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男神抽奖系统 千四百二十八章:出现(二合一章节)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游戏

男神抽奖系统 千四百二十八章:出现(二合一章节)此时,王昆心中只有一个感慨,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他之前,利用自己的恶势力,欺

男神抽奖系统 千四百二十八章:出现(二合一章节)

此时,王昆心中只有一个感慨,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他之前,利用自己的恶势力,欺压市民,其实早就想到,会不会有哪一天,惊动了上面,被收拾了,只不过他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更没想到,收拾自己的,只不过是一些外地人。

人家也不凭别的,就凭那种自己都忘尘莫及的功夫。这年头,虽然功夫已经不吃香了,会耍功夫能打架的人,虽然被人称之为一介莽夫,在这个社会站不住脚,但是,那种超出普通人理解范围之内的功夫,还是很的。

因为这些人,你根本不敢得罪,保不齐哪一天,他会冲破你身边的层层保护,直接来到你的身边,取了你的性命。

这些人当中,郁闷的是王昆,而开心的,莫过于是张丰收了。

张丰收不仅自己被收去的保护费要回来了,而且,还因此结交了一些人,这些人因为江言而感激自己,对自己餐厅的生意也是一种变向的推动。

“小兄弟,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了,我们大伙都感激你,走,上我的餐厅吃饭去,我会用的礼遇来招待你们!”张丰收热情的对江言说道,他们虽然是外地人,但是看起来气质不凡,更重要的是,有能力,把王昆居然都能收拾得服服贴贴的,这种人,值得交朋友的。

“呵呵,吃饭就免了吧,我们还有事,得先走一步了。”然而江言却是摇了摇头拒绝了。

张丰收是开心了,然而江言一行人却是郁闷了,他们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吃一顿饭,也不是为了路见不平获得大家的赞赏,而是想引国术一脉的人出来,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国术一脉的人,并没有什么动静。

因为,照长平家族的两们百岁老人所说,如果有国术一脉的人在场的话,他们会注意到江言这一行人的,可惜的是,事情发生了这么久,江言并没有被人监视的感觉。

如果有的话,以江言的观察力,能观察得出来的。

莫非,这里并不是国术一脉的人经常活动的区域?否则,自己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了,都没有人出现。

又或者,是那国术一脉的人功夫太强了,他已经暗中注意到了自己,可是,自己并没有感觉得出来?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因为暗中注意自己,自己却没有感觉得出来,那么,证明这个人的功夫也太强大了。

江言宁愿是前者。

“江言,现在怎么办?”江雷也是观察了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不禁问江言道。

“呵呵,看来,今天我们注定要失望了,得想别的办法了。”江言一笑。

江言并没有气馁,一切都不会那么容易的,毕竟,自己在明,而国术一脉的人在暗,并没有规定,自己一旦在这里闹事,国术一脉的人就非得出来阻止。

“走吧。”江言摆了摆手,径直朝门外走去。

“小兄弟,你们怎么就这么走了?你们帮我们这么大一个忙,我们得集体感谢你才对啊!”这时候,张丰收在身后叫了江言一声。

“不用了,路见不平而已,用不着报答我们的。”江言摆了摆手,然后,一行四人消失在大家的眼线之中。

张丰收可就奇了怪了,他还次遇上这种人,施恩不望报的。这一行几个人,帮了大家这么大一个忙,居然一点好处都没拿。这对于作为一名生意人的他来说,简直是没办法理解的。

“师傅,接下来怎么办?好像并没有出现什么国术一脉的人啊。”出了夜总会后,长平英不禁苦恼的问道。

“是啊,我们刚刚故意露一手了,那么多人围观了,照理说,国术一脉的人应该发现了才对,难道,这里并没有国术一脉的人?我们选错位置了?”江雷也是郁闷的说道,他们刚刚特意展现了超凡武学,就是为了能引起国术一脉的人注意的。

“呵呵,可能我们真的选错位置了,我当初以为,城市越大,就会有国术一脉的人,看来,他们活动的区域有限。”江言说到这里,对长平英道:“我想,你应该给两们老前辈打个,问一问他,他们当年,是在哪个城市碰到国术一脉的人的。”

“知道了师傅,我这就给他们打。”长平英点了点头,掏出了正要拨号码,这个时候,江言陡然觉得一阵警惕,似乎有人在前面一闪而过。

他们此时已经走出了夜总会,前面,是一个小巷子,那个人影,似乎就在小巷子口里一闪而过,只不过,速度实在太快了,江言并没有看清。

“怎么了师傅?”见江言面色不对,长平英放回,奇怪的问道。

而江雷和江啸,也是一脸奇怪的盯着江言。

见这几人的反应,江言心中清楚,他们几个人,并没有发现巷子口有人影一闪。

江言忽然激动了起来,莫非,巷子口的那个人,真的是国术一脉的人?只不过因为功夫太高,身法太快,能隐藏得住行踪,只有自己能发现他?

刚这想着的时候,江言忽然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那种感觉,非常的强烈,这条小巷子里,除了自己一行四人没其他人,非常的安静,如今却有被人窥视的感觉,那么可以肯定了,一定是有人暗中隐藏起来偷偷观察自己了。

奇怪的是,躲在暗处的那个人,似乎把目光一直锁定在自己的身上,因此,有一种被偷窥的不舒服的感觉。

想到这里,江言当前一步,走到巷子口,说道:“什么人?躲在暗处偷窥?见不得人吗?”

长平英与江雷江啸等人奇怪起来,一齐走到江言的身边,目光中露出了警惕之色,问道:“怎么了?有人吗?”

