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夏云初厉天昊小说蔬菜

2020年10月22日 栏目:育儿

夏云初厉天昊小说夏云初厉天昊是小说《总裁爱入骨》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GTM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讲述了:从一开始结婚的时候夏云初就知道,
夏云初厉天昊小说 夏云初厉天昊是小说《总裁爱入骨》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GTM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讲述了:从一开始结婚的时候夏云初就知道,她的丈夫厉天昊是一个毁容的男人,所以她一直对这个天子骄子有一丝的同情。之后的生活中她也一直尽可能的迁就他的脾气。可是没想到后来在遇到厉炎夜的调戏时,夏云初一直都尽力忍让,可是他的小叔还是一直的村进尺,在她万般无奈的时候,竟然得知与她登记结婚的人其实根本不是大少爷厉天昊,而是二少爷厉炎夜,也就是说之前,她一直被厉炎夜戏耍嘲弄,这样的男人让夏云初失望透顶……

>>>《总裁爱入骨》在线阅读<<<

《总裁爱入骨》第225章另类的道歉方式

夏云初为了抑制住胃里即将翻涌出来的东西,可是用尽了全部力气。

厉炎夜的身手那么了得,当然不会被这么一个小女人给制止住。可是厉炎夜却没有想要将夏云初甩开的想法或者动作,只事任由她将自己的手臂狠狠地咬在嘴里。

他目光里面有难得的温情,如同一抹柔和的月光从平静的湖面淡淡略过。

月光纯洁,湖面宁静,这一刻的温馨,可成永恒。

是很痛,不然他的俊脸不会痛到扭曲。可是这也未尝不是厉炎夜的道歉方式,只是较另类。

他不用言语道歉,而是用了自己鲜血。

夏云初终没能抑制住心头的恶心感,直接对着车里的垃圾桶吐了起来,简直是要将五脏六腑都吐了出来。

“喝了我这么多血,都吐了出来,这该多浪费啊?”

厉炎夜一边用大手轻柔的抚着夏云初纤细的后背,一边悠声说道。他的手腕处早已经被咬得鲜血淋漓,看着伤口触目惊心。

夏云初也没想到自己下口居然这么狠,几乎都要将他手的手腕的肉给咬下来了。

“谁让你的血……那么难喝!”夏云初好不容易才将气顺了过来,着男人的玩笑,难得幽默了一句。因为她不想男人会忘她怀孕那方面想去。

“那好。下次我吃多点酸甜苦辣酱醋茶,或者再加点五香口味的,给你尝尝?改良一下口感你不会说了。”

厉炎夜要是想要幽默起来,也是满满的风趣,带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夏云初被他的话逗得“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眼泪跟口水都喷了。

正在开车的小张听到这话也笑得乐不开支。

“哈哈哈,这混搭的血,二少爷您可真是逗!”

这本是他厉炎夜编出来逗乐自己老婆的话,却让小张接过去笑了一大顿。

很久以后,厉炎夜才知道,这个傻女人当年为了保全他厉炎夜的孩子,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的磨难!

等到夏云初吐完,车也开到了厉家。

夏云初吐到手软脚软,是厉炎夜揽着她进门的。黄妈看见这么狼狈又萎靡不振的夏云初。吓了一大跳。

“少奶奶……怎么了?怎么会搞成这副样子?”她还是难以置信怎么一向白净可人的少奶奶会忽然变成这么邋遢,如同非洲难民一样。

不过夏云初确实十分狼狈,先不说那头乱糟糟的头发,是那身污迹斑斑的衣服,跟华贵的厉家少奶奶大不一致。

厉炎夜淡淡瞥了怀里的女人一样,带着笑意说道:“人家去献爱心献成这样的。”

这夏云初还真是够胆,居然一声不吭跟着周立去青石县那种贫瘠荒凉的地方!

“哎呀这到底是去哪里献爱心,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这苦得……”黄妈看着这样的夏云初实在是心疼,走近一看,却又是一阵惊呼:“少奶奶,你,你嘴巴是怎么了?还流血了?是不是伤到哪儿了?”

“别担心,她嘴角那血不是她的,喝了我的血,嫌味道不好,受不了吐出来了。”

夏云初的平安归来,让他一直紧皱的眉宇也随之舒展开来,厉炎夜当然不会承认这一点。明明是关心的,在乎的,用话语表达的时候,却是另类的责备话语。

被厉炎夜这么一说,黄妈才注意到他手腕血肉淋漓的伤口,顿时心疼起厉炎夜来。

“老李,老李你赶紧去拿医药箱,二少爷的手腕受伤了,被咬了好大一口呢……”

黄妈连忙叫着,而李管家早在下车的时候动作利索地回到厉家拿好了医药箱。

“少奶奶,算你再怎么生气,都不能咬二少爷啊,他该多疼,都流血了。以后可别了啊!”黄妈看着查韦斯当天批评美国阻挠欧佩克稳定油价的工作。他和艾哈迈迪-内贾德表示厉炎夜的伤口,心疼到泪水涟涟。

夏云初顿时真是气到没气了。他厉炎夜受了一点点伤,他们厉家紧张成这样;自己受尽屈辱还被人扔到雨里,也没见黄妈这么批评厉炎夜啊!

偏心都偏到咯吱窝去了!

&l墙面已修复。卢克索文物局局长苏尔坦指出dquo;云初,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搞成这副样子?”被陈医师从二楼推下来的厉天昊看见夏云初这副样子,看起来可怜极了。

看到厉天昊,夏云初想起了所谓的真相。也知道了厉天昊的一片苦心。

为了给自己的弟弟以后一个幸福,他慌不择人地将她夏云初娶回来了厉家……

如果那个被娶的人不是自己,夏云初肯定觉得厉天昊这样做是对的。可是她现在这么痛苦也是拜他所赐。

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看待厉天昊了。不过有一点她可以确定的,是厉天昊不会伤害她,也不会像厉炎夜那个暴戾男一样对她呼呼喝喝。

夏云初缓缓走到厉天昊的轮椅旁,还是老样子,半跪在地,微微仰视着他。

只是夏云初忽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厉天昊了,还是叫他天昊?

可是自己不是已经知道他是自己的大伯,自己是他的弟媳了么?算厉炎夜没有承认她,那她也还是他法律的妻子。

好像叫‘天昊’显得太过亲切,也有点不尊重。

“大哥”?这个称呼,夏云初更加喊不出口了。当然更加是因为某人不愿意听到他这个叫。

心梗能吃芪苈强心胶囊
心力衰竭饮食疗法
十一黄金周出行身体无忧,少不了太极藿香正气口服液
心力衰竭的危险因素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