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梦回武唐春 第409章 春梦了无痕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军事

梦回武唐春 第409章 春梦了无痕子夜时分。李遥轻车熟路的便是越过皇宫内的重重守卫,轻而易举的来到了长生殿内,毕竟在武则天身边有将

梦回武唐春 第409章 春梦了无痕

子夜时分。

李遥轻车熟路的便是越过皇宫内的重重守卫,轻而易举的来到了长生殿内,毕竟在武则天身边有将近十年的时间,李遥不仅是对皇宫内的一切非常熟悉,就连对武则天的日常习惯也是了如指掌。

此时的武则天当然已经忍不住疲乏的躺内阁里睡觉了,上官婉儿自然在她的房间里闲了下来,而一切都如李遥猜测的一模一样,他潜进长生殿内的时候,长生殿内虽是灯火通明,但殿内却是没有一个宫女走动,四处皆是静悄悄一片。

李遥赶紧的潜向上官婉儿所住的房间。

来到上官婉儿房门外,李遥轻轻伸手将上官婉儿房门拉开,一个闪身便是进去了上官婉儿房中。

“谁?”李遥刚刚一进去,屋内便是响起了上官婉儿惊讶的低沉喝声。

这时的房间内漆黑一片。

上官婉儿则是身着着一件薄杉,躺在软床之上裹着被子,可以这么说,那就是被子之下的上官婉儿定然是风光无限

,李遥也不是要来找上官婉儿就为那事儿的,他主要是来向她告别,并且倾诉自己对她的爱意。

所以李遥没有多说,快步冲向床边,纵身便是给上官婉儿压了上去,伸手将她的小嘴捂住,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是我。”

“你……你果然没有被公主打死,之前皇上回来说你被打死了,我就不相信,看来你真的是诈死的。”上官婉儿先是一愣,接着她才惊喜的回答李遥。

“那是当然,凭他们那两个草包,还能真把我打死不成?”李遥得意的笑道。

上官婉儿乐的伸手一双玉臂,环上李遥的后背。

“哎呀!好痛,你轻点儿。”可她小手刚碰到李遥的后背,李遥便是痛的叫出声来。

上官婉儿又赶紧的将手缩了回去,不敢再碰李遥的后背了,李遥痛了几秒,下一刻,他不等上官婉儿有任何反应,猛然的一低头,一口就给上官婉儿堵到了她的小嘴之上去,上官婉儿轻唔一声,身体瞬间变得燥热起来。

她心里非常清楚,李遥此番给自己设计了一场假死,就是要彻底的逃离洛阳城,他走了以后,大周朝就不再有冯小宝或是薛怀义这个人了,因为这个人已经死了,李遥离开将得到重生。

上官婉儿心里对李遥自然不舍,可她却是不能不让李遥离开。

两人就这样热吻了一阵,这才喘着粗气分开,李遥双臂紧搂着上官婉儿被子下完美的娇躯,将头埋在上官婉儿泛着女儿香的脖颈之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是来向你道别的,我黎明就得跟着蔚迟家兄妹三人离开洛阳城。”

“我知道,现在离黎明还早着,我们有的是时间。”上官婉儿忧怨的回道。

说着这话的时候,上官婉儿早已按耐不住身体的燥动,刚放下的一双小手又是不老实的攀上了李遥的脑袋,将李遥整个脑袋死死的抱住,压根儿舍不得将李遥放开,只因她怕自己这一放,日后就真的再也见不到李遥了。

李遥本来也是只想和上官婉儿道个别,然后就潜出宫去找狄仁杰和娄师德他们,向他们告别,可看现在这状况,他还真就有些不想走了,毕竟美人儿在怀,李遥可哪舍得就这样离开,更何况说,他怀里的这个美人儿,还是历史上出了名的大才女。

就这般,两人情到深处,接下来自然就是所谓的“春梦了无痕”,至于说过程嘛!那肯定是十分精彩与舒爽的,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大家就脑洞大开的自行去脑补去吧!

半个时辰后。

心满意足的两人,紧紧相拥于被子之中,上官婉儿死死捆着李遥脖子,在他耳边哭泣道:“你这一走,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我好想跟你一起离开,可我若走了,只会让皇上起疑心,倒时又得把害了。”

“你放心,以后我就不是冯小宝或是薛怀义了,我能做我自己了,你只要记住,以后大周朝又多了个李遥就成。”李遥咬着上官婉儿的香唇,轻声安蔚起她。

“嗯!我记住了。”上官婉儿乖巧的应声,将李遥的话牢牢记在了心中。

两人缠绵了一阵,李遥这才转入正题,对上官婉儿说道:“我给你说件正事。”

“什么?”上官婉儿疑问。

“日后的你,注定有一个大劫,到了那时,我一定会回来洛阳城救你的,你一定要等着我,而且等我再回来的时候,我一定会让自己变得风风光光的,这样救走你以后,我才能给你好日子过,不会让你跟着我吃苦。”李遥开口提醒起上官婉儿,并且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证了起来。

上官婉儿虽是听的颇有些疑惑,但在此情此景之下,她还是识趣的没有多问,而是轻轻点头应下李遥,并将李遥刚才对她说的那番话牢记在了心中。

而李遥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他当然知道上官婉儿日后的遭遇。

根据历史上记载,到了公元710年的时候,那时的武则天已是将皇位还给了李显,偏偏李显倒霉的突然死了,于是他的皇后韦皇后便是想效仿武则天夺李唐江山,遂发动政变想将势大的太平公主和临淄王李隆基除掉。

