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狂战八荒 第十七章 修炼剪法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法律

狂战八荒 第十七章 修炼剪法“难道那气流还强化了我的拳法?”流凡拳势一收,不由得面露喜色,这简简单的拳法,竟是多出了那么多神妙。

狂战八荒 第十七章 修炼剪法

“难道那气流还强化了我的拳法?”

流凡拳势一收,不由得面露喜色,这简简单的拳法,竟是多出了那么多神妙。

这狗牙吊坠定是不简单!流凡心下已经把那狗牙吊坠视作等同于自己的性命的东西了。

接着流凡又是一口气舞了几遍拳法,身上的筋骨已经是尽数舒展开了,整个人神清气爽,心情大好。

流凡瘦削的身子下,脂肪很少,看起来很是精练,再加上其身上遍布的细小伤痕,更是给他增添了几分阳刚之气。

流凡收了拳势,抹了抹脸庞上细密的汗珠,结束了晨练。

…………

流凡早就吃罢了早饭,颇为悠闲的在花园里闲逛,当然也暗自把花园的各个位置都摸熟了。

“这些大户人家真是莫名其妙,弄了这么好的花园,却是少有人来欣赏……”

流凡摇了摇头,暗自奇怪夏府的这些。

“你把家规背熟了吗?”

一声沙哑的声音从流凡身后传来,流凡一惊,转过身去,一看,来人正是刘老头。

“背熟了。”

流凡把心中的震惊压下去,点点头。

“好,接着!”

刘老头没有多说,枯瘦的手一动,便是把手上的银色剪刀凌空丢给了流凡。

流凡一惊,连忙接住,暗骂这老头学不会递东西。

“今天起,跟我学修剪灌木。”

刘老头转身慢腾腾地走了,流凡赶紧跟上。

刘老头来到一丛低矮普通的杂乱的灌木丛面前,停了下来,看着流凡道:“给你两个时辰,把这里修整好。”

刘老头说完,便是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流凡莫名其妙的呆在原地。

流凡看了看那杂乱的灌木丛,心里暗自奇怪,自己的任务就是这么简单?

在刘老头走后,流凡才有闲暇打量手中的银色大剪刀。

这大剪刀入手竟然颇为沉重,有一尺多长,剪身呈流线型,银光闪闪,极为耐看,这剪刀不似平常的剪刀,不仅仅是内刃锋利,外刃同样锋利无比,手指按上去,稍稍用力,都会划出一道伤口来!

流凡颇为生硬的操作起锃亮的大剪刀,开始在不足五丈范围的灌木丛外干起活来。

然而让流凡吃惊的是,这本是看起来很简单的活,真正操作起来,艰难无比。

两个时辰过去了,流凡仍是满头大汗的在修剪着灌木,但还是剩下小半没有完成。

“次便是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勉强可以留下……”

刘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在流凡身后,看着那有些粗糙的灌木丛,淡淡道。

流凡已经对刘老头的突然出现见怪不怪了,他抹了抹细密的汗珠,问道:“刘老,难道这修剪还有什么窍门不成?”

“当然有,若是让我来,这点地方,我只需要一盏茶的功夫。”

刘老头眼睛也不眨,淡淡道。

“一盏茶功夫?!”

流凡瞪大的双眼,实在有些难以相信。

刘老头不说话,闪过一旁,大剪刀撩动,开始修剪起来,流凡心下一凛,专注的看了过去。

刘老头竟只是单手持着大剪刀,刷刷刷,流凡只能看到眼花缭乱的银光乱闪,和一些绿色的碎片飘洒而起,切割声清脆连贯,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刘老头脚下步子不停,行云流水般走了一圈,就像是散步一般。

刷刷刷,二十息过后,银光敛去,刘老头把大剪刀收了回来,立在地上,淡淡的看着流凡。

流凡猛地一看灌木丛,惊叹之色顿时弥漫上了面庞。

这灌木丛完全没有了杂乱的样子,从侧面到顶面,像是流水经过一般,纹路密布,极为自然好看,再与流凡之前剪出的粗糙灌木相比,高下立判!

“请刘老教我!”

好半天,流凡才收回目光,朝着刘老头深深鞠躬,心下哪里不知道刘老头深藏不露,必是高人!

“我已经教你了。”

刘老头淡淡道,看流凡还是一副迷惑的样子,便又是张口道,“天下万法皆同一般。修剪灌木亦是如此,不过是勤加修炼,孰能生巧罢了。若你想掌握这修剪的要点,便是:稳!”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主治医生
合肥长淮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男/女性不孕不育的症状
哈尔滨牛皮癣怎么治
汕头妇科医院那家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