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大逆之门 第二卷 北燕长歌 百五十章 投名状【加更四】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旅游

大逆之门 第二卷 北燕长歌 百五十章 投名状【加更四】安承礼看了安争一眼:“连杯茶都不给?”安争招呼人给安承礼沏茶,安承礼等沏

大逆之门 第二卷 北燕长歌 百五十章 投名状【加更四】

安承礼看了安争一眼:“连杯茶都不给?”

安争招呼人给安承礼沏茶,安承礼等沏茶的人出去,他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捧着杯子往后靠了靠。他似乎在这里表现的很轻松,而在宫里的时候,他的后背永远都是弯着的。人和人不一样,安争看到过时时刻刻弯着腰的李昌禄,也看到过时时刻刻弯着腰的安承礼。

这两个人,给人的感觉区别很大。李昌禄的弯腰,纯纯粹粹的卑躬屈膝。而安承礼的弯腰,更像是时刻保持着警惕。

“茶真烂啊。”

安承礼品了一口茶:“你那么有钱,干吗不买些好茶喝?”

安争道:“越贵的茶越没味道,我喜欢味道重些的。”

安承礼笑着摇头:“有钱也不会享受的命,回头宫里送来新茶了,我让人给你送一包过来。高家的人每年都会从大羲买上好的茶叶送进天极宫和锦绣宫,我沾光,每次都能分到几包。”

他将茶杯放下:“现在说说李昌禄,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进了宫和入宗门有个共同点,那就是要认个师父。在宫里那种地方,比在宗门里还要凶险的多。有个师父带着,好办事。我和李昌禄是同一年进宫的,也是同一个师父。”

安争微微一愣,刚才安承礼说李昌禄是他师父,现在又说两个人是同一个师父,显然有些矛盾。

安承礼似乎看出来安争的疑惑,自嘲的笑了笑:“不过李昌禄会经营,跟着师父的时候,就把师父哄的开开心心。我不一样,刚进宫的时候唯唯诺诺,不会察言观色,也不会拍马屁,所以师父待我冷冷淡淡。后来,师父因为有一件大事没做好,惹怒了太后。”

“什么事?”

安争问了一句。

安承礼笑了笑:“你还真是好奇心重......那年大羲来了一位亲王殿下,大燕自然不敢慢待。在一次夜宴的时候,我师父不小心碰洒了一杯酒,好死不死的洒在了那位亲王殿下的衣服上。当时太后极信任我师父,锦绣宫里,我师父也算是说一不二。”

“可任何事任何人都要看场合,那一杯茶就断送了我师父的前程也断送了他的命。他觉得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当时俯身下来要为那位秦王殿下擦,结果那亲王殿下说......酒不脏,无妨。你脏,滚开。”

安承礼摇了摇头:“我师父也是平日里被太后宠惯了,当时就气呼呼的要走。结果因为这件事,太后派人把他当众打了四十大板。四十板子啊,本来我师父就因为得宠而骄横,在锦绣宫里人缘不太好。行刑的太监哪个没受过他欺负?所以那四十板子,差不多实打实的打下去的。”

“他又是个不能修行的,挨了四十板子几乎就去了半条命。好歹那些人也知道不能真把他打死,不然太后那边不好交代。当时李昌禄和我扶着师父回去,师父一边走一边骂。李昌禄给我使了个眼色,我当时没明白。李昌禄瞪了我一眼,骂我说还不去给师父找伤药。”

“我就连忙跑出去找伤药,回来的时候,李昌禄抱着师父的尸体正在哭,哭的撕心裂肺。我问这是怎么了,他说师父受了欺辱,一时想不开自尽了......呵呵,当时我也是傻,明明看到师父额头上那么大一个血洞,脖子上还有手印,居然就信了李昌禄的话。”

“可是后来,我越想越不对劲,明白其实是李昌禄杀了师父。再后来,太后提拔了李昌禄。而李昌禄知道我已经明白了那天的事,所以逼着我认他做师父,不认,他就说想办法弄死我。”

安承礼道:“我虽然笨些,但也知道什么时候该低头。所以我就认了李昌禄做师父,因为这事,锦绣宫里的人嘲讽讥笑了我足足一年。”

他问安争:“你们知道,为什么后来那些人不嘲笑讥讽我了吗?”

安争摇头。

安承礼道:“因为我成了大王的人,大王提拔我做了秉笔太监。”

安承礼喝了一口茶,茶不好,所以很苦。因为茶苦,他倒是觉得自己嘴里没有那么苦涩了:“恰好那个时候太后需要安插到大王身边一个人,我知道这是脱离李昌禄控制的机会,就跑去自荐。没想到太后居然应允了,让我去了天极殿那边。大王当然也知道我是太后派来监视他的,所以故意提拔我这个根本不懂得什么事的小太监做了秉笔太监,他当然也是做给太后看的。”

安承礼说的口渴,将茶一饮而尽:“所以,锦绣宫里就再也没有人敢讥讽我了。”

他的姿势看起来很优雅,优雅到苛刻的负责宫廷礼仪的官员也挑剔不出任何毛病。

安争忽然发现,一个人的改变真的可以这么大。一个小太监的身上,居然看到了指点江山的气势。

安承礼似乎是感受到了安争的眼神,不过也误会了安争的眼神。

“我知道你一定在想,为什么我这样一个太后派过来的人,居然成了大王的心腹......我知道你并不笨,所以这件事的关键所在你只要仔细思考一下就明白了。”