奇怪的是,在江言问完那句话后,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立马就消失了。

“刚刚的确是被人给监视了,不过,这会儿,被监视的感觉又消失了,奇怪了!”江言也是有点莫名的道。

“是吗?刚刚这里有人?”长平英和江雷江啸等人更加的奇怪,他们的感知能力也不差,他们刚刚可没感觉到有人的存在,不过,想到江言的功夫高出他们太多,感知能力也更强。江言能感知得到他们感知不到,也很正常,便朝四周打量了起来。

这条小巷子很长,不过年代久远,似乎鲜少有人经过这里。

这时候,一阵脚步声从小巷子的转弯处传来。

长平英江雷江啸等人一阵警惕,这个时候,有人出现在这里,简直是太突兀了。

不过,看到来人是谁之后,几人均是松了口气。

原来,是个捡荒者,这个拾荒者是个老人家,老人大约六七十岁的年纪,戴着顶草帽,手中拎着个袋子,正在小巷子中央的一个垃圾桶里翻着什么。

拾荒者见到有人朝这边看,朝江言等人打量了几眼,然后,继续翻着垃圾桶里翻着,跟着,面露喜色,像是捡到什么宝贝似的,赶紧从垃圾桶里拿出一件东西往自己袋子里塞。

这种城市里,像这种拾荒者太多了,国术一脉的人,总不会化妆成这样的吧。长平英等人,又是四处打量了起来。

而只有江言,则是一直盯着拾荒者,脸上露出若有若无的笑容。只是突然之间,江言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目光不禁从拾荒者身上移开,朝巷子口看去。

“你们刚刚是在叫我吗?”这时候,巷子里陡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众人赶紧朝巷子口打量而去,只见一个中年人站在巷子口,正冷冷的盯着几人呢。

中年人中等身材,一脸的油腻之色,虽然此刻面色有些冷峻,不过,看得出来,这应该是个生意人。

“刚刚就是你在偷偷盯着我们?”长平英同样冷冷的回道。

“哼,什么叫偷偷盯着你们?这地方,是你们的地盘吗?我只不过是刚好路过这里而已!”中年人语气冰冷。

“请问你一直跟着我们干吗?”这时候,江雷向对方一抱拳。

江雷突然之间,变得有点客气,那可是有原因的,他知道这个人来头不小,因为,这个人什么时候到了巷子口,自己居然都没发现,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国术一脉的人呢。

“哼,占着有点武艺,就随便教训人,那王昆和你们有什么仇恨,你们居然还去砸他的场子?你们如此多管闲事,居然还好意思质问我为什么跟着你们!”那个人朝江言等人靠近了几步,冷冷的说道。

他这么一说,江雷等人更加的吃惊,听他这意思,在刚刚自己一行人在教训王昆的时候,这个人分明就在旁边啊。

可是,为什么一点迹像都没有?

听这人说话的语气,再想到之前长平家族两位百岁老人所说的,江言心中不禁一阵激动:终于找到正主了。

他能不激动吗?要知道,很有可能,就是他们囚禁了自己的父亲,如今终于找到他们了,总算是可以找到自己父亲的下落了。

想到这里,江言故意问道:“怎么了?那王昆欺男霸女,占着有点势力,就乱收保护费,影响了这一带的治安,我们教训他,难道还教训错了不成?你这么为他说话?难道是和他一伙的?是想替他讨回公道吗?”

“我呸!”那中年人啐了一口:“我怎么可能会和王昆那种人是一伙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们,即便是王昆再是恶霸,也有当地的法律治裁他,用不着别人多管闲事,尤其是你们这种人,更不要多管闲事!”

“我们这种人?”江言眼睛一亮,却故意问道:“我们是哪种人?难道你知道?”

“哼,你们的来历,我当然知道了,你们这种人,来我们的世界,玩一玩倒也可以,但是,多管闲事的话,那就不行了。”

“哈哈哈,真是好笑,天下人管天下事,我们路见不平,教训一下当地的恶霸,有何不可?你说那个王昆由当地的法律来治裁他,可是,他为恶了这么久,有人治裁他了吗?既然没人管,我们当然要出手教训他!”江言哈哈大笑。

“我都说了,就算没人管,也轮不到你们这些人来管!我现在来,只是警告你们,你们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不要在我们的世界里胡闹,否则,我会对你们不客气!以前,我也碰到过你们这样的人,,还是被我们给赶走了,因此,不要逼我出手!”那中年人挥了挥拳头。

听他这么一说,江言不禁是愣了一下,打量了他几眼,见这人有点小肚腩,往远处一看,不远处停着一辆小贩车子,心中不由的一动,心想难道这么巧?

想到这里,江言故意道:“呵呵,原来你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人?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们是什么样的人?”

“隐世一族的人嘛。”那中年人轻轻一笑。

“既然知道我们是什么人?那么,你们又是什么人?”

“哼,我只要知道你们是什么人就行了,只要知道你们不要在不属于你们的地盘上闹事就可以了,其他的事,你不用知道太多,赶快走吧!”

“呵呵,其实你不用介绍,我也知道你是什么人。”江言突然一笑。

那中年人愣了一下,“你们知道?你倒是说说看!”

“你是国术一脉的人对不对。”江言脱口而出。

那中年人不禁微微吃惊,也是脱口而出:“咦,你怎么知道?”

“我不仅知道你是国术一脉的人,而且还知道你叫什么,你叫张六对不对?你是个炸羊肉串的。”江言继续笑道。

那中年人更加的吃惊:“咦,你这个小子难道有妖术?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还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我不仅知道你叫什么,而且还知道,你有个师兄,叫张五,是个卖鱼的。”

那中年人今天吃的惊肯定是比饭多了,然而江言接下来的话更加的令人惊讶了:“张五,你出来吧,用不着鬼鬼崇崇的,我都闻到那股子鱼腥味了。”

重庆五洲医院怎样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好吗
贵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治牛皮癣沈阳哪家医院好
郑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