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九尾美狐赖上我 第939章 狐呱呱的悲哀

2020年01月08日 栏目:育儿

九尾美狐赖上我 第939章 狐呱呱的悲哀清晨,阳光明媚。在黑夜中死去的人们,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血腥味,也随着夜色的褪去,悄无声

九尾美狐赖上我 第939章 狐呱呱的悲哀

清晨,阳光明媚。

在黑夜中死去的人们,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血腥味,也随着夜色的褪去,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凉爽的晨风之中。

沉寂了一夜的山林,开始沸腾起来。

各方势力,6续赶来。

刀光剑影,脚步重重,在明媚的阳光中,一片肃杀。

浓雾散去,上古禁制的大门,终于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高耸入云一眼望不见顶的山峰,自上而下,从中间裂开了一条粗大的缝隙,把整座山峰一分为二。

灵龙阁的那几名弟子,就是无意间从这里逃了进去。

在几名修为高深的老者的操弄下,整座山峰“轰隆”作响,剧烈震动,那条只容一人通过的缝隙,渐渐扩大开来,露出了一条黑漆漆的通道。

各方势力似乎早已商议好了进去的顺序,并没有起太多的争执。

灵龙阁另派了一支队伍,跟随几大势力一起率先进去。

至于其余的小门小派和散修,则只能站在不远处眼巴巴地看着,等这些大佬们都进去后,方才能在进入。

周竭在来的路上不敢耽搁一点时间,极为匆忙,而现在,却约束着队伍,老老实实地站在林中,准备进去。

他没有对手下说出这次行动的真实目的,但是很多人看到眼前阵势,似乎也猜到了,一些修士的眼中,已经开始光。

既然有机会进入上古禁地,那么不去抢夺些宝物,主动寻找些修炼的机遇,岂不是白来一趟。

至于那几名同门的生死,其实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他们也不会真的关心。

队伍在林中等待的时候,颜雨辰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捶着自己的麻的双腿。

昨晚被狐呱呱折腾了一夜,又抱着双腿睡了几个时辰,他根本就无法动弹,所以此时,双腿很麻。

狐呱呱像是失忆了一般,在睡醒后,就像个没事人儿似的,依旧笑呵呵地我行我素,没点羞耻感,似乎完全忘记了昨晚的事情。

王锦伤痕累累地坐在地上休息,一看到她,便吓的脸色白,目光躲闪,再也不复之前的热情和谄媚了。

狐呱呱很是奇怪,专门蹲在他的面前,撅着小嘴,一脸委屈地道:“王师兄,难道你不喜欢呱呱了么?”

王锦脸上的肌肉抽搐不止,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得说昨晚自己受到敌人袭击,身上重伤,现在精神不好,也懒得说话。

狐呱呱见他连屁股和胯下都包扎了起来,果然是身受重伤的模样,不仅握着小拳头忿忿地道:“可恶的敌人!王师兄放心,等找到那个卑鄙无耻的弟子,呱呱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王锦低着头,没敢再吭声。

然后狐呱呱又笑嘻嘻地跑到颜雨辰的面前,蹲在他的旁边看着他,满脸幸灾乐祸地道:“哟,颜蛤蟆,腿怎么了呢?难道你昨晚也被人偷袭了?”

随即嘿嘿道:“活该!报应!”

花儿和绿儿站在一旁,面面相觑,皆替她感到尴尬不已。

不知道到底是谁是活该,谁是报应呢。

昨晚给人家下了那么次跪,被打了那么多耳光,竟然还摇尾乞怜地哀求人家蹂躏你,还跟个婴儿似的抱着人家大腿睡觉,真是丢人啊。

哎。

“颜蛤蟆,你的腿是不是不方便啊?”

狐呱呱犹不知耻,蹲在颜雨辰的面前,笑嘻嘻地问答。

颜雨辰忽然想到了曾经在学校时,她也有好几次露出了这样奸诈的笑意,立刻警惕地道:“很方便,跑的很快,你休想……”

不待他说完,狐呱呱抬起手背就对着他的脑袋来了个响亮的爆栗,然后快蹦跳着退开,笑嘻嘻地道:“是么?那你来追本小姐啊!”

颜雨辰捂着脑袋,怒目而视。

“哈哈哈……”

狐呱呱顿时更加开心起来,道:“果然啊,你的腿很不方便呢,颜蛤蟆,求本小姐啊,只要你求本小姐,就可以免打哦。”

颜雨辰的嘴角露出一抹古怪的笑意,脑海中浮现出了她昨晚跪在自己的面前哀哀央求自己抽打她的画面来,不禁似笑非笑地道:“臭青蛙,如果我说昨晚你苦苦哀求了我一夜,非要让我抽你屁股,你信不?”

此话一出,刚走过来的花儿顿时脸色一变,急忙奔过来喝斥道:“你这坏蛋,不准你胡说八道!”

颜雨辰瞥着她道:“花儿,你叫谁坏蛋呢?哦,你是说昨晚我……”

“公子!颜公子,求你了……”

花儿态度急变,慌忙哀求道。

颜雨辰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

而狐呱呱则是一脸狐疑地看着两人,挑了挑眉道:“花儿,干嘛呢?你们两个昨晚背着本小姐做了什么坏事呢?莫不是你们昨晚已经啪啪啪了,私定终生了?”

