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埃及神主 第六百四十八章 宇宙的命运之战、终结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历史

埃及神主 第六百四十八章 宇宙的命运之战、终结混沌迷乱时空里,对战双方因为众母的投影入世而停止了战斗。周边一片寂静,黑暗笼罩着万物

埃及神主 第六百四十八章 宇宙的命运之战、终结

混沌迷乱时空里,对战双方因为众母的投影入世而停止了战斗。

周边一片寂静,黑暗笼罩着万物。

不分敌我,大多数人已经情不自禁地跪在太空中,甚至连念头的运转都处于凝滞状态,浑浑噩噩,剩下的念头,便是对众母的无限敬畏。

众母的精神威压之强大,由此可见一斑。

这时,众母轻描淡写的弹动手指,便有一股黑暗涌向方邃。

这股黑暗力量,强大到超出了寻常修者理解的程度,早在众母弹指的时候,方邃识海内长燃不熄的八轮太阳中,便有一轮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所侵袭,突然熄灭,成了一颗没有火焰的幽暗星辰。

方邃顿觉神魂欲裂,就像是三魂七魄正被撕扯破碎。

这是生死关头,他自然不会束手待毙。

实际上方邃对今日前来突袭魔洞的行动,仍然有一张底牌始终未曾翻开,他本来是准备用这张底牌来应对突发状况,当局面恶劣时,用来鼎定乾坤,一举翻盘。

此时众母的投影出现,无疑已经到了揭开底牌的时候。

接下来的方邃,举止显得有些古怪。

他的身畔也裂开一道黑暗通道,通道彼端连通着冥域,其中隐隐露出一座金字塔形的庞大祭坛,正是亡灵祭坛。

而方邃手中连续打出一道道光团,全都送入通道内,进入了亡灵祭坛。

通道深处,巴斯特不知何时出现在祭坛顶端,一身神袍,猫脸肃穆,开口吟诵着神秘而古老的经文。

被方邃打出的一道道光团里,分别封印着一头七彩流转,翎羽熠熠的百鸟——凤凰、还有八阶半神和七阶高手等。这些被封印在光球中,缩小了体积的强者亦或神兽,其实都是方邃长期以来拘禁收压的囚犯。

凤凰是当初琉璃樱身畔那一头。被方邃拘禁后,始终关在塞伯坦内,还有那八阶半神,是前不久在葬天古星辰带。拯救‘黎明之父’厄俄斯时,擒获的众母势力麾下的一位副统帅······这些被方邃囚禁的对手,此刻被他全部打入了身畔通道。

通道彼端的巴斯特催动亡灵祭坛,逐一将这些囚犯收入祭坛内。

很明显,方邃是在对亡灵祭坛进行献祭。

一直以来。方邃除了己身力量上的修行,精神上的修行也从未落下。

他当年在地球上,刚接触修行时,其实是以召唤能力更强,被埃及祭祀院的大长老派人追杀之际,幸亏在沙漠里成功召唤出了亡灵灾蚊,死亡木乃伊,依其度过危机,死中求生。后来又相继召唤出巴斯特、阿努比斯、乌拉埃乌斯······

只不过随着修为日深,方邃本身的战力足以解决多数问题。所以需要用到召唤术的机会着实不多,近年来鲜少见他使用。

但此时他施展的底牌,正是一门八阶层次的召唤神通——神祇临世!

而方邃将凤凰、半神等俘虏打入通道内,献祭给亡灵祭坛,则是在进行一种死书所载的极端召唤方式,在本身力量之外,以献祭强大生命为代价,助涨这门召唤术的威力,进行跃阶召唤!

