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小校医 第三零四章 小爷是那种人吗?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科技

小校医 第三零四章 小爷是那种人吗?云收雨歇时,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脸上均是满足的神情。特别是叶浩川,心里别提多带劲了,这种高

小校医 第三零四章 小爷是那种人吗?

云收雨歇时,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脸上均是满足的神情。

特别是叶浩川,心里别提多带劲了,这种高身材的女孩,他还是头一次品尝,要是他再矮一点,站交这种稀松平常姿势,恐怕还成了他今后一生的梦靥。

作为情场老手,叶浩川当然知道女人除了身体上需要得到满足,精神上更是需要,于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些情话。

不过,霍梦瑶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哼,讨厌死了你,尽会说些好听的,我可警告你啊,人家现在的贞操都被你夺走了,你要是不对我负责,想抛弃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霍梦瑶哼声道。

这都哪儿跟哪儿?小爷是那种人吗?

叶浩川在她温软如玉的圣女峰上摸了一把,嘿嘿一笑:“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儿,你是我生命中的四分之三儿,我怎么舍得抛弃你呢?”

这种肉麻到极点的话,哪里是初尝情爱滋味的霍梦瑶能承受得了的?

她霞飞双颊,水汪汪的美眸看了他一眼,略微低下头去,风情万种地道:“讨厌,难听死了,再说几遍就不准说了,你听到没有?”

日,说一遍你就受不了了,那还要我再说几遍?

叶浩川哈哈一笑,女人啊,果然是心口不一的动物。

虽然鼎中漆黑一片,但二人都有一身修为,夜能视物。

所以,见他这副样子,霍梦瑶羞涩到了极点,垂下头去,不敢看他,好一会后,她才抬起头来,忽然红着脸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刚才好放荡?”

“嘿嘿,怎么会呢?”叶浩川在她尖尖的小下巴上勾了一下,轻笑道,“我这人吧,喜欢的就是你这种人前端庄,人后放荡的美女了。”

“呸!下流!”

霍梦瑶啐了他一口:“你才人前端庄人后放荡呢!”

“拜托,别把我想得那么不堪,我人前人后从来都是放荡不羁的。”叶浩川笑着揉了揉她。

“你还好意思说?”霍梦瑶千娇百媚地横了他一眼道。

叶浩川一阵放声大笑,岔开话题道:“你说,咱们这是不是日久生情?”

说着,他坏笑着眨了眨眼睛。

“日久生情?”霍梦瑶哪里能听到他的双关语,俏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叶浩川乐得直想笑,随即将这句话的意思解释了一遍。

霍梦瑶这才恍然大悟,恨恨地在他胳膊上扭了一下。

叶浩川装模作样地叫苦连天一番,这才嘿嘿道:“老实说,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多花样,什么倒吹玉箫,什么锦鲤吸水,要不是哥有金刚钻,还差点就揽不了你这瓷器活。”

说着,脸上又流露出淫荡的笑容来。

“讨厌。”霍梦瑶羞不可抑地拍打了他胸膛一下,有些酸酸地道,“哼,你技术这么好,是不是跟很多女人有一腿?”

不是吧?你这也太小瞧哥了,怎么会有一腿?是很多腿才对,好不?

叶浩川笑了笑,大方承认后,叹道:“唉,魅力太大,没办法。”

毕竟是见惯了武道界强者左拥右抱的现象,霍梦瑶并没有太大反应,不过还是忍不住道:“借口,分明就是借口,我还不知道你们男人,一个个就是太花心了。”

叶浩川双肩一耸,无奈道:“唉,我已经竭尽所能地约束我的魅力了,可现在看来,还是可耻的失败了。比如说你,我之前明明对你强暴了,没想着你能怎么的,哪知道你倒贴?”

“讨厌,你还说?”霍梦瑶霞飞双颊,一脸不好意思,不让他说下去。

叶浩川嘿嘿一笑,识趣地闭上嘴巴,好一会才道:“要不这样好了,你要不相信我的真心,咱们来个山盟海誓。”

霍梦瑶撇撇嘴道:“山盟海誓我倒是相信,可是我未必相信你。”

汗,瀑布汗啊!

叶浩川大大尴尬,这个小妞,说出的话,怎么这么有水平呢?

“那你要我怎么样嘛?”叶浩川无奈道。

“呆子。”霍梦瑶咯咯直笑。

叶浩川这才知道,她是故意逗弄自己,忍不住又与她打情骂俏起来。

玩得累了,霍梦瑶忽然神色黯淡下来,幽幽道:“浩川,我要走了,我会尽力稳住日月盟那边,不让他们怀疑到你,不过你要记着答应我的,尽快强大起来,这样才能与日月盟分庭抗礼,这样我才能回到你身边。”

听到她说起这个沉重的话题,叶浩川再也没了**的心思,神色凝重起来。

刚才与她激情后闲聊,他多少已经知道了日月盟的底细。

日月盟这个组织,虽然不如天羽盟强大,也不如其有影响力,但是,人员众多,不容小觑,尤其是盟主端木翔,修为已达先天,要捏死他,相当容易。

所以,目前他必须委曲求全,才能活下去。

“梦瑶,以后这段日子,就要辛苦你了,你放心,我会努力修炼,争取早日强大起来,让我们早些团聚。”

叶浩川握着拳头,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嗯。”

二人来了个热吻之后,霍梦瑶才开始悉悉索索地穿上衣服,跳出了异火王鼎离开,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叶浩川怅然若失了好一会,夜风袭来,他才清醒,穿上衣服,跳出异火王鼎,将其收入储物戒指中,这才往海山大学而去。

一个钟头后,叶浩川总算回到学校。

他首先去了一趟二号教师宿舍楼,然而,奇怪的是,他的虽然停在下面,安莉却不在宿舍之中。

所幸,他在宿舍之中发现了一张安莉留的字条,上面写的是:临时有事离开海山,勿念!

叶浩川只觉莫名其妙,这安姐姐有什么事要离开海山?

忽地,他心中一动,拿起打了个过去,然而对方的关机。

“算了,既然有事,肯定是有什么私人事情。”

叶浩川随即挂了,然后趁着夜色从阳台跳下。

回到出租屋,叶浩川看了一眼韩雪儿的房间,房门紧闭,而韩大壮的房间同样如此。

现在已是大半夜,叶浩川当然不想扰人清梦,便轻手轻脚回到自己房间,脱了衣服便倒头大睡。

正好周日不上班,叶浩川自然是一觉睡到天亮,直到敲门声响,他才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

一开门,竟是自己的女徒弟姜疏影笑嘻嘻地出现在门口,作拱手状:“师父,徒儿给你请安了。”

叶浩川目光落到她身上,尤其是胸口位置,却是眼睛一亮,日,这妮子,真空上阵啊?

邢台县中心医院
广州市黄埔区红十字会医院
常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济南治疗宫颈炎费用
乌鲁木齐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