花儿脸蛋儿一红,委屈地道:“小姐,不是……”

颜雨辰满脸嘲弄的笑意,却也懒得说出来打击她,就怕这大小姐承受不了打击,一头撞死在这里了,那他就罪孽深重了。

狐呱呱一脸怀疑地盯着两人看了一会儿,方冷哼一声,打击道:“有本小姐在,你们就算真心相爱,也休想在一起!哼,本小姐可是高贵的女中之凤,花儿就算不是小凤凰,也是只跟在凤凰身边的鸡,你这只癞蛤蟆休要痴想妄想吃鸡!”

“鸡……”

颜雨辰顿时这比喻给雷的外焦里嫩,这位大小姐的脑子果然是缺根弦啊。

花儿则是面红通红地道:“小姐,奴婢跟颜公子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颜公子颜公子!颜你妹!”

狐呱呱一听,顿时就不高兴了,板着脸训斥道:“花儿,你之前可不是这样叫他的,这只臭蛤蟆哪点像个公子了?哼,本小姐就知道,你跟他有一腿,肯定是趁本小姐昨晚吃了兴奋丹睡着的时候,你们偷偷地跑去合二为一,是不是?”

颜雨辰忍着笑,故作不知地问道:“啥叫合二为一?”

狐呱呱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怒道:“臭蛤蟆你少得意!只要本小姐活着一天,你就休想把花儿骗走!就算你得到了花儿的心,也不得到花儿的身子!就算你得到了花儿的次,也休想再得到第二次第三次!”

花儿顿时羞的面红耳赤。

颜雨辰嘴角抽搐了一下,忍不住道:“没事,一血就够了……”

狐呱呱顿时怒喝一声,一脚踹向了他的脸,嘴里咒骂道:“你这臭淫.贼,本小姐现在就要拿你一血!”

颜雨辰轻松地抓住了她的脚,故意把她的腿往上抬了一下,歪着头往她裙子里面看了一眼,惊讶道:“呀!狐呱呱,你又没穿内裤!”

狐呱呱顿时气疯了,慌忙收回了脚,恶狠狠地道:“你放屁!”

颜雨辰不看她,而是看向了一旁的绿儿和花儿,满脸大惊小怪地道:“我誓,她真没穿内裤,里面一片漆黑……”

“放屁!放屁!放屁!放你大爷的屁!”

狐呱呱顿时被气的七窍生烟,一连说了三个放屁,又急又怒地道:“本小姐明明穿的白色的,你这瞎眼的臭王八……”

说罢,就要掀起裙子来证明。

突然,她觉得这个情景似曾相似,似乎以前在哪儿遇到过。

花儿很怜悯地看着她,有些丢脸地对身边的绿儿嘀咕道:“小姐好笨的,以前差点就被这家伙骗了,没想到这次又……哎……”

“呵呵。”

狐呱呱手拎着花边裙摆,并没有掀起来,脸上的怒意也突然消失不见,而是满脸冷笑地看着颜雨辰道:“颜蛤蟆,看起来你很想看啊,是吗?”

颜雨辰知晓这个神经女已经反应过来了,只得摇头道:“不想看,昨晚早已经看过更精彩的了。”

狐呱呱瞪了花儿一眼,眯着眸子道:“那花儿,这只臭蛤蟆昨晚看了你,你肯定也看了他吧,告诉本小姐,他是不是个废物?”

花儿羞红了脸,连连摇头道:“小姐,奴婢跟这家伙真的没有那个……那个的……”

狐呱呱则是冷哼一声,满脸讥讽地看了两人一眼,道:“别以为本小姐什么都不知道!昨晚本小姐半睡半醒之时,亲眼看到你这死妮子跪在这只臭蛤蟆的面前,手里举着小皮鞭,一脸贱样的哀求这家伙一边抽你,一边啪啪你,难道不是吗?”

“……”

花儿顿时张口结舌。

颜雨辰更是满脸震惊,这位大小姐到底得有多不要脸,才能把自己做的羞耻之事嫁祸于别人啊?

“嘿嘿,都不说了话吧?被本小姐说的哑口无言了吧!”

狐呱呱满脸得意的表情,一脸冷笑地看着颜雨辰道:“颜蛤蟆,你还打了花儿很多耳光,还扒光了她的衣服,还变态地让她摇尾乞怜地跪在你的面前叫你主人,对吗?哼,其实本小姐昨晚是假装睡着,什么都看到了!你这死变态,就你这癞蛤蟆样,还让人家叫你主人呢!恶不恶心啊你?”

颜雨辰张了张嘴,没有说话,果然是哑口无言了。

这位大小姐,果真是变态,什么都能往别人身上栽赃,倒是把自己给撇的一干二净了。

绿儿终于有些坐不住了,满脸尴尬地小声劝说道:“呱呱,算了,都是过去的事儿,就不要提了。”

狐呱呱则是呵呵一笑,瞥着颜雨辰道:“干嘛不提?你是怕这只癞蛤蟆自觉丢人,一头撞死在这里?那就让他撞呗,反正本小姐一会儿要去把这件事告诉所有的人,让大家都传播出去,让整个灵龙阁的人都笑话鄙视这个死变态,哈哈哈哈……”

在她得意而张狂的笑声中,颜雨辰和花儿,以及绿儿,都默默地相视了一眼。

“唉……”

随即,三人不约而同地叹息了一声,满脸的同情。

可怜的大小姐啊。

.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版更新快址:m.

白水县医院怎么样
北京四季青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
阳市治牛皮癣医院
邢台白癜风治疗费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