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第五百六十八章 另类杀手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健康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第五百六十八章 另类杀手早晨,听风酒楼的雅阁已经给曲飞鹏订下了。←,事实上这见雅阁也没几个人能用,曲飞鹏就是其中之一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第五百六十八章 另类杀手

早晨,听风酒楼的雅阁已经给曲飞鹏订下了。←,事实上这见雅阁也没几个人能用,曲飞鹏就是其中之一。

听风酒楼的老掌柜古梓轩本来就是黑道上一扇消息门,来的去的消息都从他那里过,方圆五百里江湖上的事情,他算个无所不知的人物。年老以后的古梓轩也渐渐安分守己了,终于放弃了黑道上中间人龙头的位置,在杭州城里开了一间酒楼。不过人老威风在,古梓轩还是杭州周围黑道中间人的头面人物,黑道上的消息也大半是在他这里交换的。能用他几间雅阁谈生意的人,都是古梓轩还看得入眼的人,曲飞鹏就是其中之一。

靠桌的一侧,曲飞鹏摇着纸扇,和一个黑衣人并排而坐。

“阿星,”曲飞鹏转过头来看着身边的黑衣人,“你真的要见那马公子?”

黑衣人头上一dǐng斗笠,前面垂下的黑纱遮住了面目,面纱后传出了何星兰的声音:“能有三百两银子也是好的,每月给悠悠合药,少説也得三四十两银子。我还想存一diǎn给她将来作嫁妆……”

曲飞鹏的眼中闪过诧异的神色,他凝视何星兰半晌,忽然弯下腰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何星兰初而惊诧,进而怒问。

“阿星,”曲飞鹏一边笑,一边扶着桌子摇了摇头,“你这一身装束真是……真是有趣。”

“你!”何星兰终于明白他是笑自己的衣衫,一时恼怒,不由自主的扬起手掌。反手一挥要去打他。

“哎哟。别。别。”曲飞鹏侧身闪过。

此时门帘哗啦一声,却是马修文已经到了。马修文看着他们两人,顿时愣在了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曲飞鹏闪避的姿势还未变,何星兰的拳头也停在了半空。

“马公子,”曲飞鹏正了正衣衫,随口道,“这是在下家里的一位内眷。不必回避,请坐。”

马修文战战兢兢的坐下,袖手作揖,低声道:“只怕那桩事情……”

“不妨,”曲飞鹏自顾着饮茶道,“公子只管开门见山,在下只是想知道那桩事情的原委。在下做的不是正当买卖,但是自有规矩,不知究竟的生意,在下素来不接。”

“小生……”马修文喏喏道。“实在出不起更多的银子了。”

“与价钱无关,在下只是想知道马公子为什么对王志武的人头有兴趣。”曲飞鹏打断了他。

“説来话长……”马修文的眼中闪过悲愤之色。

……

“兄长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曲飞鹏帮何星兰谈完了这桩买卖。正自松了一口气,走出听风酒楼来到街上,却赫然发现,哥哥曲云松正在街口处等他。

“又给阿星介绍生意了?”曲云松笑了笑,轻声问道。

“这里不是説话的地方,找个地方坐一坐吧。”曲飞鹏的脸上现出了一丝尴尬之色。

曲飞鹏找的坐一坐的地方,其实是一片小树林,在确定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他们兄弟二人后,曲飞鹏看着兄长,开门见山的问道:“兄长还是要我接下那笔生意,是吗?”

“是的,这笔生意,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曲云松取出了那张五百两黄金的金票,塞到了弟弟的怀里。

“哥哥……”

“废话我也不説了,我只给你讲三件事,其一:这事儿是彭大人下决心要做的,所以提了酬金,加到了五百两黄金,如果咱们兄弟不做,只有死路一条;其二,这笔生意,不光是彭大人的意思,朝中还有大佬支持,万一出了事,彭大人和京里的人会给咱们善后,不会有后顾之忧;第三,彭大人保证,事成之后,你我兄弟,俱可投身正途,前途无量。”

听了哥哥的话,曲飞鹏变得犹豫起来。

“你也老大不小了,这笔生意做完之后,就拿着这笔钱,娶了阿星,成个家吧!”曲云松叹了口气,説道,“这五百两金子,抛去行动的费用,全都是你的。”

“哥哥,这……”

“需要官府帮忙的话,尽管和我説,我虽是师爷,但发的令一样好使。”

“那好吧!这生意我接了!”

曲飞鹏咬了咬牙,将金票小心的揣进了怀里。

“别让阿星参与这笔生意。”

“哥哥放心,我晓得。”

长江,“威靖”号炮舰。

“徐大人,爵爷这两天可能是因为沈大人过世,哀伤过度的关系,心绪不宁,身子也不太舒服,所以这几日就不见客了,还请您多多见谅。”林逸青的一位亲随对前来探望的徐传隆説道。

“噢,那我便不打扰了,这一路上,有需要徐某的地方,你们尽管説话。”徐传隆叹了口气,説道。

“我代爵爷谢过徐大人了,有劳徐大人。”

徐传隆回到了自己的舱室之后,不知怎么,心中有种怪怪的感觉。

在两江总督沈佑郸病逝之后,他奉命护送沈佑郸的灵柩自水路前往上海,随行护灵的是沈佑郸的长子沈玮庆,沈佑郸的夫人吴氏和另外几个儿女也随同在列,只有沈佑郸的四子沈瑜庆因在外游学未能归来,而林逸青这个侄儿,也在扶灵队伍当中。

徐传隆本打算借此机会和林逸青作一番深谈,而自从林逸青上了“威靖”号之后,便很少露面,似乎是在有意同外人隔绝,令他惊奇不已。

沈佑郸的去世确实令林逸青甚是悲痛,但没有理由这样的表现啊!