方邃以七阶凤凰和八阶半神为祭品,注定会使召唤出来的东西。在原有基础上,威力大涨。

“唔,献祭,召唤······”

众母瞩目着方邃对亡灵祭坛的献祭。开口轻语。

她弹指打出的黑暗力量,此时刚刚离手,还未正式攻击方邃,但方邃已经再受影响,识海内又有第二、第三两轮太阳熄灭了火焰。

与此同时,亡灵祭坛吞噬了凤凰。八阶、七阶高手等等祭品后,幽光流转,一道死亡的源头力量从祭坛中喷薄出来,跨越时空,倏忽来到方邃身畔。

一口黄金棺椁,在死亡的源头力量所化黑色死气里起伏,悬在方邃身畔。

这口棺和埃及法老的金棺稍有相似,却更加华丽,长近十米,显得十分巨大。整口棺金芒闪闪,棺壁外密布着咒文和繁杂的轨迹线条,似乎在传达宇宙间的某种奥秘。

当方邃见到这口棺出现,顿时心中微动,那棺上的繁密咒文和字符,阐述的是死亡的至理法则,也是亡灵死书的总纲起始篇章!

这棺中葬着那位埃及神魔,一口棺,却需要祭刻死书的起始篇章来加持棺壁,如此神异?!

此刻众母打出的黑暗源力逼临眼前,方邃识海内,八轮太阳开始一轮接一轮的覆灭,整个识海迅速黑暗下来,转眼间共有六轮太阳相继熄灭。

骇人的是,整个过程让人完全不知道如何着手阻止,好在此时方邃身畔的巨棺内,响起了一声像是从万古以前传来的腐朽声音。

吱!

那棺盖蓦然裂开一条缝隙。

在电光石火间,方邃看见那棺中景象奇妙,似乎有一方天地被封禁在其内:有死亡大陆,有幽暗星辰,有宇宙太空,种种不可思议的景象,在棺中似虚似幻的闪现······

当棺椁掀开缝隙,方邃识海中的黑暗便开始消退,被棺椁裂开的缝隙所吸收。

方邃识海里的黑暗退去,火力重新流转,熄灭的太阳,一轮接一轮重新亮起,就像是世界重现光明。

然而,当那棺材掀开缝隙,吸收了众母的黑暗源力后,众母冷哼一声,不见其作势,便出现在棺椁上方,以俯瞰之势,往棺椁看去。

棺壁上有一枚圆柱模样的金色符号,忽然脱落,烙印虚空,化作一位模糊的神祇影像,其人留着胡须,形象朦胧,但气机威严,身躯高大,一手持曲柄杖和连枷,另一手握着象征至高权力的权杖,头戴死亡王冠。

其气机之强,居然能与众母的投影隐隐对峙。

方邃眯眼看着这尊符号所化神祇,忖道:“这是······埃及神系的九位主神之一。冥域众神里,在位阶上超过阿努比斯的冥神奥西里斯吗?这棺椁是他的?还是说他仅仅是棺上祭刻的图案显化的一位棺中葬者的守护者?”

嗤!

棺上脱落的符号化出的神祇,与众母彼此对视。

蓦然,众母的双目射出两缕幽光。其中逆转轮回,超脱了生死,散布的波动,凌驾万物。

这两缕幽光与奥西里斯的虚影正面碰撞,他的虚幻影像。终究还是不敌众母入世而来的投影,奥西里斯手中的连枷与死亡权杖,甫一和幽光接触,便崩解成飞灰。随后奥西里斯的虚影开始变淡,直至消失。

由此再次证明了众母的强横,连能和她对峙片刻的神祇都少之又少。

悬在方邃身畔的金棺持续震动,棺盖的缝隙不断开阖,似乎有东西要从棺中走出,迎战众母。

众母俯视着开阖震动的棺椁,漠然道:“在一位不朽者面前班门弄斧。”

众母话罢轻轻跺足。咔嚓一声,芒披及诸天的金棺裂开一道缝痕,险些被众母踏碎。

随即众母看向方邃,一指前探,当她作出这个动作,其指端便跳脱虚空,直接出现在方邃眉心前方。

这一霎,方邃清清楚楚的感应到了死亡的临近。

随着众母的手指压来,他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被黑暗的力量侵袭,体内像是在发生爆炸。无数的细胞、每一滴血液皆在崩溃泯灭。

