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林晚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不回去

小说:春林晚 作者:桃桃和沾沾 更新时间:2021-12-06 16:10: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暮云面无表情地看晨风一眼,无情地拨掉肩上那只爪子,冷冷地反问一句:

  “那你呢?”

  “我嘛,”晨风也算是有备而来,打了个哈哈:“之前在大相国寺求过签,我的姻缘还早着呢,嘿嘿,说不定这方面要跟师父看齐…”

  暮云不想再跟他啰嗦,只沉声吩咐旁边的弟兄:

  “明日还是得早起,先回去歇了吧,这几天大家辛苦一下!”

  “放心,王爷交代下来的事情,咱们一定会做到,不用担心!”晨风见他这般,便也收起了嘻嘻哈哈的样子,事情轻重他自然分得清,如今这般情形,虽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个原因,但暮云是他们的头儿,肩上的担子可想而知,这也是自己刚才为什么要找他开涮的原因,希望能缓解下他的压力。

  这会儿,内院的周衡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心思,虽说从刚才沈复的一番叙述里感觉到,他为自己已是尽力做了万全的准备,那自己别的不行,最起码也要让他能感觉到,自己已经放宽心了。

  所以之前拿了春桃调侃,说白了也是为了调节心情。

  沈复则是看她心情轻松,便也顺着她的意思说了些让人放松的话,彼此颇有点心照不宣让对方高兴的意思,之后顺理成章的,两人又做了点更加让人高兴和放松的事,以至于第二天一早起来,揉着有些酸痛的身子,周衡甚至还又畅想了一番以后去大西北的美好生活,这一次,那美好的生活里甚至还不自觉地加进了一个可爱的小家伙。

  鉴于对此没有什么生活经验,21世纪时也只有一年只见数回的小外甥女,如今周衡的脑海里所浮现的,便是一个跟阿华差不多大的小朋友,能跑会跳的,可爱极了。

  “我现在长得算好看的吧?”周衡翻一个身,美滋滋地想着:“阿复更是又高又帅,我们俩生的孩子,肯定粉囡囡的又好看又乖巧,让人爱不释手…”

  又想着,沈复好歹有两个外甥的相处经验,他又是个有耐心的,到时定然能帮着自己带孩子,这样也不至于手忙脚乱,当然,还有春雨和沈嬷嬷她们也能帮上忙—

  “表小姐,您醒了吗?”外头突然传来了沈嬷嬷的声音,打断了周衡的美梦。

  “有什么事吗?”沈嬷嬷平时可不会在这个时候过来啊,而且还主动喊了自己,看来是有事情,周衡一个翻身迅速下了床穿了鞋,刚掀了帷幕走出去,就看到沈嬷嬷从外头进来。

  “表小姐,”沈嬷嬷手里拿了封信,疾步进来交给周衡,嘴里则压低声音跟她解释道:

  “是刚才您家里那边借着送中秋节回礼让人带过来的,那管事说是周大人吩咐交给王爷的,看到奴婢却又问是否姓沈,说让奴婢转交即可,想来应该是给您的!”

  沈嬷嬷这么一说,周衡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娘家,而且听她的意思,中秋节两家人还相互送礼了,便赶紧含糊了句“应该是”,接了那信过来。

  当着沈嬷嬷的面拆了信,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厚厚几页信纸,只看到一句话:

  “中秋佳节思团圆,温泉池里笑语喧。”

  “这是…”周衡一边把信纸递给沈嬷嬷看,一边跟她确认:

  “想要我中秋去温泉庄子上吧?”

  沈嬷嬷没想到表小姐对自己这般信任,一边双手接过那信纸仔细看了看,一边顺着周衡的话应答道:

  “应该是,定然是太夫人她们想您了,京城不方便,想着一起去庄子上好好团聚一番呢。”

  好好团聚一番?且不说跟沈复进宫的事,就算是往日,其实自己跟她们也不算太熟悉,哪里还能好好团聚一番。

  想到此,周衡沉吟了下,问沈嬷嬷:

  “嬷嬷,你说,我要是去不了,你觉得,我得有个什么理由?”

  “去不了?”沈嬷嬷从信纸上抬起一张愕然的脸:“表小姐您…是…可王爷明晚还要进宫赴宴呢!”

  表小姐定然是想留下来陪着王爷过节,可王爷是亲王,中秋节还得进宫赴宴呢,回来肯定很晚,那她不是得一个人过节?

  “没事,王爷晚上又不是不回来。”周衡不好跟她明说自己到时也要一起进宫,便含糊了句:“到时我等他就是了,要不然,王爷回来便是一个人。”

  这无心之语听得沈嬷嬷感动得差点飙出泪来,都说女生外向,但表小姐这般,却是真的对王爷情深义重啊,要不然,这举家团圆之日,周家那边定然也是翘首期盼着她能回家团圆,这才想了这么个法子出来,却不想表小姐却依然惦记着王爷回府后孤身一人。

  唉,说起来还真的是,尤其是那中秋宫宴,定然是热闹非凡,从那等繁华之地回来,却只能一个人空对着天上满月,王爷心里肯定不是滋味。

  没想到表小姐连这都提前想到了,真是个体贴人的好姑娘啊,想到此,沈嬷嬷真心诚意地对她说了句:

  “表小姐,周太夫人可把您教养得真好!”

  周衡不以为意地笑笑,又问起刚才那个问题:

  “所以你说,我得怎么跟太夫人她们回信呢?”

  唉,真是两头为难,那边也是至亲,沈嬷嬷想了想说道:

  “要么,表小姐您就说…是王爷舍不得让您走?”

  这会儿,沈嬷嬷心里的天平已经倒向了周衡这边,凭借自己这么多年的经验认知,觉得这位表小姐无论怎么找借口都会让周家的长辈们不高兴,毕竟中秋节不比别的日子。

  但如果拉出自家王爷来,那却又是另一回事了,所谓出嫁从夫,虽说表小姐如今也不算是正式嫁入了王府,但她这般跟王爷同吃同住,其实已经跟一般夫妻无二,这事周家那边不可能不知道。

  想当初,周大人能爱女心切到进宫主动为她求婚,如今事情差不多算成了,表小姐搬出王爷来,周家就算有怨,想必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同意。

  想到此,为着表小姐主动跟自己商量的这份看重,沈嬷嬷干脆大着胆子鼓动周衡:

  “表小姐,您就这般说吧,太夫人她们便能理解了,您看,就算王爷这几年都是孤身一人,郡主不也还是在侯府里过节么?”

  这个例子举得不太恰当,但也算有说服力,而且看表小姐若有所思的样子应该也听明白了。

  果然,周衡很快就点点头表示:

  “好,那就劳烦嬷嬷等下帮我送…个口信过去吧,嗯,这样吧,你下午再去,我先做一盒月饼,回头你帮我带过去亲自交给太夫人,然后就说,嗯,就说我惦记着她的教导,不忍见王爷一人回府孤零零,王爷也不是很舍得我回去,只能请他们体谅我的难处,以后有机会再让王爷陪着我一起去看完他们。”

  “正是这么个理儿!”沈嬷嬷听得高兴地拍了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