而且据他暗中的观察,林逸青不象生病的样子。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难道是因为“彭雪帅”?……

想到这些年彭玉林明里暗里对南洋水师的压制,徐传隆禁不住叹息起来。

胆小怕事的他本不打算和林逸青有什么深交,但这一次。他可是受了南洋水师众管带的“重托”(或者説威逼比较好一diǎn)!

徐传隆此时并不会想到。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

远处江岸的一座山坡上。几骑马正伫立在那里,马上的人举着望远镜,正向江面上行驶的“威靖”号炮舰凝望。

“主公,船上……真的不用再派些人吗?”

“不要紧,他们那些人就够了,再有大事,也应付得了。”

“主公走陆路,又把消息放出去。是不是就是为了保护沈大人的灵柩,还有他的家人?”

“正是为此,再説了,在灵船上动手,未免对逝者不敬,我不想打扰姑父的安宁。”

“主公,听説乾国是禁止民间百姓拥有火器的,这一次我们在陆上对敌,要是用了枪和雷炎弹,会不会引来官府找麻烦?”

“乾国此令。只禁百姓,不禁官员。我现在已受乾国封爵,这道禁令便禁不到我头上,你传令下去,若要对敌,需用长短枪和雷炎弹的地方,可以使用,不必顾忌。”

“是!”

“对方此次行刺,只怕也未必全是刀剑弓矢之类,听説有长江水师的人参与,弄不好也会有火器,我们自然不能束手束脚。”

“主公所言甚是!属下明白了,这就传令下去!”

几骑马快速下了山坡,激起一一溜烟尘,很快消失在了土路之中。

一间昏暗的小木屋子里,很长时间里没有一个人吭声,空气沉闷得让人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个披着狼皮的年轻人忽然扔下手中把玩的匕首,“来了。”他猛地拉开木门,一阵凉风呼呼地灌了进来,一个铁塔般的汉子大踏步地走进屋,脚下的木板不胜重负的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整个木屋似乎都颤动起来。

“打外围的那帮人已经和那家伙的手下接上手了,那家伙正往清风谷方向一路狂奔,看来是想逃走。”

“竟然让他逃了?”

“没办法,他手底下的爪子太硬,折损了不少兄弟呢。”

“正好,头功算咱们的,呵呵。”

桌旁的老者缓缓説:“如果马上出发,赶得及在出谷前伏击他。”披着狼皮的年轻人立刻向门外走去,一只大手按住他的肩头,年轻人挣了两下都没挣脱,转过脸,大汉冲他摇了摇头。老者望向角落,一个年轻文士垂着头,两壶陈年佳酿已经diǎn滴不剩。“曲先生。”老者轻轻唤了声。

“他是一个人?”曲飞鹏依然垂首问道。

“两个,还有个女人和他在一起。”大汉説。

曲飞鹏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之色,他看了看大家。“走。”他沙哑着声音説道。

年轻人个冲出屋子,曲飞鹏伸手摘下墙上挂着的洋枪,和大汉肩并肩往外走去。

几个人骑马飞奔,一向疼爱战马的江湖侠士们变得毫不怜惜自己的坐骑,贪婪的火焰总会让人疯狂。曲飞鹏一马当先地出现在苍松翠柏的山头,出谷的路没有一diǎn践踏的痕迹,他们要等的人还没有到。江湖侠士们把马匹隐藏在山后,披着狼皮的年轻人自告奋勇做探哨,其它的人各自找好了伏击的位置。

曲飞鹏紧紧攥着银光闪闪的洋枪,这把枪是一种大口径的猎枪,是曲飞鹏花重金从一位盐商手中买来的,他在自己的居所专门开辟了地下密室练枪,几年下来,光花在枪弹上的银子就够给悠悠买好多人参了,现在曲飞鹏的枪法绝不逊于西**队中的神射手。

身为中间人,他这是次亲身参加刺杀行动,并且亮出了别人从没见过的家伙。以至于一同和他行动的杀手们,全都吃惊不已。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绝技是飞刀,这一次竟然改用了洋枪,怎么能不令大家惊异呢。

由于乾国自全隆年间的禁枪令之后,南方各省民间的火枪鸟铳俱被收缴,洋枪更是只有官府才许拥有,是以民间想要防匪防盗。全都使用传统的刀剑枪矛弓矢等冷兵器。洋枪禁绝民间买卖。是以行走江湖者修习洋枪技艺者绝少,但曲飞鹏却显然成了他们当中的“另类”。

“曲先生,你用这个……能行吗?别把官兵招来,可就不好了。”老者有些担心的説道。

“放心,只要他出现,我会射杀他的。”曲飞鹏説道,“到时候一切都结束了,大家就可以拿赏钱了。”

“那行。还是曲爷痛快,呵呵。”有人笑道。

正在这时,洞外传来野狼低声的嗥叫,那是年轻人的信号。

山谷远处出现黑色的小diǎn,隐约可以看到两个急奔而来的人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完待续。。

ps:本次股灾的影响,就是让一群只知道埋头赚钱的中产阶级,因为财富瞬间被榨干。所以开始抬头关注这个国家的未来。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diǎn击!求月票!

南方医院怎么预约
南京邦德医院专家号
北海治疗宫颈炎医院
淮安治癫痫病的专家
宿迁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