安争点了点头:“因为你不想死。”

安承礼哈哈大笑:“就说你不是一个笨蛋,没错,我不想死。若是我把这件事对蠢人说了,蠢人的想法一定是,我的天啊,你背叛了太后背叛了李昌禄,他们一定会杀了你的。没错,但凡是个人就会这样想。然而我不想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我也不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随随便便的死在太后的手里。”

“的办法是什么?当然不是更加听话,我师父听话不听话?还不是死了。所以的办法,当然是让太后倒下去,让李昌禄倒下去,只有这样我才能真真正正的安全。”

他的小拇指往上扬着,比女人的兰花指还要漂亮些。

安争没有说话,在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承礼是一个恶人吗?算不上,他只是一个想靠自己的能力改变未来的人。安承礼这样的选择有错吗?也算不上,甚至有些决绝有些壮烈。

“大王让你进了朱雀营,你可能还不了解什么是朱雀营。”

安承礼抿了一口茶:“这是一个很大的计划,牵扯到的人和牵扯到的事多到无法估量。而大王是有意让你成为朱雀营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可是大王觉得他感受不到你对他的忠诚。你应该知道,大王顶着多大的压力在保全你,甚至给你更高的地位,更好的未来。你觉得,自己该怎么回报?”

安争耸了耸肩膀。

安承礼道:“我对江湖不是很了解,但是也有一些耳闻。据说,一个人要想进山成为某个土匪团伙的新成员,不是随随便便就行的。那个词是什么来着?噢......投名状。”

他看向安争:“一个小小的土匪团伙,新人入伙还要一份投名状,你觉得你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安争问:“我能选择退出吗?”

安承礼笑起来,笑的特别灿烂:“你觉得我对你说出这些话之后,你还有退出的余地吗?你知道了我的过往和我的想法,也知道了大王的想法,所以你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

他看着手里茶杯,用热气熏自己的脸:“人啊,总得拼一把。你可以为了别人一怒杀人,也可以为了别人而赴汤蹈火,难道就不能为了自己也那么决绝一次?你应该知道,大王既然想用你,而且是重用你,就说明已经对你格外在意了。聚尚院是兵部的产业,庄菲菲是兵部的人,所以你因为庄菲菲杀了苏飞云的事,兵部别人不知道,尚书陈在言是知道的。陈在言知道,大王自然也就知道了。”

安争也想笑,因为安承礼这样的威胁稍显低级了些。

安争没笑,还做出了一副沉思的表情。

他沉思,当然不是因为安承礼的威胁,而是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契机。他之所以来方固城,是因为有两件事必须解决。件事是叶大娘,已经从天牢救出来,虽然还没有安排好退路算不上完美解决,但毕竟已经告一段落。第二件事是关于安争自己的,他要报仇。

有人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是让人无法释怀的。其实还有一种更让人无法释怀的,那就是自己被杀了......这就是一个悖论,自己被杀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安争被杀了,但他没死。所以他的报仇的愿望更直接也更炽热,那就是为了自己。

他现在知道自己的仇人就是曾经的挚友大羲亲王陈重器,可陈重器是主犯,还有很多从犯。安争要报仇,就要一点一点的来,一个一个的找。

他的实力还不行,还不能去大羲。但是他可以查出来燕国都有谁参与了那件事,然后找到一个除掉一个。

现在安承礼代表沐长烟来说了这些话,从态度上来说当然是对安争的威胁,可安争接受了......因为他同样需要这样一个身份来追查当年的事。

安承礼见安争始终不说话,他笑了笑后继续说道:“男人硬气一些当然没问题,我虽然已经不算个完整的男人,但也知道骨气这两个字对男人的重要性。一个男人若是没了骨气,那还不如一条为了肉骨头去撕咬的狗。可是安争,有骨气和有未来并不冲突。我之前说的话似乎是有些不太好听,然而正因为我想和你推心置腹才会说这些话。若是对别人,我只需要给他勾勒出一个美好的未来就够了。”

“对你不一样,你很重要。若你认为现在就答应了我的话,对你来说是一种没骨气的表现,那么我给你时间考虑一下,不急。”

他站起来,放下茶杯:“回头我让人给你送一包一斤三千芽的莲心。”

安争笑着道谢:“若是喝上了瘾,再也喝不惯我自己这苦茶可怎么办?”

安承礼道:“到你喝惯了莲心,喝惯了大红袍的时候,你难道还不知道怎么办?”

安争也笑起来:“安公公慢走。”

安承礼点了点头,缓步走出房间。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安争一眼,然后问:“你家里是不是有一位实力很强的药师,还是个女孩子?”

安争皱眉。

安承礼指了指安争身上的绷带:“丁婉秋的实力很强,你的伤似乎影响不大,所以你家里应该有一位很强的药师。至于为什么我知道是个女孩子......因为那蝴蝶结打的很漂亮。”

安争看了看,不由得苦笑。

安承礼出门之前,安争忽然问了一句:“李昌禄够不够?”

安承礼问:“什么够不够?”

“投名状。”

脑癫医院吴阳春
佛山市精神病治疗所
长春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牛皮癣治疗海口哪家医院好
泰安哪家男科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