方邃并无惧色,开口狂喝一声,周身力量全力运转。

他体内金经和死书同时光芒遽盛,散布出神话力量。帮助方邃抵御着众母的攻势。

可惜,纵然催动了神话力量,方邃的抵抗仍是收效甚微。

他的生机锐减,不断下降。

而众母的手指,即将真正触及方邃眉心。

方邃恍然生出一种明悟,当众母的手指真正碰触眉心。自己的身体和神魂,都将全部崩溃。

金经和死书仿佛也能感应到方邃的危机,倏地再生变化,在他识海内交融为一,化作一部金黑双色的古书!

这种变化当年方邃集齐金经和死书后,也曾出现过一次,这是多年以来第二次出现这种变化。

金经和死书合成的古书,散布着生与死,光与暗,轮回与永恒的秩序法则。

此时此刻,方邃脑海里,莫名闪现出宇宙初始,混沌太初的神异景象。

方邃识海内,立生变化,金经和死书联合演化的古书内,悄然跃出一枚咒文。

同一刻,方邃的眉心弥漫出一团混沌,也是在这一刹那,众母的手指点上了方邃的眉心,触及这团混沌。

众母的手指被混沌所阻,一时间居然无法将力量打入方邃的识海。

“太初混沌!”

众母冷喝的声音中,首次出现惊讶的情绪。

她话落后,正准备再催力量,刺破方邃眉心的混沌,然而她的身体忽然变得虚幻,仿佛水泡般快速消失。

原来众母虽然强大,却是依靠大长老的祈祷呼唤才得以入世,她虽然神能无限,大长老却需要消耗寿命和庞大的精神力,才能支持众母的投影在这一方世界存在。到了此刻,大长老终于支撑不住,精神力量完全干涸,故此众母的这道投影,失去了大长老的信念之力支撑,不得不消失退去。

“不久以后,本座的主身会归来,主宰宇宙!方邃,你就算关闭了魔洞,也只能解一时之急,能有何用······”

一股深海似的庞大精神威压,潮水般退去。

太空里,不论敌我,全都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重新恢复了行动能力。

方邃的精神力量也是频临干涸,那神祇金棺被一股死气推送,无声隐去,重新回到冥域通道内。

下一刻,虚空弥合,亡灵祭坛和金棺双双消失。

此时,远处的魔洞,在赛特和成仙地众人冲出来后,也几乎完全闭合了。

方邃的呼吸随着魔洞的闭合而逐渐沉重起来。

如果魔洞彻底闭合,纪瑶就算未死,也将被宇宙的壁障所阻隔,失陷在另一宇宙内······两人恐怕再难相见。

这时由于成仙地众人的回归,敌我双方在宏观力量的对比上,倒是彼此持平,重新形成了对峙局面。

所不同的是,众母和暗影方面的一众强者,个个心神大乱,已经无心再战。

他们也在呆瞪着坍塌闭合的魔洞,神色惊愣失措,魔洞的闭合,关系重大,势必严重影响众母和暗影族对这方宇宙的战略布局。

魔洞的壁障,在众人注视下不断坍塌。

敌我双方系数保持着沉默,混沌迷乱时空内,一片静谧。

突然,方邃深深吸气,速度如电地冲入即将完全弥合的魔洞内······显然,方邃是准备去宇宙彼端,寻找纪瑶!

然而就在方邃冲入魔洞的一刹那,所有人都有了意外发现,脱口轻啊了一声。

ps:求推荐~求月票~~感谢大家(未完待续。)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口碑怎样
成都九龙医院挂号
安顺治疗癫痫怎么样
贵阳看癫痫病的专科
深圳男科医院哪家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