看着他,看他站在石头前,身影跟几十年前偷偷摸摸在石头上刻字的俄罗斯少年重迭在一起。

  不同的躯体,相同的灵魂。

  即使不记得了,可你还是你。

  恶魔感受着温热的微风吹拂过来,觉得岁月静好。

  那一刻,他以为他们能够像这样一直走下去。

  ——直到契约结束。

  那一天始终会来临,克劳斯能做的只有推迟它。

  契约的内容是克劳斯帮肋杰森复活而且复仇,以换取他的灵魂。

  因此小丑是关键,杀了他契约便完成了一大半,直到哥谭的犯罪掉至一个正常的水平,契约便会彻底失效。

  所以他放过了小丑,留着他的性命,好让契约能够延长,却因此点燃了杰森的怒火。

  听见所爱之人喊他“怪物”的时候,他的世界崩溃了。内心的丑陋再也压抑不住,怪物被释放出来。

  他伤害了杰森,还酿成了不可挽回的错误。

  他得让杰森杀了自己。

  这就是因果吗?因为杰森曾经在他手里死去,所以这次换成他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能不能破例一次,别让杰森来承受这种压力?

  因为克劳斯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看见所爱之人在自己怀里带着信任的笑容盖上双眼,然后再没醒来是什么感觉。

  无论再来几次,他都不会麻木,只有痛不欲生。

  死的人是少年,却痛在他身上。

  所以这种事情,不该由你来动手。你只需要当个快快乐乐的小主人,其他的事情由我来操心就够了。

  杰森握着大种性之刃,脸上的迷茫和不知所措,克劳斯都看在眼里。

  那一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太自私了。因为想待在杰森身边更久一些,他违背了对方的意愿,以满足一己私欲。

  克劳斯从来没有想过让杰森知道他前世的事情,他以为自己在保护他,他自以为是地给他安排好他的道路,却从未去了解他真正想要什么。

  他应该早点察觉到杰森的不安是源自于他的态度。他为了守住这个秘密而一直保持着这种若即若离的距离,就像那时两人在沙漠里前行一样,却造成谁都没有向对方跨出那一步。

  他们的未来,应该由他们一起来创造。

  对不起。

  最后印在少年额上的吻,带着歉意,带着珍惜。

  亲吻额头是祝福的意思。

  他不是神,他是个怪物。即便如此,他还是希望自己的祝福能起效。

  ——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生活下去。

  然后我会回到你的身边。

  很久以前,少年带着那颗真挚的灵魂向他奔来,赋予他情感,赋予他一颗跳动的心脏。

  杰森是他的救赎。

  所以他毫不犹豫就把这颗心脏献出去。

  两年后,克劳斯再次履行了承诺。

  那天晚上坦白后,他们互相接吻、抚摸、拥抱。

  恨不得把自己嵌进对方的身体里。

  累到昏睡过去的青年毫无防备地把脆弱的后颈给他展示。他从后抱着青年,顺着对方的头发,闻着对方的气味,没有睡,也不舍得睡。

  恶魔的寿命几乎是永恒的,所以他们一般不会作出承诺。

  ——除非他们有在漫长的生命里都坚守诺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