可得到消息的两人一经商议,便是决定先下手为强。

公元710年7月21日李隆基发动唐隆之变,以禁军官兵攻入宫中,杀死韦后及其所有党羽,拥立其父李旦。

上官婉儿当时作为内政执笔女官,她和太平公主拟了一份遗召是要拥护李唐后室掌管李唐江山,可是却是倒霉的被韦皇后手下党羽给篡改了,这才给她和太平公主二人遭来了杀身之祸。

李隆基平定了韦皇后政变,一看这上官婉儿和太平公主二人拟这遗召,他自然是驳然大怒,当即就抓了太平公主要将之除掉,上官婉儿本来是有机会逃的,可她却是执着的执烛率宫女迎接李隆基,并把她与太平公主所拟遗诏拿给李隆基看,以证明自己是和李唐宗室站在一起的。

但李隆基却是二话不说,连看都不看就将上官婉儿杀于旗下。

因此,可以说上官婉儿是冤死的,错就错在她实在是太过于聪明,所以李隆基都有些忌惮于她,觉得留下她这样的女人在朝中,会是李唐江山的红颜祸水,他这才会狠下心来将上官婉儿除掉。

李遥对于这些事情心知肚明,但他却是没有给上官婉儿明说,沉默着想了一阵之后,李遥却是转而对上官婉儿说道:“以后和太平公主打好关系,她才是你在朝中能依靠的势力,虽说我很讨厌她,但我不否认凭她那性格,日后会在大周朝内势大。”

“你为什么会要我和她打好关系?”上官婉儿终于还是耐不住心中的疑问,开口追问起李遥。

“到时你就知道了,我现在没时间和你多说,你只要牢房住我的话就行,还有,日后皇上肯定会将皇位还于李唐皇室,你一定要忠心于李唐皇室,不能有二心,必竟这江山本就是李渊父子二人拼命打下来的,老百姓们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认定他们是唐朝子民,而非周朝子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李遥开口给上官婉儿解释起来。

可他这解释却是说的十分模糊,上官婉儿想了半天,她还是不大弄得明白李遥刚刚给她说的那些话,到底都是什么意思。

李遥也不期望上官婉儿能这么快明白,低头吻了吻上官婉儿的额头,李遥这才起身将衣服穿好,对上官婉儿说道:“我不能再久呆下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一定要等着我回来,过几年我会以李遥的身分,风光的重回洛阳城,你就等着我便是。”

“嗯!你一路保重。”上官婉儿躺在床上,哀怨的回道。

“我……我走了。”李遥语塞着说出了这样三个字。

很显然的是,李遥此时心里十分不舍,但他却是没有别的办法,若他不走,他永远也摆脱不了冯小宝和薛怀义这两个身分,给他带来的危险,也只有离开,他才能重生,做回真正的自己。

上官婉儿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她又是识趣的吞了回去。

李遥咬咬着,立马狠心的离开了。

李遥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里好一阵之后,躺在床上的上官婉儿,双眼之中才滑落出不舍的泪滴,她不想当着李遥的面流出这样不舍的泪水,也就只能在李遥走后再独自一人悄悄泪流满面。

而李遥和上官婉儿分别以后,他便是迅速的潜出皇宫,并去找了狄仁杰和娄师德告别。

临走的时候,袁天罡又是伸手将李遥拉住,对他说道:“你小子命不该绝啊!此般大难不死,日后必有后福,好好的出去闯荡几年吧!指不定几年后皇上把冯小宝给忘了,你再以另一个身分回来,还能继续得到皇上的赏识呢?”

“得了吧!我以后就算再回来,也绝不会再和皇上有什么交结,常言道,伴君如伴虎,我现在是早就将个中奥妙参透了。”李遥不屑的回答袁天罡。

“哈哈……”袁天罡听的一阵哈哈大笑。

笑了好一阵之后,袁天罡才伸手拍着李遥的肩膀,对他说道:“空了记得给我们写信,如果我们这边需要你帮忙,也会找你的,到时你可别推辞。”

“这你们放心,只要日后你们三位老哥有需要我帮忙之时,你们随传,我随到。”李遥伸手一拍胸脯,乐的向三人保证了起来。

狄仁杰三人满意的点头。

李遥这才和他们告别,悄悄的潜回去了义府,他回到义府中的时候,蔚迟优优兄妹三人早已作好了准备,还给他备了一个大棺材,看得李遥都颇有些唏嘘不已,而此时已经是下半夜,还有一两个时辰天就得亮了。

李遥就等着天亮以后,他赶紧的躺在棺材里跟着蔚迟优优兄妹三人一起安全的离开洛阳城,而这一晚上,李遥和上官婉儿的那短暂风流,却是被他深深的记在了脑海之中,让他在以后的几年中,都无时不刻不在想着这一夜的“春梦了无痕”。

北京那家医院治疗白殿风
湖南宫颈炎治疗有什么方法
哈尔滨精囊炎的医院有哪些
南京看女性不孕不育的医院哪里好
天津专业妇科医院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