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君炎 第四百零六节 【一片黑暗】

2020年01月08日 栏目:故事

君炎 第四百零六节 【一片黑暗】蚩尤。是炎手里的那一把刀的名字。也是一种传说中的生了很多眼睛的无面怪物的名字。无面的怪

君炎 第四百零六节 【一片黑暗】

蚩尤。

是炎手里的那一把刀的名字。

也是一种传说中的生了很多眼睛的无面怪物的名字。

无面的怪物住在深渊里,洞察着世界。

等到整个世界被欲望,谎言,恐怖,死亡支配的时候,它就会从深渊里升起,睁开眼睛,放射出光芒,净化这个世界。

因此,它也是末日的代名词。

而如果,当整个世界,本身就即将破碎,毁灭的时候。

它也会从深渊里升起,睁开眼睛,放射出光芒,将人世间的种种欲望投射出来,复苏一切。

它也同样是希望。

现在。

炎的世界,就要毁灭了。

在的光的世界里。

光将要吞没一切,他的梦想,欲望,挣扎,过往,爱情,他的肉体,皮肤,血管,毛孔,骨肉,灵魂。

所以它和炎一起低吼。

它不想被毁灭,它还有很多的梦想。

炎也是。

所以它睁眼。

在万千的强光里。

它放射出矛盾,虚伪,狡诈,善变,高傲,幸福,善良,美好,它放射出一切的光。

那光暂时抵御住了更为广大的强光直射,它让炎获得了喘息的时机,也让他那被无限压迫的身体获得了一线生机。

仿佛感觉到致命的危机,那些平时互不统属,各自为阵的力量,黑炎之力,血杀之气,以太的力量,始祖之血。

在这一刻,在这巨大的足以吞没一切的光的笼罩下,开始急速地融合,交缠。

炎感觉到脱胎换骨的变化,在一秒钟内。

他感觉到自己的骨肉,皮肤,血管,在一遍遍地被不知名的液体,气体,又或者别的什么冲刷。

他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灵魂,好像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

他那空荡的只有一只凤凰在游离的精神世界,和一个如同海潮一样的数据世界,瞬间接合。

一刹那,他感觉到无数的片段,信息,资料,在他的神经上不断地碾压来,碾压去。

他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应。

他只觉得充实。

完全的充实。

他那原本广阔无边的精神世界,被彻底的填满,那里猛然间出现了一片片的,高大的,茂密的,望不到头的桐木之林。

燃火的凤凰在林中欢叫。

那一刻,他感觉到,他彻底的,完全地掌握了以太,而不是如同之前一样,只是一种变相的相互寄生。

下一刻,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仿佛弱了很多,没有往日的澎湃,可也没了那种不可遏制的感觉。

他完全的,彻底的,可也掌握那些力量了。

一下子,好像连握刀的手都轻松了很多。

那些强袭而来的光,也没有了那么大的阻力。

他抬起头,蚩尤刀上的那些眼眸释放出来的光,已经到了的极限。

很多眼睛,已经在光下彻底的破碎,流血。

蚩尤刀不行了。

可是炎,已经获得了新生。

蚩尤刀是希望,炎也是希望。

希望是无限的。

“嘭――”幽暗的火焰悄无声息地在那些坏死的眼睛上燃起。

所有的眼睛,都开始燃烧起幽暗的火焰。

那火焰是漆黑的,又不像是火焰,像是粘稠的血液,冰冷的钢铁,怒意的杀机。

它们幽幽地抵御着漫天的光,轻柔,却绝不退步。

炎朝着路西菲尔看了一眼,直视着他的眼睛。

这是他次直视路西菲尔的眼睛。

只看了一眼,他就知道了。

“我看到了,我知道了。”他说。

说完他就开始踏步。

光已经无法再阻止他了。

在光耀到了极点的王座前,他已经不是那个逆光而行的凡人了。

他更像是一个踽行在历史的风尘里的旅人。

他看到了过去,预见了未来。

他来到了王的座前,审视着他,告诉他:“我终将斩下你的头颅。”

这一刀,穿越了无限的强光,终于来到了,路西菲尔的面前。

他看着炎,他的眼睛,那一双,深邃的好像是万古星空的眼眸,问:“你看到了什么?知道了什么?”

没有回答,只有一刀西来,带着无穷的幽暗的火焰。

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冷,好像是又回到了那个虚空里的夜晚。

格伦西亚。

阔大的议事大厅里。

似乎还有温暖的,昏黄的灯光亮着。

坐在他身边的,正在翻看着手里的一本古老典籍的魔种教父霍恩海姆,抬了抬眼镜,看着刚刚推门进来的光王海因里希说:“一个交易。”

什么样的交易?

让光王将力量本源注入他的身体,永远地留在那个大厅的交易。

虚与委蛇的交易。

当光王借着传输力量的瞬间,将他推走,大喊:“路西菲尔,我的孩子,快走!”

然后陷入苦战的时候。

他应该是做梦都不会想到。

他会回头吧。

当汹涌的火焰穿入那个无私的老人的躯体,路西菲尔感觉到这个被他称作老师的伟大在一点点的死去的时候。

他感觉到浓重的后悔,以及一丝莫名其妙的舒畅。

好像绑缚在身上的那许多年的枷锁,被松开了。

被他自己给,亲手打破了。

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老师,窃取了他的力量。

那原本属于光王的王座。

的,他想起那个看起来无比温润的异族笑着对自己说:“做得好,殿下,哦,不,以后该称呼您为陛下了吧?”

“我们下次再见。”他鞠躬退场。

路西菲尔觉得冷,还有,**********对不起。”他抱着光王的将死的身躯,低声道歉。

善良的老人却笑着原谅了弑师的年轻人,他用的力气拍了拍路西菲尔的手,说:“没关系的,孩子。”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无私的人?

他愤怒,又失落,手里仿佛又触摸到了那个老人越来越凉的身躯。

老师……

他想要抓住那个老人的手,却终什么也没有抓住。

他的眼前……

一片黑暗。

――――――――――――――――――――――――――――――――――――――――――――

更。

食饭。(未完待续。)

成都银屑病医院预约专家
长春华山医院有哪些医生
宝鸡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邯郸白癜风专科医院
上饶男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